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章 该留下吗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她伸手要去接碗筷,“我自己来,你也下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哼了一声:“你倒是舍得跟我说话了?”

    宁姜望着他,她什么时候不跟他说话了吗?

    刚刚不开口,只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他刚刚不也没说话吗。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他: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张嘴。”

    宁姜蹙了蹙眉,张开嘴。

    他将汤送进了她的口中,接着,又盛了一勺米饭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只好张嘴。

    宁姜其实挺想告诉他,她手不疼,肚子疼的。

    可是,想来跟他废这个话也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不过被人喂着吃东西,这感觉真心有些不得劲。

    吃了小半碗米饭,宁姜摆了摆手:“我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饭量不是一直很好的吗?”

    宁姜看他,紧张咽了咽口水,他没有怀疑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嗯,女人要来例假之前,因为激素分泌的问题,饭量是会大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:“你紧张什么?饭量大就多吃点,爷还养得起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的手微微捏了捏被子:“我哪里紧张了,我是真的有点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吃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宁姜点了点头,“我想躺着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将小桌子搬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姜躺下,他拉过一把椅子,就坐在床头柜边,吃起了她吃剩下的晚餐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着他,眼神里带着不小的惊讶。

    洛寒商斜了她一眼:“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宁姜想了想,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,”他一本正经的边吃边道:“以后,大家一起出去,你不要一个人搞失踪,会让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留纸条了,你们没看到吗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纸条有什么用?你一个女人,走的那么早,谁知道你会不会遇到危险。今早你是怎么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开车去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开车?”洛寒商挑眉:“你把车停在哪儿了,我怎么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在度假园区门口的停车场,真黑,停了一晚上,要了我五十块钱的停车费呢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起唇角,五十块钱也算钱吗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逗他。

    “总之,以后大家一起出去,就算闹了别扭,也要一起回来,让同行的人担心这种事情,是小孩子才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竟有些无言以对:“抱歉了,我以为我留了纸条,你们应该就不会担心了,毕竟我也是个成年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年人?”洛寒商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嘲笑我幼稚?”

    “还需要嘲笑吗?闹了别扭就‘离家出走’,搞冷战的,难不成还不够幼稚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离家出走了,我是因为有事儿才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工地需要你,所以你接到电话以后,有事儿就先走了?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学会撒谎了。”洛寒商从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机从昨晚开始,一直在我这里,你从哪儿接的电话?洛南一那里?”

    宁姜尴尬了一下,偶尔撒个谎都能被当场拆穿。

    她是有多没运气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等一下:“洛寒商,你提洛南一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提不得?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提裘小姐?”

    两人本来聊的好好的,原以为这是要往好的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可是聊着聊着,却又僵住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凝眉,何必跟她吵,是他自己的情绪有问题,自己的问题,自己消化。

    他低头吃饭,决定避开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可宁姜却觉得,洛寒商是因为裘沁心,所以才决定忍让她的。

    这种认知,让她心里觉得一阵沉闷。

    她翻身,背对着他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两人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即便说话,也只是一问一答。

    宁姜请了一周的假,蒋工二话不说就准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宁姜就发现没有血了。

    她怕洛寒商会怀疑,便偷偷在卫生棉上抹了西红柿汁,然后用薄膜卷起来丢在垃圾桶中。

    她确定,洛寒商不会无聊到打开去看。

    而洛寒商也的确没有怀疑,只是每天都让阿姨们做补汤给她进补。

    周四的时候,奶奶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奶奶进了房间,宁姜忙坐起身:“奶奶,你怎么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听说你不舒服吗,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心里多有感动,她知道,这些年奶奶腿脚不是很好,鲜少爬楼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你让阿姨们说一声,我可以下楼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舒服就躺着,下楼去干嘛,奶奶还没老到这种路都走不了的程度呢,你怎么样,身体好点儿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事儿,就是前段时间可能累到了,来例假的时候,腰和肚子有些痛。”

    “哎,老天爷造人的时候,真是不公平,生孩子的痛得我们女人承受,月事痛也得我们受着,有的时候,我也觉得,下辈子投胎呀,不当女人了,可再转念一想,你说,我要是不做女人了,你爷爷可该怎么办呢。”

    宁姜柔和的望着奶奶,看来,爷爷和奶奶早就约定过来生了吧。

    好的爱情,才会愿意期待来生吧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羡慕爷爷和奶奶。

    “姜儿,有件事儿……我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:“奶奶你有事儿吩咐一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个周,是洛洛她爸的忌日,虽然你没见过你这个大哥,但我希望,你能够以洛家少奶奶的身份,来操持一下你大哥的忌日。”

    听奶奶这样说,宁姜想也不想的点了点头:“奶奶,我愿意做这件事,只是……我没有办忌日的经验,不知道洛园的规矩,还请奶奶给我安排一个有经验的人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已经安排了你裘叔帮着你,今年,你跟你裘叔一起办,明年,你就能自己一个人操持了。”

    奶奶慈和的望着她:“我和你爷爷呀,是过一天,少一天了,兴许哪天我们也就没了,到时候洛家所有的一切重担,就都要落在你和卓逸身上,我现在也没别的期待,就是希望你和卓逸,能够好好的,把你们的小日子过起来,和和美美的,带着洛洛,再生上三四个孩子,哎哟,那就完美咯。”

    奶奶说着,脸上的笑容也更大了些。

    宁姜却是忽的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……该留下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