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章 愿你幸福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他将文件完全抽出。

    这份离婚协议,宁姜已经签好字了。

    而内容,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与宁姜,性格不合,婚姻破裂,双方自愿离婚。

    宁姜净身出户,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洛寒商握紧拳心,他掏出手机,再次拨宁姜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的手机已经关机。

    洛寒商低咒一声: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他将文件袋丢到副驾驶座,里面他送她的银行卡和奶奶送她的金镯子滑落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眉心紧蹙,她是下定决心,真要离开的。

    他将纸袋拿起打开,里面还有一张纸片。

    他掏出,上面是字迹娟秀的手写信。

    卓逸君,见字如面。

    这封信,我是为了以防万一写的。

    如果你看到了,那就证明,我们现在面临了最不想面临的那种情况。

    看到离婚协议书,你大概很恼火吧,可是,请你记住,这是你的决定和选择。

    我说过的,如果六点,我们见到了,那么,我即便背负害死了沁心的名声,也会愿意跟你在一起一辈子,可是……六点,你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我知道,你是因为责任才勉强维持这段婚姻的,可是,你大可不必这样,因为,当初决定嫁给你的我,为了报复莫家,是决定连命都豁出去的,初夜对我来说,不算什么,那只是我报复行动的一部分,我从没想过,要用这件事束缚你。

    洛寒商,这段时间,真的谢谢你对我的帮助和照顾,谢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帮了我,你的大恩大德,我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人生,难得遇到一份真挚的感情,庆幸你的余生,还有她的陪伴,愿你幸福,彼此勿念,宁姜留。

    洛寒商心下愤怒,将信纸揉碎,扔向了前挡风玻璃。

    纸张弹回,掉在了副驾驶座的离婚协议书上。

    洛寒商看着那份协议书,怒吼了一声:“宁姜……”

    他拍了方向盘几下,冷静下来后,他又拨打了程庸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动用所有能用的资源,给我找到宁姜现在在哪里,立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发动车子,去了宁姜带他去过的地方寻找。

    可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程庸回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洛少,少夫人今晚去过艾悦会所,我们只从路面监控里找到了她进入艾悦会所的画面,没有找到她何时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去给我把艾悦会所围起来,今天就算把艾悦会所翻过来,也必须把她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艾悦会所是傅家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翻。”洛寒商说完,发动车子往艾悦会所开去。

    是啊,他竟然忘了,宁姜有个好靠山,傅家是吗……

    如果他们敢阻挡他寻找宁姜的脚步,那即便是傅家,他也不会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听闻洛寒商派人砸场子,傅子殊第一时间出面。

    大半夜,两帮人在艾悦会所门口对峙。

    洛寒商赶到,傅子殊站在人前,吊儿郎当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半夜的,是谁这么嚣张,竟然敢动我们傅家的地盘,原来是达天集团的总裁大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傅子殊,废话少说,宁姜在哪儿,你把她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勾唇:“宁姜?她是你老婆,大半夜的,你跑到我这里找你自己的老婆,合适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面色玄寒:“我没心思跟你在这里扯皮,她到底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知道她在哪儿?”

    洛寒商上前,一把扯住了傅子殊的衣领:“这个世界上,谁都有资格说不知道,但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冷笑:“现在想起来着急了?早干嘛去了?六点的时候,你去了哪儿?宁姜是豁出一切跟那个女人赌的,可是,你却让她输的一败涂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知道,我知道她离开了北城,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,至于她去了哪儿,我就无可奉告了,因为那个蠢蛋为了怕我泄密,不肯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将他一把推开,看向程庸:“进去,搜。”

    程庸对身后的人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可是傅子殊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两帮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傅子殊对身后的人喝道:“谁都不许动,让他们进去搜。”

    他眼神里带着挑衅:“洛寒商,你确定,找到了她,你就可以不管你老情人的死活,只一心一意的对待宁姜吗?你可以保证,像今晚这种为了你的旧情人,把她一个人丢下的情况不会再发生了吗?

    你跟宁姜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不短,总不至于,连她的个性都不了解吧,她正直,一根筋,绝不会愿意在你跟你旧情人的感情里,做第三者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爱情,可她却很相信你,我希望,你不要用你的执着,毁了她对你最后的信任,如果你不能给她爱情,又不能给她婚姻里该有的安全感,那就请你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的话,让洛寒商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是啊,宁姜是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相信爱情的女人,怎么会对他有任何留恋呢?

    即便他告诉她,他爱上她了,只怕她也不会愿意相信吧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几十个人陆续从艾悦会所里出来。

    程庸走到他面前,面带愧色:“洛少,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望向傅子殊。

    傅子殊冷哼一声,让他的人散了。

    “闹剧到这里,也该收场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洛寒商犹豫了片刻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在车前挡住了傅子殊。

    傅子殊蹙眉: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在安全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她身上有足够的钱吗?”

    傅子殊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这……还是传闻中那个雷厉风行的洛寒商吗?

    “她是个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女人,不会饿死自己的,”傅子殊拉开车门上车:“其余的事情,不要再问我了,因为我的确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发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车越驶越远,他从后视镜里看到远处路灯下孤零零的洛寒商。

    那样子真的可怜兮兮的……

    跟离开之前一脸生无可恋的宁姜,有什么分别?

    宁姜走了,他不是该高兴吗,他终于可以跟他心爱的女人双宿双飞了,可他怎么是这样的表情?

    总不至于,这个男人也对宁姜动了感情吧?

    傅子殊蹙眉,有些事情,真的是细思极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