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章 谁的人生不敷衍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宁姜沉声,片刻后,她再次将手中的肉串放下。

    见手上有油,她指了指洛南一旁边的纸巾:“能帮我抽张纸吗?”

    洛南一没有多想,随手就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:“给。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:“谢谢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将签子推给他。

    洛南一顿了一下,他被耍了。

    对面,洛寒商原本染着怒气的脸上,唇角忽的勾起。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,浅浅的又抿了一口酒,来掩饰自己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裘沁心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不禁掩唇笑了起来:“哇,宁老师,你好厉害哦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哼了一声,转动签子,只希望这次还能够抽中宁姜。

    没成想这次却转到了裘沁心的身上。

    裘沁心看向洛南一,笑道:“游戏而已,不要玩儿的太过火哦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想了想:“你爱二叔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宁姜蹙了蹙眉心,她有种想逃离这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莫名的不想听到裘沁心的回答呢。

    裘沁心脸红着看了洛寒商一眼,抿唇害羞一笑,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望了宁姜一眼,沉默的又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就在裘沁心要转动签子的时候,他放下酒杯道:“今天的游戏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有些担心的看着他,感觉他好像又生气了呢。

    宁姜起身:“嗯,那我去看看裘叔需不需要帮助。”

    她离开后,洛南一看向洛寒商道:“二叔,玩儿个游戏而已,何必这么较真。”

    他冷眼睨向洛南一。

    其实他已经想到洛南一一会儿会问他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比如,爱不爱沁心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他现在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不管宁姜在不在这里,也不管宁姜爱不爱他,她都是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当着妻子的面儿,如果他说爱,那就是对宁姜的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如果他说不爱,那么现阶段的沁心,大概也承受不了这份伤害。

    他没有理由为了洛南一的那点坏心思,来伤害这两个无辜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洛南一,收敛起你那点小心思,不要以为你不说,别人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勾唇:“我没有想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神出卖了你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,裘沁心似乎看到了他们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她忙伸手揉捏着眉心道:“寒商,我有些不舒服,你能推我回房间去休息一下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起身:“我送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宁姜抬眸望着他们的背影,目光里有些晦涩。

    一旁,裘叔道:“少夫人,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宁姜回神,对裘叔笑了笑,摇头:“没事的,又不是你的错,裘叔,我看今天的晚餐,大家应该也吃不了多少了,算了,别烤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放下油刷子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空中的星星。

    “真美呀,裘叔,我出去走走,你也早点吃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一会儿让少爷来陪你一起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度假村里很安全,这种时候,我一个人走走也蛮不错的。”她说着,双手揣进上衣口袋里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沿着度假村中心小树林旁侧的石子路,一路溜达着来到了白天供游客们钓鱼的小渔场。

    因为是旅游淡季,此刻这里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她找了个长椅坐下,仰头望向夜空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身旁多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去,是洛南一。

    洛南一在她身边坐下,懒懒散散的向后靠去,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宁姜将视线收回,重新看向天空:“这种时候,你还是跟我保持点距离的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难道不是公共场所吗?这长椅你能坐,我就能坐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坐吧,我去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拉住她的手腕,看向她:“你走了,我也会跟过去的,何必这么费劲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向这么无赖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宁姜重新坐下,沉静了片刻后道:“你不该是个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望向她:“哦?”

    “洛南一,披着狼皮过日子的感觉,不累吗?”宁姜将视线落到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蹙了一下,随即不屑一笑:“谁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的吗?”她沉声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片刻后,洛南一将视线收回:“别自以为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要了解你,于我而言,你是什么样子的都无所谓,因为我这辈子也不会跟你有什么交集。我只是好奇,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活成现在这副德性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握拳,有种自己内心深处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伪装被撕碎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莫名其妙的,能够被她撕开这个伪装,他竟然觉得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宁姜抱怀,重新仰头看向夜空:“人生苦短,何必过的这么敷衍。”

    他跟她同步,一起再次看向星空。

    “谁的人生不敷衍,”洛南一勾唇:“你吗?你的男人,为了另一个女人,不敢当面叫你一声妻子,难道你的心里就甘心吗?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,那个男人,是你无法掌控的男人,你只能敷衍着自己,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,无所谓,反正,他是我的男人。可你扪心自问,这真的是你要的生活吗?也不见得就是吧,你的人生,不也一样的敷衍?”

    宁姜的视线,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洛南一的话戳中了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多奇怪,洛南一不知道,可她很清楚啊,明明她也不爱洛寒商,她也很清楚的知道,洛寒商也不爱她,他们之间的婚姻,本来就是一出戏衍生而来的。

    没有爱的婚姻,为什么要因为洛寒商对沁心的好,而觉得不甘心呢。

    偏偏……她就真的不甘心,不舒心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……让她打从心眼儿里觉得恐惧。

    她很担心,自己会因为跟他发生过关系,而对他产生什么迷恋。

    也害怕,这种迷恋会把她变成一个,令她自己都讨厌的嫉妇。

    不远处,洛寒商一路找来,竟在月光下,看到了并肩而坐的两人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怒火,一下子烧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