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章 裘叔的请求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宁姜感动的望向傅子殊。

    此生有挚友如斯,她觉得真的够了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点头:“我会考虑清楚再做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松开握着她的手,回到刚刚的位置上:“要做决定就尽早啊,我可跟你说,孩子月份越小,做的时候,你们两个的痛苦越少,别把任何人的痛苦放大,是我们的最终目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轻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决定,的确是要趁早做了。

    肚子里的孩子,在一天天长大,到时候,就算她想瞒,只怕也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洛园,洛寒商正一个人坐在书房里。

    书房的门大敞着,看到走到楼梯口的宁姜,他将书合上。

    “傅子殊还真是三天不见你,浑身就发痒呀。”

    宁姜笑了笑:“前面几次不是没有见到吗,你还不睡吗?我有些困了,想上楼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起身:“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?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习惯了而已。”他从书房出来,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宁姜倒是晃了晃神,习惯……

    洛寒商上了两层台阶,回头看向她:“不是要上楼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来了。”宁姜迈步,跟上了他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宁姜洗了澡出来,刚躺在床上,洛寒商就侧身,来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见状,宁姜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想到前几天流血的事情,她忙道:“今天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宁姜拍了拍自己的肩膀:“太累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用你动,乖乖躺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,”宁姜摇头:“我今天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见到傅子殊后,回来再看看我,觉得我没有他那么帅,所以就没有兴趣了?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:“你怎么总能找到这么多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帮你找借口,你不是看到我没兴趣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没兴趣,是我自己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经不给她说话的机会,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良久后,他的唇开始下移。

    宁姜呼口气:“卓逸君,你……今天能不能温柔一点,轻一点?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,暧昧的看她:“这个要求,我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他果然言而有信,整个过程中,都极其温柔,丝毫没有让她感到任何的不适。

    做完后,宁姜只躺了几分钟,就坐了起来,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见没有出血,也没有疼痛的症状,这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刚躺在床上,洛寒商就把她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宁姜闷哼了一声:“有点热,你自己睡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抱着老婆睡,那跟单身狗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,他的毛病,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呢。

    洛寒商似乎很累,搂着她没多会儿,就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可是宁姜却失眠了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,睡眠一直都有些不太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宁姜早早的就从工地回来了,因为她跟洛洛约好了,要一起看老夫子。

    漫画书上,有好多字,都是洛洛不认识的,需要宁姜的帮助。

    两人在儒雅居的暖棚里窝着,边看书边聊天。

    几天没回来的裘叔,回来拿换洗衣服的时候,正好看到暖棚里跟洛洛有说有笑的宁姜。

    看到宁姜脸上的笑颜,再想到如今自己的女儿躺在病床上,无依无靠,没有任何活下去的**,跟之前的活死人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真的很难受,为什么呢。

    是沁心先来的,跟少爷相爱的人,也是沁心。

    为什么最后承担痛苦的,依然是沁心?

    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如果没有少夫人……如果没有少夫人……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。

    不对,少夫人也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洛洛翻书的时候,暖棚里的宁姜看到了窗外的裘叔。

    她起身,刚要跟裘叔打招呼的时候,裘叔已经恭敬的对着她的方向鞠了鞠躬,然后,往自己的小屋里走去了。

    宁姜坐下,洛洛纳闷的看向她:“二婶,不看了吗?”

    她回神,坐下,对洛洛笑了笑:“看,来,你继续读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有些纳闷,刚刚裘叔看她的眼神,有些怪怪的呢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宁姜正在去工地的路上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是裘建国打来的,她将车停靠在路边,将手机接起:“喂,裘叔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不知道你现在忙不忙,我能不能占用你几分钟的时间?只要几分钟就好。”

    宁姜想了想道:“你在医院吗?我去医院找你。”

    裘叔忙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就太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挂了电话,调转车头,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她来到裘沁心的病房门口,看到裘建国在帮裘沁心捏腿。

    她明白,裘叔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肌肉退化,不想让她坐一辈子的轮椅。

    宁姜在门口等了几分钟,见裘建国还不出来,她便叫来护士,进去给他传了个话,就说医生找他。

    很快,裘建国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见到宁姜,他脸上带着恭敬:“少夫人,对不起,让你跑了一趟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知道你这边不方便,裘叔,你找我是想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裘建国指了指不远处的楼道:“少夫人,我们去这边谈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,跟裘建国进了楼道。

    周围一下子变的安静了。

    裘建国却没有开口,他只是不安的站在宁姜的身前,双手交握。

    宁姜看出了他的为难,笑了笑道:“没关系的,裘叔,你有什么话,就只管说吧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望向宁姜,忽然噗通一声在宁姜面前跪下了。

    宁姜吓了一跳,忙弯身想要将他搀扶起:“裘叔,您这是干什么,你快起来,你这样我受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按住宁姜的手腕:“别,少夫人,你受得起,你千万别扶我,就让我这样跪着吧,有些话,不跪着,我是真的说不出口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侧过头抹了抹眼泪。

    宁姜蹲下,望向裘建国:“裘叔……”

    裘建国摇头:“少夫人,我想求你,离开少爷,救我家沁心一命,我家沁心,她真的撑不住了,我实在是没法子了,少夫人,你发发慈悲,救救她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