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章 他要她试着爱他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告而别,我给你留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叫告别吗?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留信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心里的郁闷之气更盛。

    “就算写信是跟我告别,那爷爷奶奶和洛洛那里呢?你刚刚怎么好意思打听他们的消息的?你知道你离开后,我奶奶埋怨了我多久吗?她嫌我对你不够好,因为沁心疏忽了你,说我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还有我爷爷,他虽然嘴上说你的不好,可你一走,他大半年都没再跟人下过棋。最可怜的是洛洛,你知道你走后,她哭了多久吗?她每天看到我就问你去哪儿了,就连家长会,也问我,你能不能回来帮她参加,你觉得,我能如何跟她说?

    宁姜,你说过,让一个人离开她适应了的环境有多不容易。可你想过,你不告而别后,那些接受了你存在的人,要如何去生活吗?你知道这些人,要多么努力,才能再去改变已经适应的习惯吗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埋怨,宁姜垂眸,心里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她的确没想过自己的离开,会给爷爷奶奶和洛洛带去那么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她只是洛寒商的假妻子,这一点她知道,洛寒商也知道,可是爷爷奶奶和洛洛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好好的孙媳妇,好好的二婶,就这么凭空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那时候,爷爷奶奶和洛洛,该有多难受呢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让我听到这三个字了,”洛寒商冷笑一声:“可这代价,实在是不小,宁姜,欠下的感情债,终究要还的,这就是你必须要回到北城的原因,你恨我也好,怨我也罢,这个事实,你都必须要接受。还有,收起你的不耐烦,这是为你好,毕竟,以后你要面对我的日子,太多太多。”

    宁姜心下有些彷徨。

    欠下的感情债吗?

    他一向就有这种本事,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可她明明没觉得自己亏欠谁,为什么,从洛寒商口中说出来这番话,她却觉得,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一样呢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提醒自己,不能被他洗脑,不可以。

    怀着沉重的心情吃完晚餐,两人一起出了餐厅往酒店走去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你的房间太小,刚刚在警察局,酒店的经理来给我们送监控视频的时候,我已经让他给我们调换了房间。”

    宁姜瞪向他:“你都不需要征求别人意见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离开的时候,征求我的意见了吗?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,这个男人,到底要拿这件事儿,来噎她多久啊。

    真的是……小心眼儿。

    她剜他一眼,不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酒店门口,陈海的女儿陈如若忽然跑了过来,挡住了两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洛总,洛总我是陈如若,我爸爸被警察带走了,听说是您告他诽谤的,我爸爸不是这样的人,您能不能出面,帮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不屑,冷笑:“我告他,再出面帮他?这种时候还来对我提这种可笑的请求,陈小姐莫不是脑子不好用吧。”

    陈如若哭了:“我爸爸是以为宁小姐做了不好的事情,所以才举报她的,事实上,我爸爸也没做错什么,他也是听了王叔叔的怂恿,而且,我爸爸真的不知道,宁小姐是您的太太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继续冷笑: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?诽谤就是诽谤,国家有法律呢,该怎么判就怎么判。”

    一旁,宁姜一直没做声。

    陈如若上前,抓住了洛寒商的手腕。

    可洛寒商却嫌恶的直接甩开:“陈小姐,请你自爱,当着我妻子的面儿与我拉拉扯扯,你一个留学归来的高材生,觉得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洛总……洛总,我爸爸是我家的顶梁柱,如果我爸爸被抓了,我们家就完了,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,饶过我爸爸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面子?呵,”洛寒商讽刺的打量着陈如若:“你算老几?陈小姐,趁我心情还不错,你最好赶紧滚,别等着惹毛了我,连你一起整,你也不想大好的前途,就这么被毁了吧?”

    陈如若眼神缩了一下,似乎是被洛寒商的话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的手,自然的搭在宁姜的肩膀上,搂着她往酒店里走去。

    宁姜想到什么似的回身,对陈如若道:“陈小姐,你父亲还不至于被判死刑,你说你何必这么巴儿巴儿的跑来这一趟呢,有这时间,倒不如去警察局里看看你的父亲去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揽住她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酒店,陈如若委屈不已,真是个讨厌的女人,她凭什么嫁给洛总,实在是太讨厌了,太讨厌了。

    她真想撕掉那个女人脸上的那张皮啊,该死。

    电梯里,宁姜从洛寒商的怀里侧身出来。

    她倚靠在电梯的角落里,跟他保持了几分距离,抱怀道:“你说话可真够毒的,那个陈如若估计要伤心死了,你还真是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倒是想怜惜你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宁姜不禁恶寒了一下,他还真会耍着她玩儿。

    “需要你怜惜的,你不怜惜,非去怜惜不需要被怜惜的,洛寒商,你说,这是不是就是男人的劣根性?”

    “呵,你这几年倒是学会分析男人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分析错吧,男人的劣根性不就是如此吗,得不到的,都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倒也不生气,“还真是,五年前,我得到了你的时候,没觉得一定要怜惜,现在得不到了,我反倒觉得,很想去怜惜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挑逗似的看向她:“你若真不想让我怜惜你,那就让我得到你,那样,说不定有一天我腻了,就真不想再搭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白他一记,胡说八道,“五年前,你得到的还少吗?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不少,可那时你太不走心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心的,那叫爱情。”

    正好电梯门打开,宁姜刚要往外走的时候,洛寒商倒是拉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走一次心试试,看你的生活会不会发生改变。”

    宁姜愣了一下,走心?

    他什么意思,是要她爱他试试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