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章 我的傻媳妇儿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到了午饭时间,见宁姜还没回来,洛寒商直接来到了儒雅居找人。

    他进来的时候,宁姜正陪着奶奶和洛洛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洛洛一看到他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洛寒商走过去,揉了揉她的头:“小丫头,你跟谁哼呢。”

    洛洛嘟嘴:“二叔,我不想理你了,你说话不算话,说好了要陪我们去高尔夫球场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挑眉,“事出有因,下次二叔会补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生你的气,”洛洛扬起小下巴:“今天,我跟二婶钓到的鱼,不许你吃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餐桌上已经放满的菜。

    “你跟你二婶去钓鱼了?”洛寒商随意的在宁姜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宁姜凑近洛寒商,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今天上午做错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洛园有规定,不允许在碧波湖里钓鱼,所以,我就带洛洛去钓鱼了,还把钓上来的鱼给清蒸了,爷爷好像很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盘子里吃了一半的鱼,不禁垂眸笑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反应,宁姜白他一眼:“你这人好没有同情心,我惹到了爷爷,本来就愧疚的不得了,你怎么还嘲笑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什么鱼吗?”

    宁姜纳闷,怎么他也这么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金鱼吗?”

    白雅对洛寒商使了个眼色:“来,卓逸,你也没吃饭吧,一起吃吧,正好,也尝尝姜儿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洛洛不开心道:“我不要让二叔品尝我们的劳动成果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对洛洛笑道:“你跟二叔还生气呀,咱们两个不是最亲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跟我二婶最亲。”洛洛嘟嘴,一副做不了好朋友的表情。

    洛寒商伸手搂住宁姜的肩膀:“你二婶是我老婆,你跟她亲,就是跟我亲。”

    洛洛想了想,哼了一声,“反正我就跟我二婶最亲。”

    阿姨们给洛寒商送来了碗筷。

    他接过道:“老爷子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白雅摆手:“不用管他,一会儿你们走了,我给他端到屋里去吃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笑道:“那你可得好好哄哄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转头看向洛寒商,她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白雅让洛洛跟着阿姨去睡觉。

    洛寒商带着宁姜一起回寒逸斋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儒雅居,宁姜道:“你中午怎么没跟沁心一起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他看她,本来,沁心都找到了寒逸斋来,他是该跟她一起吃顿饭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她要吃营养餐,我们吃不到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了点头:“这样啊,对了,我问你,刚刚你看到我钓的鱼为什么要笑?”

    提起这茬儿,洛寒商的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头:“我的傻媳妇儿,你今天钓到的那两条鱼,名字叫金龙鱼,听说过金龙鱼吗?”

    宁姜吭了一声:“跟……金鱼不太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十万块,大概能买一池塘的金鱼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站定,“十万块?”

    “那么大的金龙鱼,至少十万块起步。”

    想到刚刚爷爷摸着脖颈头疼的样子。

    宁姜懊恼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:“天哪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的反应,洛寒商爽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姜伸手拍打了他一下,“你还笑,完了完了,爷爷这下子对我意见得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虱子多了不咬。”

    宁姜瞪他:“你确定这是在安慰我吗?我今天中午,可是吃了二十好几万呢,怪不得爷爷气成那样儿了,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她郁闷的跺脚。

    洛寒商自然的揉了揉她的头:“爷爷心疼的不是那点买鱼的钱,是养了这么多年的感情。他退休的这十几年呢,特别喜欢养花鸟和喂鱼,这湖里的各种龙鱼,少说也有几百条,如果你不让他看到,他也不差这两条,谁让你偏偏撞枪口上了呢,清蒸了也就算了,还送去给他尝尝。”

    宁姜郁闷道:“这跟我养大的狗狗被送人的感觉应该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”他耸肩:“反正我是觉得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宁姜想了想,转身又往儒雅居走去。

    洛寒商拉住她:“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去跟爷爷道歉啊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对爷爷的了解,你现在去道歉,只会火上浇油。”

    宁姜可怜兮兮的看着他:“那你说,我该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这两三天再过去,到时候,出其不意,投其所好。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你确定,这方法可行?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从小就在爷爷手里磨炼过来的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宁姜想到刚刚爷爷瞪她的眼神,嗯……还是听洛寒商的为好。

    回到家,宁姜换下了运动装,穿好了家居服。

    对于洛洛来说,没能去成高尔夫球场很可惜。

    可对于她来说,还是挺开心的,因为她真的好想睡觉。

    洛寒商本来说要去一趟公司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躺到床上的时候,洛寒商却在床的另一侧坐下了。

    宁姜看他道:“你不是要去公司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再去也不急。”

    看他的眼神,宁姜犹豫道:“你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,我也没想到沁心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话题,想来,他想要表达的意思,应该跟裘叔和奶奶没什么区别吧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如果你提前知道了,就不会答应要带我们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沁心问你是谁的时候,我没有回答,你会不会觉得委屈?”

    宁姜耸肩:“不会啊,我又不是不知道沁心的情况,如果知道了实情,该委屈的人,便不是我这个鸠占鹊巢的人,而是沁心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蹙眉:“鸠占鹊巢?这是你对自己的定位?”

    宁姜想了想:“我本来占的就是原本该属于沁心的位置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,原本该拥有的人,也不见得就是沁心,所以以后不要再这样说了,”他站起身,“你休息吧,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嘟了嘟嘴,他生气了?

    洛寒商出了房间,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她是压根儿就没把自己当成正儿八经的洛太太,当成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会认为,这个位置不属于她,才会说自己鸠占鹊巢。

    一想到她心里跟他保持的距离,他实在是很不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