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章 这两个女人比较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裘沁心被送进了抢救室。

    门关上的那一瞬,裘叔跌坐在地上,满脸的泪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盼回来的女儿,现在竟然又被送进了抢救室。

    这种心情,谁都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恨自己,今天为什么没能陪在沁心的身边。

    如果有他在,沁心就不可能出现在碧波园,看到不该看到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抬手掴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洛寒商弯身,拉住了他的手:“裘叔,别这样,沁心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”裘建国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沁心知道了,她知道你跟少夫人结婚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她刚刚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坚定的道:“不可能,以前她也看到过我跟宁姜站在一起,刚刚我跟宁姜并没有拉拉扯扯,她即便看到了,也不会往那方面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她跟我说的很坚定,她就是因为这件事,受到了刺激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凝眉片刻后,侧头看向不远处的护士。

    “在来到碧波园之前,沁心她见过谁吗?”

    护士摇了摇头道:“来碧波园之前没有,她只是听说,今天是大少爷的忌日,所以想过去祭奠一下,不过走到碧波园门口的时候,她倒是遇到了洛家的另一位洛总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眼眸深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裘建国也忙问道:“谁?是谁?”

    “洛正城洛总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握拳,就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洛寒商拉住他:“裘叔,你干什么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问问他,为什么要这么卑鄙,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一个刚刚苏醒过来的人,沁心活着,对于他来说,没有丝毫的影响,他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沁心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因为愤怒,额前的青筋都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旁人从未见过的模样。

    即便是裘沁心出事儿,洛寒商也不曾见过他如此的愤怒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他,只是很悲伤,悲伤到一句话也没有说,甚至于没有埋怨他分毫……

    他用力的按住了裘建国的肩膀:“裘叔,他是要针对我,要去也是我去,你在这里呆着,一会儿沁心醒来,还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说完,松开了手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裘建国上前: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洛寒商没有回头,昂首阔步的离开。

    洛正城……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外来畜生,竟然敢把手伸向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洛寒商驱车回到洛园,直接来到西苑北斋。

    洛正城已经从碧波园回来有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见洛寒商冷着脸进来,洛正城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“寒商,刚刚我可是看到你的小娇妻,一个人忙碌的团团转呢,你不去帮她,反倒来这里看我,啧啧,我什么时候,有这么大的面子了?”

    洛寒商走到一旁,坐下,冷眼望着他:“洛正城,你胆子不小呀,竟然敢在沁心面前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你就是为这事儿来的,寒商,咱们可是兄弟,这事儿你可就冤枉我了,刚刚我是见到了沁心,寒暄了几句,也表达了对她不能跟你结为连理的惋惜,可人不都说,不知者不罪吗?你没对洛园下过明令,我又怎么会知道,你们会合起伙来欺骗沁心呢。

    再说,我只是说了实话,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因为这件事晕倒,虽然……我也有些自责,但我可不认为,我做错了什么,是她自己的承受能力太差。通过这件事,我倒是的确赞成由宁姜做洛园的少奶奶,这两个女人放在一起比较,高下立显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谁有资格做洛园的少奶奶,不需要你来评断。”

    洛正城点头,脸上带着奸佞的笑:“当然当然,毕竟你才是洛园的男主人嘛,我也只是做为洛园的一份子,发表一下我自己的想法。但是沁心的事情,我可不打算背锅,这可是一条人命,这件事,在你看来,应该也怨不得我吧?”

    洛寒商冷凝着眉心,看着洛正城一脸虚伪的愧疚和沁到骨子里的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他是算准了这件事儿,即便公开,他也不会承担太多的责任。

    毕竟隐瞒沁心的事情,不管他知不知道,只要他一口咬定,他不知道,那这件事,就只能怪沁心自己太虚弱。

    洛寒商心底的怒气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幸亏回来的不是裘叔,不然裘叔只怕会因为他的这份得意,而跟他拼命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里似乎有刀光剑影,对峙了片刻后,洛寒商起身。

    “洛正城,因果报应这话,你听说过吗?”他眼神里已经平静了不少,居高临下的望着依然坐在那里的洛正城。

    洛正城蹙眉,这小子,又想做什么?

    每次这小子露出这样的表情,他都看不透。

    洛寒商冷笑:“我倒是挺好奇看到你会因为这件事,受到什么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洛正城起身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洛寒商自然是不会告诉他,他大步离开,一出了西苑,他就拨打了洛南一的电话。

    洛南一吊儿郎当的将手机接起:“亲爱的二叔,真是稀罕呀,你也会主动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最讨厌洛南一这副跟他父亲学的七成像的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很清楚,洛南一跟洛正城不是一路人,可他这口气却也令人厌恶。

    “来寒逸斋见我,立刻。”

    “有二叔召唤,我自然是会飞奔而去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挂了电话,路过碧波园的时候,他往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会儿,宁姜应该还在忙着吧。

    想到她瘦弱的身影,他不禁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回了寒逸斋没几分钟,洛南一就赶到了。

    他一如既往的满脸带着痞气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这么急着找我来,肯定是有什么吩咐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没有听说,”洛寒商一脸冷漠:“刚刚,沁心晕倒,入院了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蹙眉:“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得问你的父亲洛正城了,他说,他不是故意告诉沁心,我已经结婚了的事情,但你信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扬眉,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对于洛正城来说,还有什么,是比让洛南一跟他反目更痛快的事情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