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章 怎么能跟他们一起骗我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她的眼眶里,有雾气凝聚。

    难道,跟寒商结婚的人,是宁姜?

    是了,一定是她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,她总是觉得寒商变了。

    原来,不是她的感觉出了错,是全世界都把她蒙在了鼓里。

    寒商如此,南一如此,家里的佣人如此,就连她的亲生父亲也……

    呵,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她大病了一场,还是这个世界病了。

    还有宁姜,这个女人怎么能站在寒商的身边,帮着寒商一起欺骗她呢?

    此时,洛寒商身旁的裘叔转身,正好看到了门口的她。

    他心下一慌,惊呼了一声:“沁心?”

    洛寒商和宁姜同时回头,看到裘沁心的那一瞬,宁姜自动的拉着洛洛往旁边闪了闪,想要跟洛寒商保持几分距离。

    裘叔将手中的托盘交给了一旁的佣人,忙小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沁心呀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,我不是说了吗,让你不要到处乱跑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:“怎么,我来了,你就不能帮他们欺骗我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沁心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轻咬着唇角:“寒商结婚了,对不对?他的妻子,是宁老师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裘叔顿在原地,“谁……谁说的?”

    看到裘叔的表情,裘沁心就知道了,这一次洛正城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真正欺骗她的,是她最爱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跟他们一起欺骗我,看着他们把我耍的团团转,你就不觉得难过吗?”

    沁心说着,手微微的捂住了自己的心脏,垂眸。

    见状,裘叔忙蹲下身,握住了裘沁心的手:“沁心,你冷静点,这件事,爸爸可以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眼角有泪滴落:“我不要听,我什么都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院落里,宁姜看着门口的裘叔父女有些不对劲,便对身旁的洛寒商道:“这里有我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有裘叔在。”洛寒商刚要转身的时候,就看到那边,裘叔回头以求助的目光望向他。

    宁姜道:“你去吧,有事儿的时候,我会看着处理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了她一眼:“那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,声音平和:“沁心,你怎么也过来了,是想要祭奠一下大哥吗?”

    裘叔起身,满脸的无奈:“少爷,沁心不知道从哪里,听说了你跟少夫人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洛寒商眉心微蹙,望向了裘沁心,随即对护士道:“推裘小姐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,”裘沁心咬唇:“不,我说错了,我是压根儿就不该出现在这里的,洛园……不是我的家,我的男朋友,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,我也没有理由继续住在这里了,我要离开这儿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呼吸急促了几分。

    裘叔忙紧握住裘沁心的手:“沁心,别激动,就当爸爸求你了,你千万别激动。”

    可他正说着,裘沁心的双眸已经合上,身子也像是没有生命的洋娃娃一般,往轮椅左侧倒去。

    裘叔一把抱住了她,紧张的音量也不自觉提高了几个分贝:“心儿,沁心呀,天哪,沁心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上前看了一下,忙道:“洛总,裘小姐昏倒了,我们得立刻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裘叔想要将裘沁心横抱起,可却没有那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一旁的洛寒商上前,将裘沁心抱起来,对身侧的佣人道:“立刻安排车,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在门口制造了不小的轰动后离开。

    院落里,看着洛寒商抱着裘沁心离开,宁姜微微垂眸,面无表情的继续自己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今天毕竟是大哥的忌日,不能出乱子才好。

    对面,洛正城走了过来,“弟媳妇儿,我听说这次的忌日是你操持的,看来,你在洛家是越来越如鱼得水了呀。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:“堂哥说话总是拐弯抹角的,我也实在是拿不准,您这是在夸我事情做的好呢,还是在讽我一来就敢揽下这么重要的事情,既然我拿不准,那就一律当夸奖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洛正城看着眼前这个不卑不亢的女人,客观来说,洛家的确需要一个这样的女主人。

    可是,他看这个女人着实不顺眼。

    洛正城勾唇:“刚刚门口制造了不小的混乱,我听说呀,沁心那丫头受了刺激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,她刻意没有打听门口的情况,就是不想给自己添堵的。

    没成想,门口的消息还是从这个讨人厌的男人口中听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沁心怎么会受到刺激呢?

    洛正城挑眉:“你们的保密工作做的可真够好的,如果不是裘沁心那个蠢丫头今天忽然来这里,只怕她就一直都不会知道,自己心爱的男人早就已经另娶她人的事实,你们这群人呀,也真是够狠的,怎么忍心去欺骗一个久病初愈的可怜女人呢,啧啧,我都替裘沁心觉得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宁姜惊了一下,所以,裘沁心受刺激晕倒,是因为知道了真相?

    “弟媳,说起来,沁心是个可怜人,你又何尝不是呢,刚刚,你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,头也不回的抱着别的女人离开了,心里是不是很不是滋味儿?我若是你,现在可能早就抓狂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冷眼望向他,这个小人,是特地来落井下石的。

    “那只能证明,堂哥你的格局实在是不怎么大,怪不得,你人已经到了这个年纪,还是如此的一事无成,心胸决定了你的前途。”

    宁姜说着,讽刺的望着他:“连我家卓逸君,抱着沁心去医院这种小事儿,都要当成把柄来在我面前说三道四,你都不觉得脸红吗?卓逸君能这样做,在我眼里,恰恰就证明了他有情有义,如果他对沁心不闻不问,那他才是真正的坏到了家。堂哥,你五十多岁了,不是五岁,这一点不需要我来提醒吧?”

    她说完,冷睨了他一记:“今天洛园宾客众多,我就不招待堂哥了,你自便吧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洛洛的手离开,可是心里却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不知道洛寒商和裘沁心那边情况如何了。

    应该……不会出什么事儿的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