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章 是我二叔,最爱的女人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宁姜一脸嫌弃:“洛南一,你又说什么疯话呢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坏笑:“看来你还不知道呀,我二叔呢,他很快就要跟……”

    “洛南一。”

    回来的傅子殊看到洛南一在跟宁姜说什么,而宁姜满脸不耐烦,他立刻冲上前,指着洛南一的脸道:“你最好离宁姜远点儿,不然我不介意在这里把你打到骨折。”

    “大话说的真的不要太早。”

    宁姜一把推开洛南一,挡在了傅子殊身前。

    “洛南一,你老实点,什么都不懂就别乱说话,闭上你的臭嘴,乖乖的进去上药,上完药赶紧从我眼前消失。”

    宁姜凌厉的眼神,让洛南一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他吹了声口哨:“行呀,我倒是挺想看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转身就进了治疗室。

    宁姜转身看向傅子殊:“检查结果怎么样,没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她肩膀:“放心吧,小哥我可是硬汉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了,赶紧进去擦一下药,第一天回国就挂彩,像什么样子嘛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呵呵一笑道:“经过刚才那一战,你觉得现在咱俩要是干仗,你还能打得过我吗?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的戳了一下他额头上的淤青:“闭嘴,赶紧进去治疗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姑奶奶呀,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硬汉吗?”她不禁一笑,转身走到一旁去等了。

    两人包扎完出来,宁姜给他们取了药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出了急诊大厅,正要去找宁姜的车时,洛南一对着远处又吹了一声口哨。

    “看看,我二叔消息多灵通,你前脚乱来,他后脚就来捉奸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往前看去,也是惊讶了一下,洛寒商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着一身随性的运动装,走了过来,他目光在傅子殊和洛南一身上扫了一记,这才看向宁姜道:“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宁姜耸肩:“如你所见,两个不懂事儿的孩子打架,打到了医院里,都挂彩了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嘶了一声:“谁不懂事儿了,我帮你收拾这个没礼貌的小子,你怎么连我一起讽刺了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抱怀:“二婶,你这确定不是在掩盖事实吗?刚刚分明是我捉到了你们这一对奸夫淫妇,这个傅子殊恼羞成怒,所以才跟我打起来的,你怎么能这么轻描淡写的解释呢?”

    傅子殊指向洛南一:“你小子嘴巴给我放干净点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得意:“二叔,你看你看,这小子又激动了,这分明就是恼羞成怒呀。”

    宁姜冷眼,望着洛南一:“洛南一,不要用你肮脏的思想来解读别人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二婶,你没听说过,解释就是掩饰吗?”

    “洛南一,你给我闭嘴。”洛寒商冷声。

    洛南一被训斥,也并不生气,只是嬉皮笑脸道,“二叔,我可是帮你捉奸呢,你怎么也跟我生上气了呢,我真是太冤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你捉?你以为宁姜去见谁,我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二叔你这么大度,还允许二婶跟这样的花花公子一起玩儿啊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指着他:“姓洛的,你自己有多花,心里就没点数儿吗?还有脸嘲笑我?”

    洛寒商喝道:“你们两个,谁也别五十步笑百步。”

    他望向傅子殊:“时间不早了,傅公子先请回吧,我也要带我爱人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望向洛寒商,与这个吊儿郎当的洛南一比起来,洛寒商还算是顺眼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爱人……

    他真能把宁姜当爱人?谁信呢。

    今天这件事儿实在是不宜深究。

    他对洛寒商点了点头,看向宁姜道:“回头打电话再约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冷眼睨了洛南一一记,冷哼一声离开。

    洛寒商搂住宁姜的腰,看也不看洛南一一眼,就往他的车边走去。

    洛南一抱怀,倚靠在急诊室门外的石柱边。

    宁姜走出去好几步,觉得心里不爽,停住脚步回头走到洛南一身边,义正言辞的道:“洛南一,你年纪也不小了,说话的时候最好过过脑子,捉奸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,你该回去查一下字典了,还有,以后在我珍惜的朋友面前,如果你再出言不逊,小心我跟他一起揍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高傲的转身跟着洛寒商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洛南一靠在原地没动,直到洛寒商的车子走远,他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。

    嘶,疼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洛寒商沉着张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宁姜道:“卓逸君,你怎么亲自来医院了呢,不会是来看看我有没有撒谎的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冷哼:“你也知道自己诚信度不高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骗过你,干嘛不信我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冷声:“刚刚你跟那个傅子殊,做了什么容易让人误会的亲密举动,竟然让洛南一连捉奸这种话都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:“我们两个就站在会所门口,大庭广众之下,我们能做什么?是那个洛南一想象力太丰富的来找茬了好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不爽的抱怀:“如果你不信,就自己去艾悦会所调监控看好了,我宁姜行得正坐得端,才不屑撒谎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不悦的口气,洛寒商也没再问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她晚上迟到了,回到家后,洛寒商还是惩罚了她。

    惩罚的方式自然是……磨人的运动。

    睡着之前,宁姜在心里咒骂,这个该死的洛南一,都怪他,害她明天又要腿疼了。

    都说中国人不禁念叨,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,宁姜一出门,就遇到了喝的醉醺醺的刚回到洛园的洛南一。

    见到宁姜,洛南一摇摇晃晃的走到她身边,“宁……姜。”

    他一根手指指向宁姜,宁姜蹙眉,往后退了一步,伸手掩住鼻子:“洛南一,你不会是去喝了一晚上的酒吧,你这是喝了多少?不要命了吗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却像是没听到似的,走到她身旁,摇摇晃晃的凑到她耳边道:“我跟你说一个秘密哦,沁心要醒了,她要回来了,你,马上就要从我二叔的生命中退场了,因为沁心,她才是我二叔,最爱的女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