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章 日久生情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他晃神的时候,宁姜戳了他肩膀一下:“喂,你想什么呢,板着张脸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抬眸,不动声色的道:“你就不怕跟他在一起睡久了,日久生情?”

    日久生情?

    这怎么听都不像是个好词儿。

    宁姜白他:“你还是打住吧,我决定不跟你讨论这个话题了,聊点儿别的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隐约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这丫头要是真对洛寒商那种人动了感情可怎么办?

    男人很容易从一段感情里抽身,可是她呢?只怕会受伤吧。

    不行,他得尽快想办法把她从这段感情里拽出来,免得她投入的越来越多,最终受伤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吃了饭,聊到了八点多。

    宁姜看了看时间道:“我得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不早了,我最近工作很累,每天都要睡八个小时,不然真的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无语:“你这洛太太做的,真是小家子气。”

    宁姜笑了笑,站起身,一手背包,一手拿起了礼物。

    “走,你给的礼物我都收了,咱们一起下楼,我把你的接风礼给你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正好也要送她。

    两人下楼,来到宁姜的车边,宁姜打开车门,将自己的礼物放进去后,又将放在车后座的礼物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正要把礼物交给傅子殊的时候,身旁一道讥讽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哟,我好像正身在一个大型的捉奸现场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宁姜蹙眉,有些心烦的侧头看去。

    这世界有的时候真的太小了。

    北城那么多会所,她偏偏在这个时间,这个会所门口,碰到了她不想见到的洛南一。

    洛南一痞笑着走到了宁姜身侧,手自然的搭在了宁姜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二婶,你可以呀,出来跟男人约会,就不怕我二叔灭了你?”

    傅子殊看到洛南一如此对待宁姜,他抬手就将洛南一的手扫开,把宁姜拉到了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是洛南一吧,你出门的时候都不刷牙吗,嘴够臭的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抱怀,盯着傅子殊,想了好半响才道:“你是傅家那个公子哥儿?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不屑一笑,望向宁姜:“二婶,你可以呀,勾搭的面积够广的,他都可以,你就不考虑考虑我?或许,我比他更容易勾引呢。”

    “洛南一,你……”

    宁姜话还没说完,就见他身前的傅子殊,勾起拳头,狠狠的砸到了洛南一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掩唇,几乎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洛南一站稳,上前就跟傅子殊扭打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你给我一拳,我踹你一脚,谁也不吃亏,谁也没占得了上风。

    见状,宁姜忙上前要拉开两人。

    她不会拉架,所以就拽住了傅子殊。

    “子殊,算了,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可正这时,洛南一见缝插针的又打了傅子殊一拳。

    傅子殊恼火,将宁姜扯到一旁,又跟他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姜忙转身,对不远处会所门口的保镖招了招手:“你们几个快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几人上前,将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宁姜来到傅子殊身边,看到他的脸上有淤青,忙伸手扶住他:“子殊,天哪……”

    傅子殊骄傲的扬着下巴:“没事儿,那小子也没比我好多少。”

    对面,洛南一看到宁姜只去关怀傅子殊,不爽道:“宁姜,我一口一声二婶的叫着你,你却先去关怀你的奸夫,你简直就不把自己当洛家人了,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把你当洛家人。”她边说着边回头瞪向他。

    可当看到他脸颊上的伤时,她不禁蹙眉,果然,这小子没比子殊好多少。

    她郁闷的叹口气,真是……活该。

    宁姜走到自己的车旁,打开车门,对两人道:“你们两个,全都给我上车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瞪她:“我干嘛要跟这小子一起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抱怀:“我不会跟这个奸夫一起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骂谁是奸夫?”傅子殊说着,又要走向洛南一。

    宁姜喝道:“停,我数三个数,你们两个如果不上车,要继续打的话,那我可就先回家去了,三,二……”

    傅子殊斜了洛南一一眼,转身上车。

    洛南一想了想,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子殊要去副驾,洛南一却快了一步,挡住了他:“你去后面坐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眼神一凌:“该去后面坐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落下车玻璃:“你们两个,全都给我坐后面去,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咬牙,这个死丫头。

    他侧身,走到后排,拉开门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洛南一得意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宁姜发动车子离开,上了主路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你瞪我一眼,我斜你一记,谁也不服气谁。

    宁姜从后视镜里眼看着他们又要掐起来了,她忙不疾不徐的道:“你们两个都给我老老实实的一人坐一边,谁也别说话,一会儿你们若有人开口,影响了我开车,那我就只能往对面车道横冲直撞了,到时候要是连累你们跟车子一起报废了,你们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宁姜说完,那两人顿时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毕竟,谁也不想为了赌口气搭上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九点钟,她的手机准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彼时,宁姜正坐在医院急诊等去检查的两人回来。

    她将手机接起,“喂,卓逸君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说过,九点钟回家,晚一分钟都不行?”

    宁姜挠了挠眉心:“那个……我也不想迟到啊,可是遇到了一点突发情况,我现在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一听医院两个字,洛寒商倒是着急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问起来了,她总不能撒谎:“刚刚在会所门口,子殊和洛南一打了起来,两人都受伤了,现在在治疗呢。”

    这说法,倒是让洛寒商有些怀疑,两个成年男人打架?

    “卓逸君,具体的情况,我晚上回去再跟你解释吧,这里有点乱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电话里又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宁姜将手机挂断后没两分钟,洛南一就随着医护人员一起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拍了片,没什么大碍,只等着医生给他稍微处理一下伤口了。

    等待医生的时候,洛南一走到宁姜身前,抱怀,挑眉道:“宁姜呀宁姜,你是知道自己在我二叔那里好日子到头了,所以才来寻找下家的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