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章 今晚,我想睡在寒逸斋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过来了?裘叔呢?”

    “爸爸出去了,还没有回来,我一个人在屋里闷的慌,所以就让护士姐姐带我到你这里来坐坐,没成想你不在呢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说着,看向宁姜:“你跟宁老师一起出门啦。”

    宁姜忙摆手:“不是,裘小姐误会了,刚刚洛先生在儒雅居吃饭,我正好要来帮洛洛取她昨天晚上落在这里的数学习题册,所以就跟洛先生一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对洛寒商道:“洛先生,我先去取练习册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进了屋里,找了一圈后,拿起一本比较薄的书,忙从里面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裘小姐,我先回去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“宁老师。”裘沁心叫住了宁姜。

    宁姜停住脚步,回头看向她:“裘小姐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爸爸说,这个周周末,我想请大家一起吃个饭,感激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,到时候,你也一起来好吗?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:“我就不去了,毕竟我也没为裘小姐做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温和的笑道:“宁老师,我睡了四年,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了,我有心想要把大家叫到一起热闹一下,可却不知道还能叫谁。今天正好碰到你,感觉大家能在洛园相识,都是一场缘分,虽然有些唐突,可若你不讨厌我的话,周末,请你一定来参加好吗?就当是……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点了点头: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裘小姐,洛洛还在等着我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对两人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后,洛寒商不被人察觉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裘沁心看着他,“寒商,你脸色不太好,是不是……我忽然间来找你,你不开心了啊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笑了笑:“不是,是我这几天有些累了,想要早些休息,沁心,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望着他,眸光里带着楚楚可怜:“寒商,今晚,我想睡在寒逸斋。”

    她轻咬着唇角:“我的房间……还在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望着她,如果让沁心留在这里,那宁姜今晚就没地方睡了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片刻,道:“沁心,抱歉,这四年发生了很多事情,你的房间,我改成洛洛的卧室了,洛洛这个孩子,一向不喜欢别人动她的东西,所以你得回去睡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有些心伤的垂了垂眸:“是啊,四年……对于你们来说,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,可是于我而言,却只是黄粱一梦,这几天,我偶尔会在夜里惊醒,想起的,全都是四年前的事情。四年前,是你们的过去,可却只是我的昨天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走到她身前,蹲下,望着她:“沁心,别胡思乱想,你只是病了一场,现在既然醒来了,一切就都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现在我眼前的你们,都变的陌生了,我总觉得……这场梦,会让我失去很多很多,我很害怕,寒商,我心里的这种恐惧,不会成真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洛寒商沉默了片刻,该怎么告诉她,有些路已经岔开了,没有回头路了呢?

    “沁心,给自己一点时间,然后试着开始接受这个全新的世界吧,人总要往前看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裘沁心微微蹙起眉心,随即笑了笑:“嗯,时间不早了,寒商,你早点休息,我也回去睡了,做个好梦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洛寒商起身看向身后的护理人员:“送裘小姐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出了洛园,裘沁心被推回了住处。

    裘叔正在门口焦急的等待,见她回来,裘叔忙迎了上来:“沁心呀,你这孩子是去哪儿了,可急死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面带笑容:“爸爸,别担心,我只是去了寒逸斋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寒逸斋了?”裘叔蹲下:“你怎么又去那儿了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这么紧张,我以前不是经常去寒逸斋的吗?”

    裘叔看着她,沉默了一会儿又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是觉得,这么晚了,洛洛小姐可能睡了,你去了会不会影响她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抿唇:“今晚洛洛不睡寒逸斋,刚刚我正好碰到洛洛的家教老师,去寒逸斋帮她取数学练习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宁小姐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裘沁心脸上带着无害的笑容,点了点头:“对了,爸爸,你怎么没告诉我,寒逸斋里寒商为我留的房间,已经变成了洛洛的房间啊,我今晚想留在寒逸斋睡的,可是寒商说,我的房间变成洛洛的房间了,当时我好尴尬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一时忘了,”裘叔拍了拍裘沁心的手:“这四年,寒逸斋发生了挺大的变化,以后你再去寒逸斋的时候,不能像以前那么没规矩,总要跟那边的阿姨们先知会一声,让少爷知道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爸爸,”裘沁心看着裘叔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,站在我面前的寒商,不是四年前的那个寒商了,是我生病后,衍生出了错觉,还是……他真的变了?”

    裘沁心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,看着裘建国,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睛里探寻到答案。

    裘建国的视线闪躲了一下后才道:“毕竟过了四年时间,有些事情,是会变化的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,寒商也是这样跟我说的,可是爸爸,我真的很害怕,如果……如果寒商真的变了,那我醒来,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裘建国握住了她的手:“别这样说,你知道你醒来,爸爸有多开心吗?爸爸曾经向老天爷祈祷,只要可以让你醒过来,哪怕让我去死,我都是愿意的。就当是为了你的年迈的老父亲,你也要答应爸爸,不管未来遇到了什么事情,都要好好的珍惜你这得来不易的新生命,好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为什么不说……寒商他不会变?”

    裘沁心有些疑惑的望向裘建国。

    以爸爸对寒商的了解,他不可能回避她刚刚的问题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不安感这么强烈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