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章 老夫老妻的既视感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事发后的第三天,宁姜终于鼓起勇气,喊着洛寒商一起来到了儒雅居。

    爷爷一看到她,哼的一声就将手里的鹦鹉食扔到了桌上,转身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老爷子,你干嘛去呀。”

    “用你管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:“对对对,我管不着你,不过,我跟宁姜来陪你和奶奶一起吃饭的,你吃完饭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,血压高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完,又甩门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宁姜努了努嘴,完了,老爷子这气性,真是够大的。

    洛寒商侧头看着宁姜,唇上带着隐忍的笑意

    宁姜白他一眼,努嘴:“你别笑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走到了爷爷书房门口,敲了敲门:“爷爷,我能进来吗。”

    书房里传来爷爷老当益壮的声音: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谁都不许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房间里,听到声音的白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是洛寒商和宁姜来了,她走近道:“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?吃过了没?”

    洛寒商抱怀道:“就是来陪你们一起吃饭的,不过你家老爷子,实在是太难缠了,你看看,你孙媳妇儿来道歉,结果吃了闭门羹。”

    白雅走到了宁姜身边,拉着她的手离开了书房门口道:“甭理你爷爷,他就事儿多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对,道歉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者不怪嘛,你爷爷这个人,气性大,不用理他,来,跟奶奶坐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宁姜被奶奶拉到了沙发边坐下。

    洛寒商四下里看了看问道:“洛洛呢?”

    “楼上补习呢,最近这孩子学习兴趣不错。”

    白雅说着,起身道:“你们两个坐一会儿,我去看看你爷爷,一会儿洛洛补习完,咱们就开饭啊。”

    白雅离开后,宁姜悄声道:“我是不是来早了呀,爷爷好像还在气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让你半个月以后过来也不迟,你非要犟,现在后悔了?”

    宁姜嘟嘴:“我不是觉得,做错了事情,还是早点承认错误的比较好嘛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呀,不能按常理出牌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努嘴:“不行,我今天一定要博得爷爷他老人家的原谅,不然晚上睡觉,我都梦到自己在吃一筷子好几千块钱的鱼,这可是对我精神和**的双重折磨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侧头轻笑。

    宁姜轻轻掐了他手臂一下:“都说了,让你别嘲笑我。”

    “敢吃爷爷的宝贝金龙鱼,这个梗,我能笑好几年。”

    宁姜哼了一声,抱怀不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真的是会在她伤口上撒盐呢,好过分。

    奶奶进了书房,见老爷子一个人坐在棋桌边研究棋局,她走过去坐下道:“你这老东西,怎么这么不给人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骂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骂她,”白雅哼了一声:“你要是敢骂我孙媳妇一句,我就跟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一听离婚两个字,洛本儒看向白雅:“你这老太婆,一把年纪了,怎么还跟我耍无赖?”

    “我就耍无赖了,你一会儿出来跟我们吃饭,要是不出来的话,我就跟卓逸和姜儿去寒逸斋住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哼了一声:“那我也去住寒逸斋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搭理你孙媳妇儿,还好意思去住寒逸斋?”

    洛本儒得意道:“我可以让他俩出去住。”

    白雅起身,轻轻戳了戳洛本儒的脑袋:“你这个老东西呀,我跟你说,孙媳妇儿都来跟你认错了,你可不许上杆子,姜儿这么通情达理的孩子,可真心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哼了一声:“你当谁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白雅笑了笑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洛本儒冷着张脸出来,跟大家一起坐到了餐桌边。

    宁姜给洛洛和奶奶夹了菜后,很狗腿的又给洛本儒夹了菜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冷哼一声,还是没理她。

    见她给爷爷夹完菜后,就吃起了菜。

    洛寒商将自己的碗往她的面前推了推:“我不是人吗?”

    旁侧,洛本儒和白雅同时看了洛寒商一眼。

    洛寒商孩子气的瞪着宁姜,这个女人是在孤立他吗?

    “吭,”宁姜尴尬了一下,给他夹了一块菜:“这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这才拉过碗,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雅和洛本儒对望了一眼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宁姜殷勤的道:“爷爷,咱们两个好久没下棋了诶,咱们杀一盘儿?”

    洛本儒哼了一声,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宁姜想了想,跟了进去,她上前,拉住爷爷的手臂:“哎呀爷爷,我知道自己错了,可我当时如果知道那些鱼是你用了那么多时间和感情养的,那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,真的,我错了,你就别生我气了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斜眼看向她:“这件事情,下不为例,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,绝对不会有下次了,我发誓。”她伸出两根手指放在耳畔。

    洛本儒在棋桌前坐下:“下棋。”

    宁姜嘻嘻一笑,坐下,立刻进入状态。

    洛本儒心情也瞬间舒畅了不少。

    那天,白雅跟他说了宁姜在沁心面前装家教的事情,他就想过,要不要原谅那个丫头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这么快就消气,可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今天这时机不错,不早不晚,很好。

    九点多的时候,两人一起回寒逸斋。

    路上,洛寒商问道:“你进去跟爷爷说了什么?竟然这么快就把他哄好了?”

    宁姜眯眼一笑:“你不是叫我投其所好的吗?我就投其所好了呗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想了想:“下棋?”

    “不然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是我跟爷爷的爱好能相交的?”

    洛寒商摇头一笑,随即抬手揉了揉她的头:“嗯,不错,孺子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宁姜微微歪头,两人四目相对,月光下,那视线里都藏着温柔。

    片刻后,宁姜回神,将头轻轻从他手心里移开:“都说了,别碰我脑袋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的视线落在酥酥麻麻的手上,片刻后,他将手收回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站在她的身边,那感觉真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有种……老夫老妻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院落才发现,裘沁心竟然在。

    她此刻就坐在轮椅上,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流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