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章 这,什么情况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洛洛好奇的望着她:“做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宁姜指了指湖里:“这里的鱼,被人喂的又大又肥的,想必一定好吃,咱们钓鱼吧,看看谁先钓上来。今天中午的午餐,就吃清蒸鱼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洛洛拍手开心的笑了起来:“好呀好呀,二婶,只要跟你在一起,做什么我都高兴。”

    宁姜捏了捏这张可爱的小脸儿:“好啦,跟二婶走,咱们去找钓具。”

    两人站起身,假山后的洛南一往下蹲,往石头缝里缩了缩身子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从另一旁走远,他才缓缓走了出来,望着走远的两人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在这里钓鱼?

    她还真是敢想。

    宁姜和洛洛当真是说干就干。

    两人去找佣人要了钓具,一本正经的坐在刚刚坐过的假山旁。

    洛洛问道:“二婶,你说会有鱼上钩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会吧,里面这么多鱼,总有还饿着的呢,钓鱼要有耐心哦。”

    洛洛嘿嘿笑道:“二婶,我觉得,我一定会比你先钓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样,咱们比来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洛洛看着自己的钓鱼竿,专心极了。

    过了将近半个小时,洛洛的鱼竿没动,宁姜的鱼线倒是开始有了重量。

    她等了几秒钟,这才开始收线,没成想竟然还真的有货。

    是一条一斤多重的金鱼。

    洛洛很是开心:“哇,二婶你也太厉害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阿姨们给的饲料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将鱼放进了桶里,“这鱼个头小了点,不够吃,咱们再钓一条吧。”

    洛洛点头,一本正经的道:“好呀好呀,这次,我一定要钓到。”

    宁姜重新将鱼饲料串到了鱼钩上。

    洛园的鱼真的是太享福了,连饲料都是虾球,想想有些人呢,活的还真的是不如一条鱼。

    她将鱼竿甩进了湖里,低头看向桶中的鱼,这金鱼嘴怎么扁扁的,有点丑呢。

    经过大半上午的努力,宁姜成功钓到了两条金鱼,洛洛钓到了一条小一点的鱼,两人商量后,决定将小鱼放生。

    洛洛带着宁姜,直奔儒雅居的厨房,两人一个负责处理鱼,一个负责帮忙摘香菜。

    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两条清蒸鱼出锅。

    洛洛开心不已:“二婶,我想把咱们的劳动成果跟太爷爷和太奶奶一起分享。”

    宁姜对洛洛竖了个大拇指,“走,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儒雅居正厅,洛洛去将洛本儒和白雅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,太奶奶,你们快来,今天中午,我和二婶要请你们一起吃清蒸鱼哦,这鱼是我和二婶合作一起做的呢。”

    白雅很是高兴:“哎哟,太奶奶这是哪儿来的好福气呀,有了一个好孙媳妇不说,还有一个乖乖的不得了的好曾孙女,是吧,老洛?”

    洛本儒揉了揉洛洛的头:“乖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餐桌边坐下,宁姜给两人摆好了碗,亲自给两人一一夹了鱼肉,剔了刺后放进了碗中:“爷爷奶奶,你们尝尝,慢点吃,我怕刺剔的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奶奶拿起筷子吃了一口,不禁点了点头:“嗯,这是什么鱼?有点像鲶鱼的感觉,味道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看了一眼盘中的鱼一眼,只觉得有些眼熟,却没多想。

    宁姜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应该是金鱼吧。”

    “金鱼?”洛本儒看她:“厨房买的金鱼做吗?”

    洛洛在一旁补充道:“才不是厨房买的,这是我跟二婶费了一上午的时间,从碧波湖里钓来的哦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洛本儒又看了一眼盘子里的鱼的模样,不禁有些气血冲头。

    他将筷子往桌上一拍,声音洪亮的喝道:“哪儿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一声喝,倒是吓了宁姜和洛洛一跳。

    白雅也是脸色尴尬了一下,拍了拍洛本儒:“行了行了,两个孩子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一番心意,”洛本儒站起身,看向宁姜:“你说,这鱼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宁姜眼睛眨巴了几下,“湖里……湖里钓的啊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手捂着脖子,坐下,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宁姜挠了挠眉心:“爷爷……这个鱼不会是有毒吧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白了她一眼,话都不跟她说,起身就往后面卧室里走去。

    白雅回身道:“哎呀你这老头子,怎么脾气说来就来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砰一声将门摔上。

    白雅尴尬的回头看着宁姜笑了笑。

    宁姜更是糊涂了:“奶奶,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到宁姜一脸无辜的模样,不禁低头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姜凝眉,这……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爷爷一脸怒气的走了,奶奶怎么却像是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雅笑了一会儿,抬头看向宁姜道:“你别理你爷爷,你爷爷这个人呀,就这样儿,像个孩子,脾气说来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觉得,爷爷好像是因为我钓了湖里的鱼才生气的,是不是家里有规定,不允许在湖里钓鱼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这样的规定,不过这次就算了,钓都钓了,鱼也都做熟了,他生气也没用,来,你们两个坐下,陪我一起吃鱼。”

    奶奶一向喜欢息事宁人,可是宁姜不傻,她总觉得刚刚爷爷是真的动怒了。

    洛洛坐下了,宁姜犹豫了一下后,坐在了洛洛身边。

    奶奶问道:“卓逸呢,去公司了?”

    洛洛不开心道:“我二叔跟那个沁心在一起呢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奶奶看了宁姜一眼,又问洛洛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早上二叔本来要带我和二婶去打高尔夫球的,结果一出门就遇到了那个沁心阿姨,她说要到我二叔院子里晒太阳,还问我二婶是谁呢,结果我二婶说,她是我的家教老师,然后就带我离开了二叔那儿了。二婶还跟我约定好,让我以后当着沁心阿姨的面儿,都要叫她老师呢。”

    白雅听完,心疼的看向宁姜:“姜儿呀,真是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别这样,刚刚裘叔来跟我道歉,我都觉得已经很不好意思了。本来我现在拥有的一切,就不该是我的,我这样做,没有觉得委屈,反倒觉得很舒服,真的。”

    白雅望着宁姜,总觉得亏欠了这个孙媳妇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