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9章 你能保证,不动我?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洛寒商说完,松开拉着她手腕的手,率先离开了电梯。

    宁姜在电梯里懵了良久。

    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,洛寒商回身,挡住了门:“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宁姜回神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晚的晚餐,一点也不怎么样,那个面,比你煮的差太远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宁姜也没再追究刚刚的话题。

    就权当……他是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“我煮的面,怎么能跟大厨比。”

    “夸你还不赶紧领谢,装什么谦虚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告诉她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就真的再也没能吃到比她煮的更好吃的面。

    她煮的面,有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洛寒商推开房门。

    宁姜犹豫了一下,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果然,服务生已经将两人的行李都搬进了总统套间里。

    洛寒商让她自己坐,他进浴室洗澡了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不早了,宁姜坐在沙发里,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今晚要怎么睡呢?

    她跟他现在,不是夫妻,也不是朋友,却住在同一个屋檐下。

    尴尴尬尬,不清不楚,真的不能更别扭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给前台打了电话,让人送来了一套被子。

    趁洛寒商还没出来,她将被子铺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直接躺在沙发上,睡下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出来,见电视没开,她窝在沙发里睡着,他不禁蹙眉,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是怕他把她吃掉吗?

    他裹着浴袍,湿哒哒的来到沙发边,抬脚戳了戳她的膝盖。

    宁姜本来想要装睡,可他叫人的意图太明显,让她装都没法继续装下去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蹙眉:“我很困,想睡了,你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睡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坐起身:“那你睡这里,我睡床?”

    洛寒商脸黑了几分:“我从来不睡沙发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为了加班,我经常睡沙发,都已经很习惯了,就这样睡吧,晚安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往沙发上躺去。

    可她才刚躺下,洛寒商就将她直接横抱起。

    宁姜惊呼一声:“洛寒商,你干嘛,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可洛寒商才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他就发现了,这个女人,伶牙俐齿的,是完全没法儿用语言沟通的,用蛮力,显然比劝说更有效。

    他将她扔到了绵软的床里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,撩了撩凌乱的头发,瞪向他。

    “洛寒商,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强人所难,你这样很讨厌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让女人睡沙发的事儿,我洛寒商干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郁闷,“你跟别的女人也这样?”

    她问完就后悔了,别的女人,只怕都巴不得跳上他的床吧。

    “别的女人,可没惹我,她们连进这个房间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宁姜要下床,可是洛寒商却侧身一步,挡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只有一个选择,跟我老老实实的在这床上一起睡,如果惹恼了我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居高临下,脸色认真,他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宁姜权衡利弊后问道:“你能保证,不动我?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讨厌你,我只是不愿意做那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脸色冰冷,沉声:“好,我不动你,现在可以睡了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将身子往后移了移,直接在床侧躺下。

    洛寒商哼了一声:“让你睡在床上,还真是费劲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绕到床的另一侧,躺下。

    他顺势熄了灯。

    黑暗里,宁姜劝慰自己,只是在一张床上睡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可没成想,洛寒商却忽然从她身后环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她顿时紧张不已,喊道:“洛寒商,你刚刚答应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洛寒商声音低沉:“少小人之心,我只是要让你睡在床中央,半夜掉下床,你怨谁?”

    他将她抱到了床中间后,便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宁姜脸红了一下,幸亏房间没亮灯,不然可就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掉下床,又不是三岁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,她睡觉能有多老实,她自己都不想炫耀。

    初谌那小子睡觉如练武。

    她们的一张大床,那小子就要占上一大半,尤其是晚上,她睡觉靠在床中央,都偶尔要被揍,所以……

    想到初谌,她忽的想起今天似乎没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在北城,休息的好不好,有没有想她。

    想着初谌,宁姜也渐渐放松,没过多会儿,竟然也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而洛寒商,因为宁姜在身边的缘故,也睡的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这是五年多以来,他第一次睡的这么没心没肺的。

    清晨醒来,宁姜睁开眼,看到洛寒商的面容时,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他在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她尴尬了一下:“你……醒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,刚醒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完全没有被抓包的窘迫模样:“你流口水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忙坐起身,擦了擦嘴边,哪有。

    她回头,瞪了他一记。

    他笑:“你还真信。”

    “洛寒商,你真幼稚,干嘛骗人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脸上带着惬意:“逗逗你,帮你提提神。”

    她白他一眼,下床,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洗完脸出来,洛寒商道:“我订了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还有什么可忙的吗?”

    宁姜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让人订飞机票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他,这就要……回北城了吗?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有犹豫,还想抵抗?”

    宁姜回神:“警察不是说,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,我不能离开海城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我们睡着后,警察局那边给我发来了信息,说你的嫌疑已经被洗清了,姓王的手机里,根本就没有找到你们的通话记录,在警察的逼问下,姓王的承认,他去找你,是受了姓陈的怂恿,现在,你只是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宁姜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洛寒商掏出手机,给手下人打电话,订好了机票。

    中午吃完饭后,两人就一起来到了飞机场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飞机缓缓降落在北城机场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宁姜看着一如五年前那般熟悉的街景,她的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离开前,她真的想过,从此以后,再也不要回到这座城的。

    可是仅仅过去了五年,她就打脸了。

    她在心中默默低念,北城……你好,我又回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