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章 洛寒商,变了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爷爷和奶奶一定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吧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洛寒商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的存在,让她心里莫名的多了几分恐惧。

    不知道裘沁心的存在之前,她也想过要为他生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反正决定跟他在一起过一辈子,总不能就这么两个人,凭着对彼此的不厌恶而撑一辈子。

    或许有个孩子……会改变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她知道了裘沁心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了洛寒商之所以不跟她离婚,是因为对她的责任.

    这样,她还如何能够自私的决定生下这个孩子,牵制住他的一生?

    怎么办,她现在……到底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她……是去,还是留?

    孩子呢?

    这个孩子,可能是她余生的一切了,她真的能狠下心不要她吗?

    她……做不到。

    看到宁姜的表情凝重,白雅问道:“姜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宁姜回神,望向白雅:“奶奶,我没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快哭了呢,”白雅握住她的手:“是不是洛寒商这小子委屈你了?还是说……他最近因为沁心的事儿冷落你了?你别难过,奶奶去跟他谈。”

    宁姜摇头:“不是的,奶奶,我是痛经闹的,跟卓逸君没关系,他挺好的,一直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白雅不信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宁姜点了点头:“嗯,真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是个善良的好人,她一直都相信。

    晚上,洛寒商回来,看向躺在床上的她:“刚才我去奶奶那儿了,奶奶说,你今天答应要帮忙办大哥忌日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例假一般就是五到七天,这两天,肚子已经不怎么痛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望向她的脸色,是比前两天好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可奶奶说,你刚刚因为痛经差点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今天就只痛了一次而已,而且,下周才是大哥的忌日,到时候,我例假都结束了,不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这事儿就你来吧,以后,这些事情总都要由你操持。”

    以后……

    宁姜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卧床一周,接到傅子殊三通电话。

    傅子殊想要跟她聚一聚,可是她却因为没想好这孩子要还是不要,而没敢动。

    周日下午,傅子殊第四次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她决定去赴约。

    她梳洗整齐,要下楼的时候,却听到客厅里有裘沁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寒商,洛洛是不是不太喜欢我呀,我每次看到她,她跟我好像都不太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她跟你不太熟悉。”洛寒商也是有些纳闷,洛洛第一次看到宁姜的时候,就跟他说,非常喜欢宁姜,沁心对她也很随和,可为什么她却不喜欢呢?

    “洛洛喜欢什么,你跟我说一说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凝眉:“为什么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因为想讨好她啊,以后大家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我想对她好一点,大哥不在了,我想好好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芭比娃娃。”

    楼上,宁姜后退了两步,慢慢的回到了房间里,轻轻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给傅子殊回了一条信息:“子殊,抱歉,今天我又要失约了,下周吧,下周我有了时间后约你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一分钟后回了一条信息:“你丫的,比我还忙,等你。”

    楼下,洛寒商说完后又道:“不过,你不必讨好洛洛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洛寒商一脸认真的道:“用物品来讨好出的感情,是我最不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嘟了嘟嘴:“我这不是没办法吗,洛洛跟我不熟,我跟洛洛也不熟,我想要拉近跟洛洛的关系,只能先用这种方式,然后再慢慢来啊。对了,我看洛洛好像很喜欢宁老师,我要不要跟宁老师取取经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拿出手机,要拨打宁姜的电话。

    洛寒商见状道:“这种事情,还是不要麻烦别人了,人与人之间,要看眼缘的,洛洛第一次看到宁姜的时候,就很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看向他:“宁老师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洛洛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洛洛这小丫头,不会是也跟男人一样,看女人的脸吧,不过说起来,宁老师是长的真好看,”她说着,望向洛寒商问道:“寒商,你说句心里话,在你看来,宁老师漂亮吗?”

    裘沁心睁着一双大眼望着洛寒商,似乎很好奇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洛寒商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:“漂亮,我又不瞎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,可她还是笑着问道:“那你对她就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心动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她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些好奇,你这样的男人,是不是也禁不住宁老师的美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男人。”洛寒商坦然的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裘沁心嘟嘴:“哇,你还真是诚实,也太不在意我的心情了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表情平静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跟她,你觉得谁更有魅力?”裘沁心故意对他眨巴了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洛寒商看着她,对于这样的问题,实在是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成熟懂事的女人,怎么可能问的出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裘沁心凝眉:“寒商,你在思考吗?”

    她心里有些难过,这种问题,作为她的男朋友,不是应该直接就回答,‘你更有魅力’吗?可他竟然在思考?

    洛寒商沉声:“沁心,利用宁老师来考验我,你不觉得这很不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合适了?”裘沁心的眼里,已经有了受伤的模样。

    洛寒商淡定道:“宁老师没有做错什么,没有理由在背后被人这样比较,这种事情,以后不要再做了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轻轻地咬了咬唇角,垂眸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来到寒逸斋的这半个多小时,他的话一直都很少。

    她问一句,他答一句,而且只是答简单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只要她不开口,那两人多半是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可刚刚在提起宁老师后,他不光说的字多了,情绪也终于有了一些波动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,是她想的太多吗?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她眼里那个对女人总是冷冷淡淡的洛寒商,真的变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