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章 再不济,你还有我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晚上回到洛园,奶奶亲自做了晚餐,让她和洛寒商一起去吃。

    吃完饭,爷爷在餐桌上,板着张脸道:“卓逸,我怎么听说,沁心醒了,但你没有去看她?”

    洛寒商凝眉:“爷爷,我们的事儿,你别管,我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数,能够让沁心一连三天,就靠医院输的营养液续命吗?”

    爷爷说着看向宁姜:“还有你,你这孩子也是的,怎么不劝劝卓逸呢,沁心的事儿,也算是咱们老洛家的事儿,你们夫妻作为洛家的新主人,难道不应该尽尽心吗?”

    宁姜尴尬的笑了笑:“我知道了爷爷,我会劝劝卓逸君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不悦道:“这事儿跟宁姜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白雅也道:“这事儿怨不得姜儿,她多为难呀,我都扪心自问了一下,如果是我,我肯定做不到姜儿这样好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凝眉道:“我这不也是就事论事吗,建国跟咱们干了一辈子,那可真是尽心尽力的,他家闺女,因为咱们洛家才变成这样的,我们有摆脱不了的责任呀,再者……要不是卓逸娶亲了,那他理所应当该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这老头子,废话真多,”白雅将手中的馒头,塞进了老爷子的嘴里:“吃你的饭,都一把年纪了,家里的事儿,也轮不到你管了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顿感尴尬,吭了一声道:“行行行,我不管,我就看你们,如果闹出人命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宁姜将菜机械性的送进了口中,脑子里乱乱乱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宁姜接到了傅子殊的电话,两人约好,晚上老地方见。

    晚上,她一出现在包间里,傅子殊就拿沙发上的枕头丢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丫的,怎么这么难请。”

    宁姜反手将枕头丢给他:“怪我忙?还不是你太闲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你放我鸽子,倒是我的问题了?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:“一个大男人,能不能有点儿担当。”

    她坐下:“别小心眼儿扒拉的,小心到时候,连老婆都娶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,我还打算要娶妻来着?”

    宁姜扬眉:“你不娶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娶,”傅子殊一脸淡定:“这世界上,能配得上我的女人还没出生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脸了?”宁姜瞪他:“再说了,你要是不娶,傅叔叔能饶得了你?他可还指望你给他传宗接代呢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是要生的,但是呢……娶老婆这事儿还是算了,娶老婆太麻烦。”

    宁姜撇嘴:“男人们不会都是这样想的吧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挑眉:“也有男人穷逼逼的,又想结婚,想要老婆暖被窝,又不愿意出什么彩礼钱的,现在新闻上不多的是吗?”

    宁姜端起一瓶啤酒,往后靠去。

    洛寒商呢?他大概也觉得,她这个老婆很麻烦吧。

    因为太麻烦,让他背着沉重的责任,连心爱的人都娶不了。

    她将酒罐子拉开,正要喝的时候,忽然想到了肚子里的孩子,随即,她又将酒罐放下。

    傅子殊看她:“干嘛不喝了?”

    “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家有家规,不能让你跟男人一起喝酒?”

    宁姜白他一眼,他可真能想。

    他翘起兰花指,一撩头发,女里女气的问道:“现在能了吗?”

    宁姜看到他的样子,不禁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伸手拍了他肩膀一下:“烦人鬼,别出洋相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将酒递给她:“行了,喝吧,洛寒商要是因为这事儿不要你了,那正好,咱们还不想跟他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不能喝,”宁姜认真的道:“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瞳孔都不自觉的大了几分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道:“你不是都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傅子殊将啤酒放下,一本正经的看向她:“洛寒商的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宁姜分贝提高了几度,“你是不是找揍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的意思是吧……这事儿太震惊了,你没做措施呀。”

    宁姜呼口气: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什么情况,这孩子你打算生了?”傅子殊凝眉:“你要给洛寒商生孩子?”

    宁姜沉声,垂眸没说话。

    傅子殊拍了一下大腿:“大姐,你能别在这时候沉默吗?我心里发慌,你倒是说句话呀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,因为洛家的老太太和老太爷都很想要曾孙,而且,他们人都很好,洛寒商待我也不错,所以我是打算给洛家生个孩子来着,可……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:“可现在,我也不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确定了?”

    宁姜望着他,眼神里有委屈:“子殊,我不确定,是因为洛寒商以前深爱的那个女孩儿醒过来了,她原本因为意外,成了植物人,可是……老天爷给了她奇迹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一脸惊讶:“植物人醒来?那不都是电视里才有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那不都是电视里才有的吗,可偏偏在现实生活里,我也遇上了。”

    莫名的,她就想起了莫澜临死前的诅咒。

    那诅咒,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她才刚决定,要这样跟洛寒商一起白头到老,可是裘沁心却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了裘沁心的存在,还如何能无动于衷?

    她的心,不是铁打的啊。

    看着她委屈的表情,傅子殊凝眉,原本发现她似乎对洛寒商动了感情时,他就想把她从洛寒商的身边拽开,尽量避免她因为洛寒商而受伤,可……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洛寒商可以跟她的老情人恩爱如初,可宁姜呢?

    她的个性,他太清楚不过了,她不会愿意夹在三个人的感情中委屈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洛寒商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宁姜摇了摇头:“我还没有告诉他,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孩子,你内心是渴望留下,还是送他离开?”

    宁姜望向傅子殊,双手交握,心里很是焦躁和不安。

    傅子殊侧身,坐在了茶几上,与宁姜面对面。

    他弯身,握住了宁姜的手:“妞儿,你放心,不管你做任何决定,傅家都会成为你坚强的后盾。如果你决定不要这个孩子,那我帮你联系医院。如果你决定生下这个孩子,那不管洛寒商有多爱那个女人,傅家都会保你在洛家地位稳固。再不济,你还有我,我给这孩子当干爹,我护你们娘儿俩一辈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