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9章 她赌不起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宁姜讶了一下,忙道:“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?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我在这里,已经有了新的生活,我不会再回北城,跟你和洛家掺和到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新生活,你指的是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哪里来的新男友,那不过是她刚刚揶揄他的说辞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她总不能不承认。

    看到她默认,洛寒商眉心戾气更重。

    “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,这三天,足够你清理你跟那个野男人的关系了,三天后,如果你不跟我离开,那你就不要怪我,调查到那个男人的下落后,赶尽杀绝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调查两个字,宁姜心里莫名恐慌,“你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表情,在他看来,倒像是为了维护那个野男人。

    “呵,你不愿意看着与你没有任何关系的沁心出事,那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新男友出事?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洛寒商,你到底是想干什么?就算我跟你回到了北城,又能改变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算什么都改变不了,你也必须跟我回去,因为你,我变成了笑话,在别人眼里,我洛寒商,是个连老婆都看不住的废物,宁姜,你猜再次遇到你,我心里会有多恼火。老天爷既然给了我重新找到你的机会,你以为我还会让你逃跑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用眼神中的戾气,掩饰自己的心虚。

    他没法儿由着自己,继续活在对她的思念中。

    他要带她回去,即便她不爱他,他也不能再让她从他的视线中逃离。

    宁姜望着他,片刻后,她垂眸道:“是不是,这件事不管我怎么反对,都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宁姜握拳:“好,我跟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都不需要去问一下你男朋友的感受?还是,你又打算跟男人不告而别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男朋友,”她眼神里带着哀默:“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,怎么可能会找什么男朋友,这个世界上,有谁能比自己跟更靠得住呢?”

    洛寒商望向她,没有……没有就好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没做声。

    宁姜转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洛寒商坐在床沿,他知道,宁姜会因此恨他,可是……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宁姜下楼打车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在门口,她拨通了傅子殊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子殊,初谌呢?”

    “在洗澡,刚刚给你打电话,你怎么没接?”

    “在吃饭,趁初谌洗澡的功夫,我跟你说件事,三天后……我要回北城了,你派人帮我把我家收拾一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回来?怎么着,想初谌了?你们这可才分开一天呢,可能是不适应,慢慢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笑了笑:“我是想初谌了,不过,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才要回去的,洛寒商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电话那头的傅子殊声音差点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他去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宁姜沉声:“他要我跟他回北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,他自己跟裘沁心不清不楚的,凭什么要求你回来?他算老几?妞儿,你听我的,不用搭理他,你要是不愿意回来,就指着他的鼻子,让他滚。”

    宁姜倚靠在酒店门口的石柱上。

    她也想这样,可是,她现在是有软肋的人,没有胆量那样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见她没回应,傅子殊有些急了:“你不会是见到他,又想起他以往对你的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我从没忘记,可我们不适合,我心里也很清楚,而且,洛寒商要我回去,也不过是因为不甘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无奈,这个蠢女人,自己爱那个男人爱的不要不要的,却不自知。

    还有洛寒商……他心里分明是有宁姜的。

    他一个外人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可是这两个局中人,却各有各的为难。

    一个有裘沁心,一个有初谌。

    谁都无法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说,我有男朋友了,可他说,让我三天内清理掉我的男朋友,不然,他会调查到这个男人,并毁了他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不爽:“让他调查去好了,反正又没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,我不能让他调查,虽然我身边的人,都不知道初谌的存在,可成山岛就这么大,总有人见过我跟初谌在一起,一旦他开始调查,初谌的存在就很容易被发现,我不能冒这个险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想了想,也的确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洛寒商这个混蛋,真的是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殊……你说,真的有老天爷吗?”

    宁姜仰头看向夜空:“如果老天爷真的存在,那他为何听不到我的祈祷?我只是想要过简单的生活,可为什么……这么难呢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挠了挠眉心:“不管有没有老天爷,人总要靠自己,你放心,你在北城还有我,还有傅家,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,回来以后,你也别住回你家了,干脆直接来我家住,我就不信,他洛寒商能跟傅家撕破脸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可以,”宁姜摇头:“如果我跟初谌同时住在你家,就更容易被发现了,即便我回去了,初谌也还是要麻烦你帮我带的,我不敢把他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点头:“好了,我知道了,我明天上午派人去给你收拾房子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宁姜呼口气,北城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宁姜跟小助理一起回了成山岛,她回公司,将自己要回北城的事情,跟同事们交代了一下。

    之后,她便回到家,收拾好了行李。

    她离开之前,下楼找到一直都很照顾她的四叔,将自己要离开的事情,跟四叔说了。

    她将钥匙交给了四叔,卖房子的事情,也就全都交给了四叔。

    “四叔,谢谢你这五年来对我和初谌的照顾。我爸说,当年他在这里插队的时候,多亏爷爷对他的照顾,他一直都很感激你们一家人,现如今,我又亏欠了你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,不说这些了,你呀,原本就不属于这座小岛,你离开,四叔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,握着四叔的手:“以后,如果你有需要,就来北城找我,我一定会把你当亲爸一样,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四叔虽然点了点头,可是宁姜知道,四叔的根在这里,他只怕……不会轻易离开吧。

    四叔将她送到成山岛码头,宁姜站在船上,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是跟四叔,也是跟逝去的这五年多的时光。

    再见了,成山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