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章 没人比我更为难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洛南一捂着自己的脸颊,望着洛寒商。

    即便是当年……当年他负了沁心,洛寒商也没有打他一下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竟然为了这个女人……打了他?

    “你知道,刚刚沁心跟我说什么吗?她问我,她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一觉醒来,世界都变了。她可以接受世界对她的残忍,可她不懂,为什么连你这个可以让她活下去的,唯一的精神支柱也变了,她什么都不想要,只想要你变回过去的洛寒商,她说,她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说完,又冷眼望向宁姜:“可你现在,竟然为了这个四肢健全,即便离开你也能活的好好的女人,放弃了救沁心的机会,没人要你们离婚,只是要你暂时敷衍一下她,让她活下去,有那么难吗?你知道你的放弃,于她而言,就是判了她死刑吗?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,值得你牺牲掉沁心。”

    宁姜默默的后退了一步,她……成了别人口中,阻挡别人活下去的祸害。

    洛寒商冷声: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……”洛南一气急了,大喊了一声:“二叔,你醒醒吧,难道你忘了,当初沁心受伤入院时,你有多么的心急了吗?难道你忘了过去的这四年,无数个日日夜夜,你站在沁心的病床前,希望老天爷再给你一次机会的模样了吗。

    现在老天爷给了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,为什么你却不懂得珍惜,难道你非要等到沁心走了,再开始痛悔不已吗?救救沁心,给她一个活下去的机会,然后你们三个,再慢慢的整理自己的感情,这才叫公平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上前拎住了洛南一的衣领,暴戾道:“我让你滚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一把将洛南一甩开,拉着宁姜的手,就走进了寒逸斋。

    洛南一坐在地上喊道:“洛寒商,如果沁心死了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已经将宁姜带进了屋里,将大门咣的关上。

    回了客厅,宁姜木然的走到窗边,望向外面的青草地。

    洛寒商走过来道:“洛南一的话,你不必理会,沁心不会死,我们也不会离婚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了点头,她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,可是心里……却很难过。

    如果沁心真的死了呢?

    洛寒商不会后悔吗?

    因为她的算计,而让洛寒商余生都活在痛失所爱的痛悔中……

    她闭目,这件事,她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洛寒商走到一旁掏出手机,拨打了程庸的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接通,洛寒商道:“让公关部立刻出面,撤掉今晚我跟宁姜在外面吃饭的视频。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宁姜转过身,对他笑了笑道:“我上楼去洗澡了,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宁姜坐在浴室里,心情依然复杂。

    可她总感觉,此刻的洛寒商的心情,应该比她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不去见沁心?

    是因为不敢面对沁心,还是怕见了沁心之后,会忍不住想要放弃责任,抛弃妻子?

    责任,对于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来说,束缚力到底有多大,她似乎终于懂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他从她身后拥抱着她入睡,两人却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宁姜想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清早,宁姜吃过早饭后,就开车去了工地。

    九点多的时候,洛南一来了。

    他在人群中找到了宁姜,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就往工地外拽去。

    宁姜喝道:“洛南一,你又想干什么呀,你松手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冷着张脸:“你现在幸福的坐着洛家的少奶奶,难道不该去看看原本该坐在这个位子上的女人,现在有多么的凄惨吗?”

    宁姜微微握拳,不再挣扎了。

    洛南一将她塞进了自己的车里,带离了工地。

    路上,洛南一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宁姜也不乱动,就安静的坐在后排,望着车窗外。

    洛南一心生不忍,可是……他这样,也是为了救沁心一条命。

    想必宁姜可以理解的,她又不是一个坏女人。

    来到医院,洛南一带宁姜来到了裘沁心的病房外。

    隔着门上的玻璃,宁姜在时隔几天后,第一次见到了沁心。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无力,像是个没有生命的洋娃娃一般,平躺在白色的床上,看上去很是可怜。

    一旁的裘叔,也是满脸憔悴,一副孱弱的模样。

    宁姜垂眸,后退了一步,转身看向洛南一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来看到这一幕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洛南一强迫自己冷下心肠。

    宁姜握拳:“洛南一,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,可你实在没必要让我来这里面对这一切,如果洛寒商说要离婚,我一定不会纠缠,你该劝的人,不是我,我改变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沉声,如此一来,就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二叔对宁姜,产生了感情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宁可牺牲沁心,也不愿意对宁姜放手。

    洛南一转头望向屋里的沁心,微微握拳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,沁心真的太可怜了吗,如果你能设身处地的为她想想,就会明白,现在的她有多么的无助和无辜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脸上带着一抹动容:“你说的,我都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从没有想过要伤害她,我知道,她很无辜,经历了一场浩劫,好不容易死里逃生,要面对的却是最爱的人的背叛,她的痛苦,我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你若也能设身处地的为我想想,那你就会明白,现在的我,什么也做不了,夹在洛寒商和裘沁心之间,没人比我的立场更为难。只要能帮助她,我都会尽力的,洛南一,不然你来告诉我好了,我到底要做些什么?我还能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洛南一被她的话,问的一时语噎。

    是啊,宁姜又能做些什么呢?

    他什么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洛南一侧身,靠在墙边,垂眸:“你走吧,这里不需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望了他一眼后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……

    如果她离开了,洛寒商……是不是就可以自由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