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章 只要他做回原来的洛寒商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“诶,”宁姜一脸嫌弃:“你自己吃啦,又不是三岁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抱怀:“那我就不吃了,反正也不怎么饿。”

    宁姜笑道:“你还威胁我啊,这面要是坨了可就不好吃了,你自己爱吃不吃,我上楼去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伸手拉住要转身的她,仰头,“喂我吃碗面,应该也不难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宁姜想了想:“算了,就当是感激你上次喂我吃东西,我就喂你一次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筷子,夹了很长的面条,在筷子上缠绕好了之后,递到他唇边。

    洛寒商吃下。

    他边嚼边想,以前,他偷偷喜欢沁心的那些年,从来没有过跟宁姜在一起时的快乐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他每天只要看到宁姜那张脸,都觉得心情很晴朗。

    他说不上什么叫爱,只知道,如果现在让他跟宁姜分开,他肯定会很痛苦。

    他一连吃了几口后,忽然握住了宁姜又递来面条的手。

    宁姜蹙眉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过到老的话,你还记得吗。”

    宁姜心想,难道……他终于还是决定推翻这句话了吗?

    她勉强的笑了笑:“嗯,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牢牢的记住了,这是承诺,承诺是用来兑现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宁姜心下竟是松了一口气,他在给这句话,加盖封印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属鱼的,不会转身就忘的,快吃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裘沁心抢救成功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她才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,不是洛寒商,而是裘建国和洛南一。

    她的心,微微有几分失落。

    裘建国紧张的握着裘沁心的手:“沁心,沁心呀,你可算是醒了,你吓坏爸爸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裘沁心闭上双眸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沁心,你跟爸爸说句话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裘沁心的声音,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裘建国还想说什么,可是洛南一却是上前扶住了他的肩膀:“裘叔,你也一夜没吃东西了,先去吃点东西再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堂少爷,我不能离开,我怕沁心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在这里陪着她的,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,你就去吃点东西吧,沁心也不会希望看到你因为她而病倒的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又犹豫了片刻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后,洛南一就坐在病床边陪着她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,她脑子里一定很乱,即便跟她说什么,她大概也是听不进去的。

    他低头,掏出手机,给洛寒商发了个信息:“沁心醒了,情绪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在办公室里看了短信后,却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下午,洛南一暂时离开,裘建国实在是耗不住了,担心的问道:“沁心,你想不想吃点什么,爸爸去给你准备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裘建国老泪纵横:“沁心呀,爸爸求你了,吃点儿吧,不吃的话,身体会垮的。”

    “活着如果只是为了活着,那还不如死了,爸爸,别勉强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少爷结婚了,你还有爸爸呀,你就不能为了爸爸,振作起来吗?”

    裘沁心望向裘建国,眼里的泪来的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沁心,别哭,你有委屈,就跟爸爸说,爸爸会一直站在你背后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寒商,我想要洛寒商,爸爸,你能帮我把他带回到我身边吗?你能吗?你不能,对不对?我忽然间觉得,人活着,好无趣,如果我没有醒来,该有多好,那样,我就什么都不会知道了。我对未来的一切憧憬,全都被改变了,我该怎么活下去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垂眸,心里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自己的宝贝女儿,变成今天这样,自己也有脱不开的责任。

    当年,如果不要把她带进洛家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洛家……原本就不适合这么单纯的孩子生活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洛南一又来了。

    病房门打开的时候,裘建国和裘沁心都期待的往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当看到来的人是洛南一的时候,裘建国起身:“堂少爷,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却是面带失望的将脸别开。

    洛南一问裘叔:“你们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裘建国叹口气,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洛南一明白了裘叔的意思,走到病床边:“裘叔,你出去一下,我跟沁心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有些担心:“堂少爷,现在沁心受不得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洛南一对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裘建国转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裘沁心,这才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洛南一在病床边坐下,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:“我若说,我能体会你现在的心情,你信吗?”

    裘沁心闭目,眼角有泪滴落。

    “你在等二叔来对吗?你想听他亲口跟你解释这件事吗?可如果这件事他若真的有办法解释,或许从一开始,就不会选择隐瞒你了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表情紧了紧,泪涌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洛南一叹口气:“沁心,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现在即便伤心难过,也无法改变什么,二叔和宁姜的婚姻早就已经成了定局,难不成,你要让二叔为了你,去伤害另一个无辜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裘沁心哽咽的哭了出来:“难道我就不无辜吗?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出事变成植物人,不是我的本意,我只是睡了一觉醒来,为什么整个世界都变了?

    我可以接受这个世界对我的残忍,可为什么……连寒商也变了,他可是我活下去的一切支柱啊,你知道我醒来,最庆幸的是什么吗?现在,连我最庆幸的事情,都变成了不行,这个世界,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么残忍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看着裘沁心无力的痛苦,控诉,自己却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沁心,你希望二叔怎么做?”

    洛南一望着她:“你认为,此刻的二叔,为你做些什么,才能让你不要那么痛苦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需要,我只要他做回原来的洛寒商,我只是想要让老天爷对我公平一点,这个要求,过分吗?南一,我只有寒商了,我只有他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