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章 痛经病人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裘沁心有些失落:“寒商,你能帮我叫我爸进来吗,我想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洛寒商起身,走到了门口,将院落里的裘叔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裘叔进来推着裘沁心离开。

    一路上,裘沁心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裘叔问道:“怎么了沁心,是不是不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,寒商跟从前有些不太一样了呢?”

    裘叔凝眉:“怎么会,少爷一直都是以前的那个少爷,只是经过了四年的时间后,他变的更加成熟稳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啊,不然你以为是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,他最近跟宁老师走的很近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爸,你真的没有看出来吗?以前的寒商,是个不太喜欢跟女人说话和打交道的人,可是……我见寒商跟宁老师却是很能聊到一起。上次,咱们两个一起来寒逸斋,寒商跟宁老师一起从外面有说有笑的进来,你何时见过他跟别的女人如此健谈过呢?”

    裘叔拍了拍裘沁心的肩膀:“沁心,是你太敏感了,爸爸在这个洛园生活了几十年,你也在这里住了十几年,没人比我更了解少爷,你放心吧,少爷不会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裘沁心叹口气:“宁老师真的太美了,我一个女生看着她都好喜欢,更别提男人了。我很害怕,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差呀,想当年,外面不是没有比你更漂亮、更优秀的女人,可是少爷把谁放在眼里了?谁也没有,对不对?这就证明,少爷不是一个看脸择偶的人,他喜欢你,喜欢的是你这个人,与你长的好不好看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你跟少爷是多少年的关系了,你们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了,少爷对你呀,是因为了解而喜欢,因为喜欢而爱,你别总是因为别人而想太多,要知道……别人就算与少爷走的再近,也不可能比你跟少爷更亲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刚刚,我有点生气了,寒商那么聪明,不可能看不出来,可是……我说要回来休息,他没有挽留我,也没有跟我解释,这让我觉得很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用你审视四年前的少爷的目光,来看待现在的少爷,他可是个做大事的人,身上有所改变也是在所难免的。你也别因为自己的小情绪,就给少爷添堵,或许是少爷今天在公司里做了很多事情,很疲惫了呢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点了点头:“嗯……我知道了,爸,谢谢你的鼓励,我觉得我可能是真的有些太敏感了。”

    裘叔呼口气,心想,傻女儿,以后你若知道了真相……该如何是好呢。

    洛寒商回到房间,见宁姜换好了衣服,坐在窗边往外看风景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你怎么下来了?”

    宁姜没有回头,只是淡淡的应道:“例假结束了,身体舒服一点了,就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换了衣服,是打算要出门来着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他主动问道:“你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子殊约了我好多次,本来打算去见他的,可是出门的时候看到裘小姐在,我就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不爽,“傅子殊天天约你做什么?除了你之外,他在这北城就再也没有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没有像我跟他这样亲的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沉着张脸,她倒是真敢说。

    跟一个男人做亲密无间的朋友,还挺骄傲?

    反正他听着是很不顺耳。

    他坐下:“沁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看到了,”她指了指窗外:“裘叔推她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蹙眉,这个女人,还真是问一句答一句,多一个字都懒得说是吗?

    他真心觉得,她最近是越来越不把他当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陪你出去放放风吗?”

    放风?她回头看他:“我又不是犯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病人,痛经病人。”

    痛经病人?

    这词儿怎么听着这么别扭。

    “不去,”她站起身,走到床上重新躺下:“我还是继续享受我的悠闲假期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今晚海边可是有烟花表演,听说好多人都去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努嘴:“我不去,你带裘小姐去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原本惬意的脸上,瞬间染上了怒气:“宁姜,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她看他: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要带你去海边看烟花,你却要我带沁心去?你是故意气我的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说实话,我对那种东西并不怎么感兴趣,可是裘小姐应该很喜欢,陪喜欢烟花的人去看烟花,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盯着她,她这是什么逻辑。

    把他推到别人的面前,她很有成就感吗?

    “好,我带别人去,你就在家里好好的睡你的觉吧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哼了一声,拉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宁姜凝眉,又……又炸了。

    看来,她跟他果然是天雷勾地火,一点就着。

    洛寒商没有骗她,今晚海边的确是有烟花表演的。

    八点钟一到,坐在阳台上,就能看到远处天空中浓缩成了很小的烟花一朵一朵的绽放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微微有些涩。

    何必赌气,如果他邀请自己的时候,她能开开心心的应声,答应一起出去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站在他身旁,跟他一起欣赏如此美景的人,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阳台的窗前,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,看着远在天边的美景,轻声自言自语着。

    “宝贝,其实,你也很想跟爸爸一起去看烟花吧,对不起,是妈妈的脾气太臭了,让你失去了这次跟爸爸一起出去的机会,不过没关系,爸爸现在就在……那边的海边,你就当跟爸爸一起看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而她不知道,那边的海边,并没有洛寒商。

    此刻的洛寒商,正一个人坐在会所的包间里,喝着闷酒,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明明就坚信,只要她不要爱上他,就是给了他最大的自由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却先触了禁忌,这能怨宁姜吗?当然不能,只能怪他自己自找苦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