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章 你还会要宁姜吗?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她正想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,却被洛南一抢了先。

    他快步下台阶,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二婶,太有缘了,又遇到了,怎么样,要不要跟我一起喝一杯?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你想太多了,我没兴趣跟你这样的人喝酒。”

    她冷睨了他一记,绕过他就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见到服务生,她问道:“春樱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请稍等,我帮您找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服务生将春樱带了过来,见到她,春樱忙道:“少夫人,你来啦,刚刚明媚给我打电话了,房间我给你准备好了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春樱带着宁姜到了角落处很安静的包间里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里很安静,不会有人打扰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柔和一笑:“春樱姐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千万别这么说,你能来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春樱让人给宁姜上了酒水,这才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她的上班时间,她还是挺忙的。

    春樱前脚刚走,包间的门就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洛南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到他,宁姜面带不悦道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二婶,你也太不友好了。”洛南一没脸没皮的在宁姜身旁不远处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这里庆祝的吗?你的死对头死了,你大概很高兴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眉心一沉:“那你呢?你是来缅怀的吗?她不是差点儿成为你的未婚妻吗。”

    “呵,”洛南一不屑一笑:“她死不死的,跟我有什么干系?想要嫁给我,她配吗?”

    “跟你,她的确挺配的。”宁姜抱怀,一脸嘲讽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洛南一斜了她一记:“我倒是觉得,我跟你更加相配。”

    宁姜淡定的端起果汁杯喝了一口果汁:“我命里,真的不缺你这种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凝眉盯着她,不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宁姜又道:“天天醉生梦死,说不定哪天就真的会死在酒桌上,洛南一,你这样的人,对自己都不负责任,还说什么跟谁相配呢?你只跟酒配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表情冷落了几分,原来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酒是好东西,可以让人忘却很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他:“年纪轻轻的,你能有多少想要忘记的事?”

    他痞里痞气的一笑:“你猜呢。”

    宁姜淡然:“我并不好奇,也不想猜,只不过……有一个人,我倒是挺好奇的。”

    她扬眉:“沁心是谁?”

    洛南一蹭的站起身,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的?”

    她不禁一笑:“今天早上,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早上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忘了,酒能让你忘记多少事情,我是不知道,但我现在明白了,酒很容易让人说出不该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宁姜纳闷,提起这个名字,他这么激动做什么?

    今天早上,他不是还用这名字来‘吓唬’她了吗?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,她是你二叔最爱的人,她马上就要醒了,她醒了,我就要从你二叔身边退场了,这个沁心,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洛南一盯着她,表情严肃了许多:“我二叔就从来没有跟你说起过他过去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宁姜耸肩:“我跟他早就说好了,不谈往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这往事,变成了现在进行时呢?”洛南一冷笑:“我说过的,你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,这话从来就不是吓唬你的,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,说不定过不了多久,你就要从洛家净身出户了,你现在拥有的一切,都将消失。”

    宁姜的脸上完全没有担忧,她端起果汁杯,又喝了一口果汁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洛南一蹙眉:“我不是在吓唬你,宁姜,这是我善意的提醒,你最好趁早做打算,因为若是二选一,我二叔,绝不会选择你,我言尽于此,听不听随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起身严肃的离开。

    这是宁姜自她受伤那次之后,第一次看到这么一本正经的洛南一。

    这样的洛南一,总是让她有些恍惚,仿佛他跟自己认识的那个洛南一,并不是同一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洛南一离开不过几分钟,叶明媚就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很多。

    叶明媚喝了很多酒,她本来想让宁姜也喝几杯的,可是宁姜却并没有喝。

    她不敢喝,怕自己喝多了以后,会失态。

    宁姜回到寒逸斋的时候,已经八点多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没跟洛寒商告假,本来以为回来晚了他会生气。

    可是进了门,她才发现,原来洛寒商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宁姜进了房间,洗了个澡出来,便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她半跪在椅子里,整张身子都趴在桌子上,在设计图纸上做标记。

    她看的专注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门忽然从外面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宁姜抬头,视线刚好撞进了洛寒商凝重的眸光里。

    她半趴在桌上,对他笑了笑:“回来啦,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望着她,绝美的五官,恬静的笑容,尚未干透的头发,披散在脸颊两侧,就这么专注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见他没说话,她从桌上下来,走近他:“你应该吃过了吧,如果没吃的话,我下去让阿姨给你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已经被洛寒商拉进了怀里,抵在了墙边,以吻封缄。

    她侧开头:“洛寒……”

    商字都没说完,他就再次封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将她横抱起,走进了书房,放在了书桌上。

    宁姜想起身,可他却并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两人合二为一的那一瞬,宁姜能感觉到,今晚的他,并不温柔。

    甚至于他心里还带着一丝的怒气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动作结束,半趴在她的怀里,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,问道: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    洛寒商蹙眉,想到了刚刚在门口看到洛南一时,洛南一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二叔,我听说沁心这几天一直有要醒来的迹象,真是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懒得理他,径直往寒逸斋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洛南一却在他的背后又道:“如果沁心真的醒来,你还会要宁姜吗?沁心和宁姜,你总不可能都留在自己身边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