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1章 她输了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“少爷,沁心她……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裘叔痛苦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传来。

    洛寒商紧握着手机,“发生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沁心说,想吃几块糖,我就把她放在路边,去商店里给她买,谁知道她转着轮椅,冲向了路边,出了严重的车祸,医生说……抢救回来的机会不大,少爷……我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站起身,他迈动脚步,往门口走去,可是走了两步,却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个孩子这是真的不想活了啊,怎么会这样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。如果这孩子走了,我可怎么活呀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想到她刚刚说,自己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痛恨自己,为什么没有察觉到沁心的自杀倾向,如果他察觉到了,就可以避免这场灾祸。

    裘叔说着,忽然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声音,他大喊了几声,“喂,喂,裘叔,裘叔你还在听吗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传来一道女声:“你好,我是人民医院的护士,这位先生在手术室门口晕倒了,您是他的家属吗,您能现在赶过来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将电话挂断,回头对老板娘道:“老板娘,我现在必须立刻去一趟医院,如果一会儿宁姜来了,你帮我告诉她,让她等我,一定要等我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立刻冲出了饺子馆,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后不过十分钟,宁姜就来了。

    一进饺子馆,老板娘就道:“小宁,你怎么才来呀,洛总刚走,他说有事儿,必须要去一趟医院,让你一定要等他。”

    宁姜恍惚了一下,笑了笑,坐下:“好,老板娘,你给我来一盘饺子吧,还是老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宁姜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发呆。

    他来过,可是……又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他一直没有去过医院,这次去医院,又是因为什么呢?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很快,老板娘就将饺子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宁姜问道:“今天怎么人这么少。”

    “洛总把这里包了,说是要跟你在这里约会呢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什么都不知道,还以为是件多浪漫的事情,在替她偷乐呢。

    宁姜抿唇,没有说什么,只是低头吃起了饺子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的时候,洛寒商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宁姜看着手机上的号码,犹豫了半响却没有接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没几分钟,洛寒商发来了短信:“沁心出来见我,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正在抢救,裘叔也晕倒了,我现在必须过去一趟,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宁姜轻呼口气,放下了筷子,按照她跟沁心的约定,她输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,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牛皮纸袋,走到柜台,交给了老板娘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我要回去一趟,如果洛寒商再回来,劳烦你帮我将这个交给他可以吗?”

    老板娘接过纸袋:“行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宁姜从包里掏出今晚的餐费。

    老板娘道:“不收了不收了,今晚洛总把这儿包了,给我了一张支票,这饺子钱不能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给的是他的,这是我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们两口子,还各人算各人的吗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了饺子馆,她拨打了傅子殊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子殊,你准备好了吗,我现在就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拦了一辆车,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。

    洛寒商赶到医院,裘叔正在病房里输液,而裘沁心还在抢救。

    他等了三个多小时,抢救室的灯才灭了。

    医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洛寒商忙上前问道:“沁心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医生恭敬的对洛寒商道:“裘小姐的命是保住了,只是她的左脚脚踝受了严重的挫伤,以后即便恢复了,只怕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医生直接道:“那只脚,即便恢复到最好的状态,可能也会跛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握拳:“你确定你尽力了吗?”

    “洛少,我是医生,在手术室里,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,我敢对着我未来的职业生涯发誓,我真的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凝眉。

    是他……害的沁心有了轻生的念头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轻生,她的腿,原本还有恢复的机会的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,却成了残疾……

    “安排最好的医护人员,照顾好她。”

    “洛少,您放心,我们会的。”

    医护人员将裘沁心从手术室推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因为麻药还没有过,所以她还在睡着。

    洛寒商站在床边,看了她片刻,在护理人员进来后,他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边下楼,边拨打了程庸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程庸,立刻从国内外搜寻最好的骨科专家,花重金邀请他们来北城,给沁心来做治疗,尽快。另外,安排人来医院24小时轮班看护着她,不能再让她出现轻生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是,洛少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洛寒商下楼,开车一路冲往饺子店。

    来到店门口,他发现店里已经关门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洛园,找了一圈,却并没有找到宁姜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给宁姜打电话,没人接。

    洛寒商着急了,安排人找到了饺子馆老板娘的电话。

    已经快十一点了,老板娘接到他的电话,还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洛总,这么晚了,您怎么会打我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今晚我离开后,宁姜有没有去过你店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了不到十分钟,小宁就来了,她等了你一会儿,又点了一份饺子,吃完以后见你还没回来,就留了一份文件,让我交给你,然后她才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说去哪儿吗?”

    老板娘忙道:“这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在哪儿,我立刻来取文件。”

    “文件在店里,我去店里拿给您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重新开车回到了饺子店。

    老板娘住的近,已经先到了,她把文件交给了洛寒商后离开。

    洛寒商回到车里,打开了车灯,将牛皮纸袋打开,抽出了里面的文件。

    ‘离婚协议书’五个大字,让他的脑子懵了一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