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章 他若选你,我就退出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听到裘叔的请求,宁姜的身子僵了僵。

    裘叔心怀愧疚:“我也是个人,我知道,少夫人也曾是被人宝贝着长大的女儿,是别人的掌上明珠,对您提出这样过分的请求,我真的很对不起你。可是……在这之前,我还是一个父亲,是一个宝贝女儿失而复得的父亲,我已经承受过一次失去女儿的痛苦,真的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沁心和少爷之间的感情,少夫人肯定也是都听说过的,在少爷娶您之前……不,就是在少爷娶您之后,少爷爱着的人,都一直是沁心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决定结婚,也是跟我商量过的,他是不想让老太太和老太爷失望,老太太和老太爷年纪大了,他们都希望能够看到少爷结婚生子,他们的这个愿望已经很久了,我也希望少爷能够按照老太太和老太爷的意思去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沁心的情况不好,如果不是知道少爷对沁心的感情,那么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的,因为我很清楚,少夫人何其无辜。

    少夫人,我这样求您,真的不是因为您不好,我只是想要让我的女儿活着。即便是现在,我也觉得,少爷的决定是对的,毕竟……能够娶到你这么好的姑娘,也是洛家的福分。

    我知道,您是少爷的妻子,是洛园的少奶奶,少爷对您有责任也有义务,他现在不能跟您离婚,做为洛家的佣人,我也没有资格这样,可沁心完全不听我的,她已经五天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了。

    我真害怕,就用营养液这样吊着命的孩子,哪一天会忽然间离开我,离开这个世界,如果能够救她,我连命都可以不要,哪怕让我立刻去死,跟她一命换一命,我都是愿意的,见凡我有一点点办法,我都不会来求少夫人,少夫人,我是……我是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裘叔说着,无颜的将额头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裘叔此刻的模样,宁姜的眼眶也湿了。

    这个原本话不多的老人家,此刻却为了自己的女儿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蒋叔叔给他的视频里,爸爸最后绝望的背影。

    想到了爸爸为了自己做出的妥协。

    想到了临海湾大桥边,父亲那纵身一跃……

    当时爸爸的心情,跟此刻的裘叔,应该没有什么不同吧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,大概只是那时候的爸爸,没有找到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而裘叔……他找到了。

    在裘叔眼里,她是唯一一个可以救裘沁心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裘叔。”宁姜无力的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裘建国立刻抬起头,一脸期待的望向宁姜:“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宁姜对他,抿了抿唇角:“你的请求有些突然,可以给我几天时间,让我考虑考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怕沁心的身体……熬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见见她吧,我想我可以劝她吃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望着她,有些不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跟沁心无冤无仇,我不会害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少夫人,您误会了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宁姜浅浅的笑了笑:“那你就起来,擦干脸上的泪,带我进去见见她吧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起身,恭敬的对宁姜鞠了鞠躬,这才带着她离开了楼梯间,进了裘沁心的病房。

    裘沁心听到声音,微微睁了睁没有什么神的双眼。

    见是宁姜来了,她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爸,我要休息了,不见客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忙道:“沁心,少夫人来看看你,也有些话想对你说,你先等一下再休息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却是不听,连眼都没有睁开一下。

    宁姜看向裘叔,淡淡的道:“裘叔,没事儿的,你先出去,让我单独跟裘小姐呆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裘建国想了想,转身出去,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宁姜拉开凳子坐下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病房里安静的很。

    宁姜打量着裘沁心,她的嘴唇有些干裂,脸色惨白,看这样子,她似乎是铁了心的不想活了啊。

    女人有的时候真是可悲,失去了爱情,连命都变的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怕,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的德性,那实在是……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洛寒商并不爱我。”

    宁姜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裘沁心的眼珠动了动,最终睁开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虚弱,“别再骗我了,你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坦然:“我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寒商,他不会娶自己不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应该也知道,他的责任心很重吧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用无神的双眸盯着她看,似乎想听她说出理由。

    宁姜笑了笑:“我们的婚姻,是场交易,我爸爸是六年前临海湾大桥的设计师,他背着全天下人的指责,含冤而死。为了给我爸爸报仇,我在洛寒商的酒里下药,跟他生米煮成了熟饭。

    那是我的初夜,我用那份责任,让他娶了我。而后,在他的帮助下,我爸爸的事情,沉冤得雪。

    我很感激他,在他身边,我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尊敬和爱戴,因为他,我的人生都变的不一样了。原本,我打算就这样跟他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,可是现在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说着,呼了口气:“我知道洛寒商对你的感情,他一定也想跟我离婚娶你,可是……碍于我做了他的女人,他只能对我负责,他大概也在等我主动放手,可我却有些不太情愿,你应该知道的,人嘛,都是自私的,过惯了这样大富大贵的生活,很难再去适应从前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蹙眉:“你……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,裘叔来求我救救你,为了你,他不惜给我跪下了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瞳孔微缩,眼眶里有了雾气。

    宁姜笑了笑:“我爸爸也是为了我,被人逼死的,看到这样的裘叔,我于心不忍。沁心,你打起精神来,好好养身体吧,因为,我有过承诺,所以我没有办法说出,自己愿意退出的话。可是,我愿意给我们三个人一个机会,如果洛寒商最后选择的是你,那我就退出,把他还给你,决不食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