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章 如果需要离婚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听洛寒商这样说,白雅放心的点了点头:“那好,奶奶知道,这件事你一定会很为难,但奶奶也愿意看到你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,沁心……我们洛家就把她当成亲闺女来待,将来她找到了更好的人,我们洛家就把她风光的嫁出去,这样,也不枉费建国这半辈子对咱们洛家的付出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笑了笑,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的时候,淅淅沥沥的又开始下雨了。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工程不得不暂停。

    一众人在工棚里躲雨,眼看着这雨没完没了的,蒋工便让总部来的人回公司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都耗在这里,也要浪费不少资源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没多久,宁姜就接到了洛寒商的电话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回来了,洛寒商让她中午上楼跟他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十一点多的时候,大家陆续去了食堂,宁姜就上楼去赴约了。

    她来到洛寒商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程庸不在,只有苏瑾一个人在门口。

    她看了宁姜一眼,眼神中带着不屑:“刚刚有个紧急会议,洛总去会议室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没理她,推开门就进了洛寒商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苏瑾走了进来:“洛总说,让我给你点餐,你要吃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宁姜翘起二郎腿:“你不是很了解我老公的口味吗,那你自己看着点些我老公爱吃的吧,他爱吃的,我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苏瑾撇嘴,转身就往外走,走到门边,她又回头道:“对了,少夫人,你听说了吗,学长的初恋情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扬眉:“是吗?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人存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没有跟你说过吗?当年,他跟这位初恋小姐,可是爱的很深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跟自己的男朋友说自己初恋的故事吗?”宁姜抱怀:“有些感情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没能走进婚姻,只能证明不合适,拿一段有缘无分的感情,来跟现任说爱过,你觉得……洛寒商是这种没有智商的蠢货吗?”

    宁姜的话,让苏瑾又是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每次跟宁姜对阵,似乎总要输三分。

    与裘沁心比起来,这个女人才是最难缠的。

    “学长又不是因为不爱了,才跟初恋分开的,他们是因为事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就是有缘无分。”宁姜淡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苏瑾气闷道:“你这是在为自己破坏别人感情的行为找借口,找措辞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洛寒商在一起的时候,并不知道他有过心爱的人,真相是从你口中听到的,所以,我算哪门子破坏别人的感情?倒是你,你明明知道洛寒商心里有爱的人了,却还要纠缠他,破坏别人感情的难道不是明知故犯的你吗?”

    苏瑾听完她的话,咬牙切齿的瞪了她三秒钟后,拉开门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是门才拉开,她就被站在门口的洛寒商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洛寒商黑着脸,盯着她,苏瑾紧张的往后退了一步:“洛……洛总,你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宁姜往门口看去,洛寒商此时也正好将目光落到了宁姜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努了努嘴,沉稳的站起身:“老公,我们出去吃吧,我想吃饺子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点头,柔和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宁姜走到了门口,越过苏瑾来到洛寒商身侧,自然的挽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洛寒商冷眼看向苏瑾:“看在教授的面子上,我不开除你,不过,去国外工作一年,和调到楼下秘书室工作,你自己选一个吧,这是你做为秘书却失职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带着宁姜离开。

    苏瑾垂眸,站在门边眼眶泛红,嘴里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嘟囔道:“我不服,为什么是她,为什么你独独对她这么好,学长,这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和宁姜两人来到地库上了车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去哪儿吃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着他笑了笑道:“去我带你去过的那一家吧,那是我的最爱,你知道在哪儿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没反对,发动车子,离开。

    路上,两人都没说话,宁姜望着窗外的雨,心情也不怎么阳光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天气不好的缘故,今天饺子店里,只有他们这一对客人。

    老板娘见到她很是开心,如往常一样,又多给她加了几个饺子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宁姜吃的很香,还不时的催着洛寒商吃。

    难得的,他也动筷子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只吃了七八个,就将筷子放下了,一脸严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宁姜道:“你怎么不吃了?是我没有点到你喜欢的口味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打算问我吗?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刚苏瑾跟你说的话,我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呵呵一笑:“问你的初恋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我不问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有些惊讶于她的回答:“你不好奇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挺好奇的,可是我觉得……你若不说,就总有你的理由,我问了,反倒会让你为难。”

    他摇头一笑,掏出一张纸巾,帮她擦了擦嘴角的醋汁。

    “刚刚苏瑾的话是真的,沁心是我的初恋,之前,她因为事故成了植物人,这次的苏醒,在医学上来说,真的是奇迹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:“恭喜你了,想必你们应该都很高兴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望着宁姜,这个女人……她真的就完全没有什么别的想说的?

    她真的就这么不在乎吗?

    宁姜又吃了两口饺子,将盘子清空,这才放下筷子,望向他道:“你能跟我敞开心扉说这件事,我还是挺高兴的,这证明,你把我当朋友了,对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蹙眉,朋友?在他眼里,她是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刚刚苏瑾说,你们不是因为不爱才分开的,是因为事故,想来……沁心的苏醒,对你来说,应该是你一直以来都期待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着她,她犹豫着,似乎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呼口气,“我知道,每一段初恋,都是一个人过去经历过的真挚的感情,我尊重你的感情,也尊重你的选择,如果你需要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话,我会配合的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已经准备好的话,可不知道为什么,当真的说出口的时候,心里却是满满的沉重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