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章 过河拆桥?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听到这话,洛寒商脸色瞬变。

    他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想跟我说的?”

    宁姜点了点头,察觉到了他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你答应跟我结婚的时候说过的,因为不爱,所以跟谁结婚都是一样的。前段时间,你问我,要不要跟你一起走完这一生,我也说过,如果这条路上没有出现你认为合适的人,那我就陪你走完,可如果这个人出现了,那我绝不会阻拦你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能够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,与跟不爱的人同床共枕一辈子,经历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一生。虽然我不相信爱情,但我不能否认,这世界上,还是有爱存在的。

    在为我爸爸讨公道的这条路上,你帮过我,我很感激你,现在,我已经把你当成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……朋友,如今知道你寻回挚爱,我很为你高兴,我是真心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蹭的站起身,满腹怒气的低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……真是会变着法子的气他。

    宁姜这时候也站了起来,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生气了?

    她主动一点放他自由,难道还做错了吗?

    洛寒商掏出钱包,放了两百块在餐桌上,转身就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宁姜回头跟老板娘打了声招呼后,就跟着他一起出了饺子馆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车上,雨下的更大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开车,只是坐在驾驶座上,目光深沉。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:“需要我来开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冷声:“是你自己想要离婚了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愣了一下,不解。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她:“莫氏倒了,莫有名坐牢了,莫澜死了,你父亲的大仇得报,所以,你现在想要过河拆桥了,你想离开我,去拥抱自由了是吗?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你想太多了,我压根儿就没往这方面想,我只是觉得,你的挚爱醒了,或许,你需要给她一个名分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想的太多了,”洛寒商不悦:“我洛寒商说过的话,从来就没有反悔过,我说要跟你过到老,难不成你以为那是在逗你玩儿?”

    宁姜有几分惊讶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,他最爱的女人都回来了,他却还要跟她过一辈子?

    “那沁心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,你现在唯一需要做的,就是一如既往的做好你的洛太太,别的事情,不需要你管,还有,离婚这话,别再让我听到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宁姜心里竟莫名的有些暖。

    她侧头,看着车窗外,悄悄的扬了扬唇角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可别说我霸占着洛太太的位置不肯放手,我说过要放手的,是你自己不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哼了一声,发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蒋工说,如果下午还下雨的话,大家就一起去会议室开个会。

    所以回到公司,宁姜没有跟着他去楼上,而是去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洛寒商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苏瑾还在。

    他斜了苏瑾一记,走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苏瑾起身,要跟进办公室,程庸道:“苏秘书,如果我是你的话,就不会选在这时候进去找总裁理论。”

    苏瑾冷眼,嘟囔道:“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直接推门进了洛寒商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学长,为什么非要是她?”

    洛寒商当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坐下,眸光里写满了冷漠和淡定:“因为她够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?难道在你眼里,我就不如她?”

    “你的工作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,可是感情方面,你比起她,的确不够机灵,”洛寒商抱怀:“她起码知道,得不到的就不该强求,不属于自己的也不会觊觎,与其做无用功,倒不如做好自己,跟她在一起,她不会给我任何压力,这一点,你做得到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做得到啊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冷笑:“你?哼,不及她的万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看我不顺眼,所以才会不愿意给我半分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今天你们两个的立场对换,她是你,那么,刚刚在这里,她对你说出关于沁心的那一番话时,你绝不会像她那样冷静,跟你在一起,你只会要求我给你爱,即便我给的再多,你也不会满足,但她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瑾觉得委屈至极:“那是因为她不爱你啊。”

    他坦然,勾唇:“我要的,就是她不爱我。因为不爱,所以她在我身边,才能不受伤。”

    苏瑾咬唇,心中愤然。

    洛寒商翘起二郎腿:“你决定好了吗?出国还是去楼下。”

    苏瑾握了握拳:“我哪儿都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只能递交辞职报告了。”

    苏瑾垂眸:“我去楼下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指了指门口的方向:“现在,我要开始工作了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瑾转身,走到门口,复又转身:“学长,你喜欢宁姜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倒是让洛寒商怔了怔。

    可他随即就道:“当然,宁姜很优秀,没有男人会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苏瑾沉默,拉开门离开。

    洛寒商往桌前靠去,拿起笔,翻开文件。

    可他脑子里却想起了苏瑾刚刚的问题。

    喜欢宁姜吗?

    他勾唇,没错,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雨下了一整个下午,洛寒商忙完,就给宁姜打电话,要带她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两人在地库碰面,一起上了洛寒商的车。

    宁姜在车上抻了个懒腰:“不用去工地,感觉我整个人都好像没什么用了呢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:“老天爷帮我给你放了个假,你没有什么想做的吗?”

    宁姜耸肩:“我想回家睡觉,特别困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暧昧一笑:“这个主意好,那就一起回家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她白他一眼,这个男人……想歪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睡觉,就是闭着眼睛睡觉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她:“我的确想得没有那么简单,既然一起回家了,大家就互相配合一下,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吭,”宁姜拢了拢衣服:“我不睡了,又不困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邪性的勾着唇角,这可不是她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公司没多远,洛寒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是裘叔打来的,洛寒商直接开了免提接起:“裘叔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你现在忙不忙,能不能请你来一趟医院,沁心的情况……不太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