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章 像个第三者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洛正城的话,让裘建国的表情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甘心,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你的女儿受了这样的委屈,做为父亲,难道你就不该为她讨回公道吗?当初说要娶的是洛寒商,现在说不能娶的还是他,凭什么他说结婚了,沁心就得让步?沁心是个物品吗?可以被随意买入再被退回?”

    洛正城的话,在某些程度上,竟然真的触动了裘建国的内心。

    他现在真的觉得很委屈。

    替沁心感到委屈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沁心是怎么从一个活死人的状态,遇到奇迹醒来的?

    老天爷给了她这么大的恩赐,难道就只是为了让她醒来后,对她原本能够拥有的人放手的吗?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,不是太不公平了吗?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我的宝贝女儿受了这样的委屈,即便这个家里,给了我再多的酬劳,我也是要跟他们掰扯掰扯的,更何况,当年你还救过洛寒商那小子,那小子呀,良心被狗吃了吗?实在是气人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听到他骂洛寒商,脑子忽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冷眼看向洛正城:“少爷是什么样的人,我比你更加清楚,所以,别在这里妄自论断,洛正城,你别想挑拨离间,整个洛园里,还有人比你更坏吗?”

    他握拳:“我刚刚就说了,你早晚会受到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离开。

    洛正城看着裘建国的背影,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真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。”

    碧波庭里,宁姜跟洛洛一起看着小人儿书。

    远处,洛寒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洛洛开心的跑上前:“二叔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抱了抱她:“大冷的天儿,你们两个窝在这里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二婶一起看老夫子,二婶说想出来呼吸新鲜空气,我们就来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宁姜冻的有些红的耳朵:“屋里的空气净化器效果不好?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:“我就是想出来呼吸一下大自然里的空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呼吸不要紧,别把洛洛冻感冒了,这孩子每次感冒都要大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宁姜拍了拍洛洛身上的羽绒服:“所以啊,我把她裹成了大肉粽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无语地摇了摇头,对洛洛道:“行了,你太奶奶找你呢,回儒雅居去。”

    洛洛嘟嘴:“我就知道,二叔来了,一定会赶我走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揉了揉她的头:“别啰嗦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二叔好讨厌。”洛洛将书拿起,屁颠儿屁颠儿的离开。

    宁姜笑着望着洛寒商,“小孩子都知道你的套路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走到凉亭边抱怀。

    宁姜走到他身侧,看向他:“刚刚我在这里,看到那边裘叔走过去了,他是去过寒逸斋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洛寒商没有隐瞒,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沁心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松了口气:“那就真的太好了,我听说,她是因为知道了我跟你结婚的事情才晕倒的,还一直有点自责呢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眉心染着不悦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她晕倒后,洛正城就来到了碧波园,他说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冷凝着脸,这个洛正城,还真是见缝插针。

    “沁心恢复的怎么样啊,没什么大碍吧。”

    “裘叔说,她醒了,但不愿意吃饭,没有求生**。”

    她纳闷:“裘叔说的?你没去医院看她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洛寒商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去啊。”宁姜有几分惊讶,她还以为,他今天肯定一整天都呆在医院里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,能改变什么吗?”洛寒商看向她:“我已经结婚的事情,是事实,难不成还要继续做一个骗子吗?”

    宁姜心下自责,如果没有她的话,洛寒商大概不必这么为难吧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,她的手莫名的就轻抚到自己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如果再加一个孩子呢?只怕他心里的担子就会更加沉重了吧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成为谁人生中的累赘。

    “裘叔不是说,沁心不肯吃饭吗,如果她一直不肯吃,这样下去总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也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表情凝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宁姜双手从小腹交叠到了背后:“其实,你原本可以不必这么为难的,只要你跟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我不想听到的话,宁姜,我跟沁心之间的事情,不需要你管,也不需要你承担任何后果,我会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轻轻呼了口气,可是他大概不知道,此刻她的立场,也很为难。

    占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位置,霸着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她就像是一个贼一样,想明目张胆,却只能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这种滋味,有点像是,嗯……夹缝里生存的感觉。

    每当裘沁心那边有个风吹草动,她都会觉得心虚不已。

    以婚姻关系来算,她明明不是第三者,可为什么却活的像是个第三者一样小心翼翼呢?

    还有这个洛寒商,她也实在是想不明白啊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裘沁心的身体受不得刺激。

    他明明可以选择跟她离婚后,去追求真爱,跟心爱的人一起生活一辈子,可他为什么却坚持要维持这段没有爱的婚姻呢?

    这段婚姻,对他而言,已经成了枷锁,累赘,他难道一点也察觉不到吗?

    算了,她现在说这些,想必也不是他想听到的。

    见他心情似乎很沉重,宁姜笑了笑,用肩膀碰了碰他的手臂:“喂,卓逸君,要不要一起吃点儿刺激的东西,改善一下心情?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着她的笑脸,虽然心动,但却坚定的道:“你推荐的食物,我不想尝试。”

    宁姜撇嘴:“真是一个没有探险精神的企业家呀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斜她:“你敢瞧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就是瞧不起你,我一个女人都敢吃的东西,你一个大男人却不敢尝试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冷哼了一声:“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麻辣香锅或者超辣的火锅,你挑一个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挑眉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火锅吧,走起?”她挑眉,拇指往身后凉亭外指了指。

    洛寒商哼了一声,谁怕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