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章 家宴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她回避开他的视线,转身跟工人说话。

    洛寒商却是直接走到她身后:“老婆,我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回身,看着他勾着唇角,一副我就是来看你笑话的模样,蹙眉:“我自己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能回,可你不是腿疼吗,走吧,我接你回去,今晚有家宴,我们得一起出席才行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他,“家宴吗?”

    “洛家每年有两次家宴,是以前我太爷爷还在的时候定下的规矩,到时候,洛氏的远近亲戚们都会来洛园参加晚宴,也就是一群人一起吃个饭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已经自然的挽住了她的腰,往工地外带去。

    两人渐行渐远,身后一群理工男们无不感叹。

    真是郎才女貌,太般配了。

    宁姜先去房车上换下了工作服,这才下车上了洛寒商的车。

    路上,宁姜抱怀,有些气鼓鼓的。

    洛寒商侧头看向她,“你今天心情似乎不是很美丽。”

    宁姜白他一眼,这个男人是故意的吧。

    他笑,又道:“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,我帮你排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还有力气不开心吗?我在工地上,找了两个小时的老鼠洞,累的连脑子都要当机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“找老鼠洞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钻呗。”她坦然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洛寒商没忍住,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,“那话可是你自己说的,你现在是在跟谁赌气呢?”

    “别摸我的头。”她抬手将他的手扫开。

    司机从后视镜里隐约看到这个画面,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,大概只有这位少夫人可以在老虎的嘴巴上拔毛了吧。

    洛寒商完全没有生气,只道:“现在知道,不是面对面的情况下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嘟嘴,斜了他一记,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洛园门口,此时已经停满了车。

    宁姜看着门口挂着的大红灯笼,有几分惊讶的道:“这么隆重,连灯笼都挂上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一年只有两次,样子总是要做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车子驶进洛园,在车库停下,两人下车,宁姜回寒逸斋去收拾了一下,这才跟着洛寒商去了碧波园。

    这里是洛园专门用来宴客的地方,后面就是碧波湖和碧波庭,风景非常的好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拱门,走进院里的时候,宁姜脚步都踟蹰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是家宴吗?

    她轻声对身旁的洛寒商道:“你们家里怎么有这么多亲戚?”

    “像洛家这种大户人家举办家宴,见凡是能跟我们沾上点亲戚关系的,别管是什么表姑的舅妈的儿子,还是表舅的嫂子的女儿,都会挤破头的往里钻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的看向他,见过给自己家吹牛贴金的,没见过这么会吹的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满院子的人,少说也得七八十号吧。

    的确是家门荣光了,亲戚也就多了。寒门无亲戚这话,从来都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有人见他们回来了,便上前来寒暄:“表叔,见到您真的是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对他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就带着宁姜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宁姜纳闷道:“你不跟人家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宁姜摇了摇头,不过想想……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洛本儒和白雅身旁。

    洛洛跑了过来:“二婶,你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宁姜捏了捏洛洛的小脸儿,“回来了,今天上学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开心极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抱怀:“你没看到二叔也回来了?”

    洛洛嘿嘿一笑:“二叔,你失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失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呗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对洛寒商道:“来了这么多亲戚,你别在这里跟洛洛逗趣了,去,招呼一下去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想也不想的拒绝道:“我都不知道谁是谁,招呼什么?让大家自由活动,想吃点什么吃什么,不是更好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拉着宁姜的手:“走,去那边坐会儿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,洛本儒凝眉道:“这臭小子,越来越没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白雅倒是呵呵笑道:“我倒是觉得,这臭小子,跟你年轻的时候最像,那时候,咱爹让你做什么,你不也是对着干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太太,我年轻的时候,可比这小子优秀多了。”

    白雅点头:“嗯,你最优秀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让阿姨给他和宁姜送了些吃的,两人找了个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不时有人过来跟他打招呼,他都冷着脸,‘礼貌’的点点头,除此之外,一句多余的话,也不跟别人说。

    宁姜看着旁人兴致勃勃的来,再尴尬的走,都替他们觉得臊得慌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还是赶紧吃完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斜她:“我走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看你在这里,别人就总想着来讨好你,然后用热脸贴完你的冷屁股,对你的印象必然不会太好。怪不得外界传言说你冷漠无情的,你就这样……不是砸自己的名声吗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起唇角:“千人千心,人言可畏,我要是在乎别人说什么,早死了几百次了,不是抑郁症,也是被口水淹死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望着他,是呢,他站在这个位置上,承受的自然是别人无法承受的压力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难道别人的议论,对于他来说,就真的是完全无所谓吗?

    也不尽然吧,他不知道要经历多少,才能练就出这样刀枪不入的心。

    不远处,洛南一走了过来,嬉皮笑脸道:“二叔二婶,一起坐呗,那边苍蝇太多,扰的耳朵疼。”

    他边说着,人也已经坐下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斜睨向他,还不等说什么,洛正城身后带着秘书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手中端着酒杯,惬意的在洛南一身旁坐下,“寒商也来啦,还以为,你会像上次一样缺席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好你自己就好,我缺不缺席,不是需要你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管不着你这位纯正的继承人,我只是一直想跟你说声恭喜,听说,沁心醒了,你该很高兴吧。”

    他提到沁心,洛寒商和洛南一同时用凌厉的目光看向他。

    洛正城倒像是没看到般,继续道:“不过寒商呀,我做为过来人,可提醒你一句,那姑娘,毕竟是被玩儿剩下的,你现在也已经结婚了,还是要分清楚主次的,你说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