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4章 几年不见,你学会矫情了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宁姜摇头:“我也觉得,这个败类该去死,可是,我不能让这个败类脏了你的手,所以,够了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低头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宁姜。

    他平复了心情,抬脚又踢了王经理一脚,这才拉着她的手腕,将她带离了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酒店的服务人员忙上前来,手忙脚乱的把王经理送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洛寒商将她带回了自己的酒店房间。

    他打开衣橱,拿出一件他的衬衣,走到她身边:“进去洗洗,换一下。”

    宁姜接过衣服,没有看他,只说了一声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将身上的斜挎包取下,走进浴室,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,闭了闭眼睛。

    她讨厌海城,尤其讨厌海城那些不要脸的臭男人。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,洛寒商正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他回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洗完澡,变清爽的她,让人看着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这样的她,刚刚在酒店里,差点被人欺负,他的脑袋里就似有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宁姜被他看的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她有一米七,洛寒商的衬衣,在她身上,只够挡住重点部位,稍微一动,就会露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所以,她在外面,还披了一件浴袍。

    这样穿着看起来,有些不伦不类的。

    他凝眉:“傻站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宁姜有些拘谨的走到了沙发边,在隔着他有些距离的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“刚刚……你怎么会去那家酒店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宁姜犹豫了片刻后问道:“你……是去找我的?”

    洛寒商盯着她,宁姜只看到这眼神,就知道她猜对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找你了?”

    宁姜未语,垂着眉心,双手交握着。

    洛寒商打量着她道:“你穿成这样,不伦不类的,不热?”

    宁姜拢了拢浴袍:“嗯,不热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,你是怕被我看光,所以在防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没应声,可心里却在想,既然都知道,何必还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,你这身体上上下下,有哪里是我没见过,没摸过的?几年不见,你倒是学会矫情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斜了他一眼,这男人说话怎么还这么毒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我还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的,摸的,是五年前的我,与现在的我,没什么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的意思是,让我看看,摸摸现在的你?”

    他说着,暧昧的目光挑起:“这个,我倒是很容易就可以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脸红:“谁说了,你别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的乱猜测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,她害羞起来的样子,也跟五年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刚刚,那个姓王的为什么会去你房间?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,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?怀疑她勾引男人去她房间了?

    “那个姓王的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?我勾引他去的,价钱没谈拢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脸一黑:“宁姜,你给我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宁姜眼底带着气愤:“那你这样问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总要知道,他为什么去你房间的,这样才能在他像刚刚那样反咬你一口的时候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宁姜心里的气愤消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他说,公司与公司之间的事情要交接,所以来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敢开门?”

    他气她的不懂得保护自己,他实在是好奇,凭着这张脸,她是怎么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了五年多的。

    宁姜斜眼看向他:“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一个人住在酒店里,连这点防人的意识都没有吗?还是你以为,你这张脸很平凡?”

    宁姜心下有些恼火,站起身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防人意识?还有,我这张脸怎么了,难不成,就因为长成这样,就要被人欺负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激动的样子,洛寒商挑起眉心:“我说错了?让你多加小心,难不成是为了害你?”

    “我压根儿就没想过让他进房间,我说我要化完妆以后才能出门,让他去楼下咖啡厅等我,谁知道过了一会儿,我一开门,他就冲进来了,力气没有他大,也是我的错吗?”

    宁姜呼口气:“算了算了,洛寒商,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话题了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,过去拿起内线电话,往服务台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好,能麻烦你们找人帮我去买一套女士的运动服吗?对,黑色的吧,对,身高170,体重100,好的,谢谢。”

    宁姜挂了电话,回头看向他:“抱歉,我可能还要在这里打扰你半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跟自己保持着这样的距离,洛寒商心下恼火的很。

    她是故意气他的吧。

    宁姜回到刚刚的地方坐下,佯装淡定。

    可没多会儿,她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弯身将茶几上的包拿起,掏出手机,见是小助理打来的,她直接将手机接起。

    “喂,小童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宁姐,华英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宁姜纳闷:“没有啊,怎么会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几分钟前,华英那边给我们公司打电话,取消了我们公司参与海成大桥的资格,我问为什么,对方只说,这次的工程,华英的参与权也被取消了,别的就无可奉告了,我就是纳闷,我们是不是被诓了,设计图都给他们了,他们凭什么不让我们参与啊。”

    宁姜想到了今天王经理的事情,她凝眉道:“行了,我知道了,这件事,我来跟他们谈。”

    “宁姐,这合适吗?你的工作不是都跟他们交接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可以先了解一下情况,如果华英真的占用了我的设计图纸,还要将我们公司踢出局,这事儿,我也不能善罢甘休,先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将手机挂断,她扒拉着手机通迅录,正在找总工的号码时,只听一旁的洛寒商道:“不用打了,海成大桥的事情,你们不会被踢出局,但华英的出局,却是必然的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,凝眉:“这事儿,你参与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他可不会让自己的女人白白受了这份欺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