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章 忽然觉得好沉重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沁心?洛寒商最爱的女人?

    宁姜还来不及深思,洛南一已经因为酒劲儿往前倒去。

    她正好站在他的身前,他倒下的时候,直接扑到了她的身上,他整个人的重量,瞬间就压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她很有力气,可是面对突如其来的重量,两个人还是双双跌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宁姜咒骂一声:“洛南一你这个混蛋,你给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可是洛南一却已经睡着了,完全不省人事的压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宁姜一翻身,从他身下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着把一个醉汉自己丢在这里终归不好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拖了他两下,没拖动,随即对着大门喊道:“里面有没有人啊,快来人帮我个忙。”

    门里面,听到声音的门卫忙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宁姜道:“劳烦你找人来,把堂少爷送回西苑去,他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少夫人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看着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洛南一抬进了大院儿,宁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用打车软件打了一辆车,因为昨晚,她把车放在医院了,今早还得回去开,所以就没用家里的司机。

    去医院的路上,宁姜望着窗外,又想起了刚刚洛南一的话。

    沁心?

    这是一个她从没听过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真的是洛寒商最爱的女人?

    最爱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,让她心里莫名有那么一丝不爽。

    醒来……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那个该死的洛南一,说醉话也不能好好说清楚。

    她努了努嘴,掏出手机,从网上搜索沁心两个字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看来,不是她对八卦的了解太少,而是这个女人压根儿就没跟着洛寒商上过热门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洛南一的话,还有可信度吗?

    为什么心里忽然觉得这么的沉重呢。

    来到医院,宁姜上了自己的车,看到了昨天被她放在了副驾驶座上的礼物盒子。

    她将盒子打开,里面是一本典藏版的安徒生童话故事书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将书的扉页打开,里面放着一张小书签,上面有傅子殊的亲笔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,我说等你长大后,带你去看安徒生,这个愿望一直没能实现,但今天,小哥把你喜欢的安徒生作品带回来了,这可是典藏版的哦,不用太感动,想哭的话,就哭吧,哇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一笑,将书翻看了几页。

    有一种友情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为有傅子殊,她真的觉得很幸福。

    她将书放进了自己的包里,发动车子离开,去了工地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的忙碌,让她觉得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下午,她等供应商电话的时候,莫澜倒是先给她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不想接,可是她在等重要电话,莫澜又不停的打,会影响她接电话,她只好不耐烦的接起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宁姜,你知道我有多想杀了你吗?”

    莫澜的声音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宁姜冷声:“我并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一无所有了,我卖掉了我所有的名牌衣服和包包,结果却凑不够我的治疗费,我的人生,因为你,全都被毁了,宁姜,你就是个扫把星。”

    宁姜沉声:“毁掉你自己的,不是我,是你和你父亲,恶事做尽,坏事做绝,如果你父亲不要为了利益,而不顾别人的生命,那么莫氏也不会沦落至此。

    如果你不要用艾滋病来害我,想必你也不会遭到这样的报应,如今,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,都是你们父女俩的咎由自取,与我有什么干系。多行不义必自毙,自己种下的因,自己来收恶果,怨不得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宁姜,”莫澜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:“你这个贱人,我告诉你,就算我杀不了你,你也别想好过,我用我的命诅咒你,诅咒你今生今世永远都得不到幸福,诅咒你永远都没有人爱,诅咒你孤独到终老,宁姜,我不幸,你也别想幸福。”

    宁姜听着她恶毒的话,淡淡的道:“你刚刚诅咒的那一切,我全都反给你,以后别再打我电话,我懒得听你哭哭啼啼的声音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她走到路飞身边道:“路前辈,借用一下你的手机,我的手机有点不太方便,我想让供应商一会儿往你的手机上打电话联络我。”

    路飞直接将手机掏给了她。

    宁姜将莫澜的事儿,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下午下班时间,她本来想加会儿班的,可路飞跑过来,一脸正经的道:“宁后辈,大新闻,莫氏集团的大小姐跳楼自杀了,就在莫氏集团门口。”

    宁姜惊了一下,手中的图纸都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想到了今天下午,莫澜给她打电话时说的话:“我用我的命诅咒你……”

    路飞帮她将图纸捡起:“宁后辈,宁后辈?”

    宁姜回神,看向他。

    路飞将图纸递给她:“你没事儿吧,那个人,不是你的死对头吗,她之前不是还要害你的吗。”

    宁姜嘴角扯了扯,笑的比哭还难看:“那个,路前辈,我今天晚上不加班了,有点事,要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行,你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转身离开,到了小停车场,她让房车司机开车回去,自己则上了今天早上开来的车。

    她打开新闻,搜索到了莫澜的消息。

    新闻上播放的,正是莫澜被人从莫氏集团大门口抬走的画面。

    因为莫澜有艾滋病,在她被抬走后,还有专人对现场的血液进行了消毒处理。

    宁姜有几分焦躁的轻轻咬着食指关节,脑子里只有四个字在反反复复。

    莫澜死了。

    她明明无喜也无悲,可是因为莫澜最后的诅咒,她心情却莫名的沉重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,她接起:“明媚,我刚刚看到新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事儿的,姜儿,出来一起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想了想:“好,你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兰会所吧,我这就出发,你到了以后,等我一会儿。我让春樱姐给我们选个包间,你去了以后记住别乱跑,直接去找春樱姐,那里毕竟有点乱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宁姜挂了电话后,就开车先来到了兰会所。

    她进门后,往楼上走去,还不等找到春樱,却先看到了从楼上下来的洛南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