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章 洛洛的家教老师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几人都将目光落到了宁姜的脸上。

    裘建国站在裘沁心的身后,一脸紧张的望向宁姜,那眼神里,似乎有哀求。

    宁姜看了裘叔一眼,又望向若有所思的洛寒商。

    她知道裘叔担心什么,也知道洛寒商现在没有办法跟她介绍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她笑了笑,伸手拉起了洛洛的手道:“裘小姐,你好,我叫宁姜,是洛洛的家教老师。”

    洛洛仰头看向她:“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洛洛,”宁姜打断了洛洛,蹲下身,“你二叔这会儿有点忙,咱们先出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洛洛看向洛寒商。

    洛寒商对她点了点头,洛洛嘟嘴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起身,对洛寒商和裘沁心点了点头后,就拉着洛洛出去了。

    院落里,裘沁心对洛寒商笑了笑道:“这位家教老师长的好漂亮哦,我好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,真的好美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走近她:“吃过早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啊,我爸早上六点就喊我起来吃饭了,他说特别享受这种早上叫孩子起床吃饭的感觉呢,想来这几年,我是真的把他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应了一声:“你以后一定得孝顺裘叔,这些年,他的确为你付出了很多很多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,看向推着自己的裘叔,笑了笑:“爸爸,谢谢你,等我康复了,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爸爸不图你回报,你能健健康康的,就是爸爸最大的心愿了。”

    父女俩对视一笑,裘沁心收回视线,望向洛寒商:“对了寒商,你们都穿成这样,是准备要出去的吗?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运动装:“我本来是打算带洛洛她们去打高尔夫的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点了点头:“对呢,你的高尔夫球打的很厉害来着,等我好了,你也带我去高尔夫球场走走好吗?我喜欢看你打球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扬了扬唇角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旁,裘叔站了一会儿道:“少爷,能不能帮我稍微照顾沁心一会儿,我有点东西忘了带,得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点了点头,裘叔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裘叔一路打听着院子里的佣人,快跑了几步,最后在碧波湖边找到了宁姜和洛洛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您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宁姜听到声音回身。

    裘叔走到她身前,很真挚的给她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裘叔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刚刚真的是非常的感谢您,谢谢您隐瞒了自己的身份,让您因为沁心受了这样的委屈,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宁姜上前,将裘叔搀扶起:“裘叔,没事儿的,我又不是不知道裘小姐的情况,我没往心里去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沁心身体康复了,我一定会带她来跟您道谢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真的不至于的,”宁姜摆了摆手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如果没有我的话,这事儿本来就不存在的,所以您也别多想了,裘叔,你回去照顾沁心吧,我带洛洛去溜达溜达。”

    裘叔点了点头,又道了一声:“谢谢你,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宁姜对她笑了笑,转身拉着洛洛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两个人来到湖边的假山石畔坐下。

    洛洛道:“二婶,刚刚你为什么撒谎呀,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家教老师,你是我二婶呀。”

    宁姜侧身,手抚摸着洛洛的头发:“洛洛,撒谎是不对的,二婶知道,可是……二婶说的,是善意的谎言。二婶想要跟你做个约定,以后在你沁心阿姨面前,你不要叫我二婶,叫我老师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洛洛摇头:“我喜欢叫你二婶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,你二叔就跟沁心认识了,他们两个原本是要结婚的关系,如果沁心阿姨没有生病,或者我没有跟你二叔结婚的话,那现在,你二叔就会跟沁心结婚,那样,你就该叫沁心二婶了。”

    洛洛似是听懂了:“可太爷爷说,这世界上最没用的词儿就是如果,因为根本就没有如果。”

    宁姜笑,身子微微低了低,视线几乎跟洛洛持平,这个小机灵鬼哟。

    “对,是这样的,我记得你问过我,植物人是什么病的。其实植物人呢,就是人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,没有意识,没有感觉,也没有白天黑夜,很痛苦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沁心她现在好不容易醒来了,医生说了,她不能受任何刺激。她很喜欢你二叔,如果她知道你二叔结婚了,那她一定会很难过,说不定,就又会陷入昏迷,再也没有办法醒来了,这样,跟杀了她真的没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我不想害人,我希望沁心能够不要受到刺激,早日康复,只要她完全康复了,我就可以告诉她,我是你的二婶了,可在这之前,你跟我一起在她面前保守这个秘密好不好?”

    洛洛点了点头,嘟嘴道:“那好吧,可是我们说好哦,平常,我还是要叫你二婶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跟她拉了拉钩:“好,我们说好了,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后面,远远的看到她们,便偷偷跟过来的洛南一,听完了两人的对话后,侧身靠在了石头上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无感叹。

    这样做,她就不觉得委屈吗?

    宁可委屈自己,也要成全别人,他以前还真不知道,她是这样的傻女人。

    洛南一微微侧头,从石头的缝隙里看向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夹在二叔和沁心中间,想必很难受吧,她就没想过要离开吗?

    那边,洛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有些不开心:“啊,二婶,好讨厌哦,我们本来都说好了,要去高尔夫球场的,现在因为那个沁心阿姨,是不是就不能去了呢?”

    宁姜想到洛寒商可能要陪裘沁心,就点了点头:“应该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我不想回儒雅居,我想跟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呆在一起好了,不过,我们做点什么来打发时间比较好呢?”

    洛洛也学她的样子,双手支着下巴:“做什么好?”

    看着湖边游来游去的又肥又大的鱼,宁姜眼波微挑,看向洛洛:“宝贝,我想到做什么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