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6章 这个女人,是在保护他?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“呵,”宁姜无语一笑:“不是你先欺负我在先的吗?如果你不乱来,我干嘛要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惹我,我会欺负你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惹你了,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喝道:“你还敢说,是真想让我收拾你是吗?”

    宁姜忙噤声。

    她坐在餐桌边,低头打开了外卖袋子,准备吃东西。

    饭盒才刚打开,她想了想道:“你不会是真打算住在这里吧,这个房间这么小,你觉得你这么大一个总裁住在这里,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不合适?谁让你不在我那儿留下的,害我这么大一个总裁,只能拖着这尊贵的身子,来这小破房间里,跟你一起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说完,将鞋脱下,退到床头处坐下。

    他抱怀,一副老子很不爽的模样,喝道:“吃你的饭,别搭理我。”

    宁姜郁闷,遇到不讲理的人,她还能去哪儿说理。

    吃饭?她的心得有多大,才能吃的下这顿饭。

    洛寒商一直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胡乱的扒拉了两口之后,就将饭盒放下。

    就在她想着要怎么把他赶回去的时候,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,是陈经理打来的。

    她凝眉,将手机接起:“喂。”

    她的口气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宁姜,你怎么回事,为什么要怂恿洛总从我们公司撤资?”

    宁姜不悦道:“我可没那本事怂恿洛总,洛总之所以从你们公司撤资,完全是因为你们公司的高管做人太卑劣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,我刚刚才去医院探望过王经理,他说了,是你勾引他去的酒店,因为你狮子大开口,要的钱太多,最后才没能卖成的,你这个像是妓女一样的女人,是不是跳上了洛总的床,所以才这么做的,你实在是太可恶了,洛总知道,你他妈的这么恶心吗?”

    “陈海,你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,小心我告你诽谤。”

    “诽谤?我还要告你卖淫呢,你给我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陈经理说完,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宁姜听到电话那头的忙音,气的将手机拍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洛寒商挑眉:“姓陈的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宁姜起身:“你别问了,没什么好听的话,我不想再重复一遍,太恶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将桌上的餐盒扔到了垃圾桶中,脸上带着郁闷。

    洛寒商拿起手机:“我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:“你从华英撤资,就已经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他对付了华英,只怕陈海也不会那么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她起身,往洗手间走去:“才不跟那些败类一般见识,我去洗把脸。”

    宁姜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她边擦着脸,边站在门口问道:“哪位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,开门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从床上下来,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宁姜看了他一眼,纳闷道:“警察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接到报警,说这里有人卖淫,立刻开门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对她使了个眼色,宁姜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。

    那两个警察看了宁姜一眼后,又看了一眼洛寒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宁姜?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接到报案,你涉嫌卖淫和殴打他人,跟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一听,脸都黑了,该死的陈海。

    洛寒商淡定的抱怀:“你们的证件呢?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也不含糊,将证件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洛寒商看了一眼,勾唇,“嗯,的确是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在执行公务,宁姜小姐,请你配合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:“好,我跟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别怕,没事儿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宁姜脸色虽然不太好,但还是对他投去了信任的目光。

    路上,洛寒商让人从酒店调取了今天中午的监控。

    警察局里,宁姜坐在凳子上,有两个警察对她提出了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宁姜都一一如实回答了。

    门口,洛寒商通过自己的关系,找来了警察局长。

    局长介入,两位警察更加谨慎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寒商将酒店的经理送来的监控交给了警察。

    警察看过后道:“现在,陈先生告宁小姐卖淫以及殴打王先生,这个监控上,并不能直接证明什么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谁会在自己房间里接客,还穿的这么保守?还有,监控拍的很清楚,姓王的在门口敲门后,又在一旁藏了足有五分钟,看好他的姿势,门开后,他趁人不备冲进去而发力的姿势太过明显。这可不是被邀请该有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警察点头:“可现在,陈先生坚持说,宁小姐故意伤害了王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叫正当防卫,还有,他身上的伤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打了他。”宁姜打断了洛寒商的话,她可不想让洛寒商背黑锅。

    “他要侮辱我,我挣扎的时候,一直在喊救命,他情急之下推倒了我房间的桌子,我是用掉在地上的盘子,打了他没错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宁姜,勾唇,这个女人,这是在保护他?

    不错嘛。

    不过她担心的似乎太多了,有他在,又怎么会让她有事。

    “那宁小姐,你想想,有什么可以证明不是你约的他?”

    洛寒商抱怀:“我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几人看向他。

    宁姜也纳闷,他怎么就能是最好的证明呢?

    洛寒商笑:“她在那个时间约了我,又怎么会在同一时间约另一个男人,这符合逻辑吗?”

    有个警察纳闷:“约了洛先生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,这个男人,这不是裹乱吗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援交,干嘛要约来约去的?

    警察问道:“洛先生,失礼问一下,宁小姐为什么会约您?是……工作还是私人原因?”

    “私人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洛先生,现在您的话,对于宁小姐来说,或许有很大的帮助,可以请您说一下,她是因为什么私人原因约的您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的手自然的搭在宁姜的肩膀上:“我想,一个妻子,约自己的丈夫回自己的房间休息,不犯法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