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1章 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看到宁姜的踟蹰。

    一旁的傅子殊揉了揉初谌的脑袋:“臭小子,你这是不想跟小爸一起住了吗?”

    初谌嘟嘴:“才不是,我喜欢小爸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要跟你妈一起住?小爸呀,希望你能一直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初谌摇了摇头:“嗯,不行,小爸是男生,妈妈是女生,我也是男生,我要保护女生,所以我要跟妈妈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无语,看向宁姜:“你教的?”

    宁姜挠了挠眉心:“是呢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弯身将初谌抱起:“初谌,如果你真想保护你妈妈啊,你呀,就得跟小爸一起住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初谌理所当然的摇了摇头,的确,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呢。

    傅子殊道:“你有爸爸吗?”

    初谌嘟嘴:“我有小爸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得意一笑:“没错,你是有小爸,可你没有爸爸呀,小爸虽然会像爸爸一样爱你,但小爸毕竟不是爸爸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初谌点了点头,专心的看着傅子殊。

    “妈妈没有结婚,就生下了你,如果被别人知道的话,别人会嘲笑她的,你妈妈呀,从小就在北城长大的,这里有很多很多的人认识她,如果别人知道,她一个人偷偷生了宝宝的话,那别人一定会嘲笑她欺负她的,所以,如果你真想保护你妈妈呢,就跟小爸在一起住,以后在别人面前也不能叫她妈妈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初谌有些不开心,也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宁姜心疼不已,真想立刻就带着他回家。

    可傅子殊却道:“不过你不用难过,以后,只要你想妈妈,小爸就会带你去见她的,你们跟生活在一起的时候,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叫妈妈什么呢?”初谌嘟嘴。

    傅子殊看向宁姜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,揉了揉初谌的脸:“你想叫妈妈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姜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。”她凑过去,在初谌的脸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爸,我想大姜儿的时候,真的可以跟大姜儿见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啊,你去见她,或者她来见你,都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望着初谌脸上不是很开心的笑容,宁姜在心里暗暗的发誓,一定要尽快的找到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她要早点把初谌接到自己身边才行。

    都怪洛寒商,他干嘛要来打扰她平静的生活呢。

    “大姜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宁姜回神。

    “我在幼儿园里交到新朋友了哦。”

    宁姜有些开心:“是吗,看来我家初谌很受欢迎哦,那妈妈问你,幼儿园的老师好不好?”

    初谌连连点头:“幼儿园的老师,又漂亮,说话又温柔哦,不过,她们还是没有大姜儿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笑着捏了捏初谌的小肉脸:“小子,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无语:“你们娘儿俩,要不要这么肉麻。”

    初谌扬着小脸儿,得意道:“我妈妈本来就是最美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小子,不错呀,知道护犊子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,斜他一眼:“别误导小孩子,谁是犊子?谁是老子?”

    傅子殊想了想,还真是,他哈哈一笑:“我这语文看来是数学老师教的。”

    “错,我看你的嘴巴呀,不是脑子控制的,是脚丫子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,骂人功力见涨。”

    两人笑闹着,傅博源正好从公司回来。

    见到宁姜,傅博源也很是高兴:“丫头,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宁姜走过去,跟傅博源拥抱了一下:“傅叔叔,我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好呀,我这还打算让人去接你过来一起吃晚饭呢,看来省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松开他,笑了笑道:“来您家里蹭饭,哪里还需要派人接呀,我跑的可快着呢。”

    傅博源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你这丫头呀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让阿姨们准备晚餐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傅博源问了一下宁姜的近况,又问她准备什么时候来公司上班。

    提起上班这件事,宁姜倒是想到了傍晚的时候,洛寒商的话。

    她对傅博源笑道:“下周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随时来,长兴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感恩道:“这么久不回来,还能有人收留的感觉真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什么收留,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?”

    宁姜对傅博源感恩的笑了笑,是呢,子殊和傅叔叔给她的,不一直都是家人最温暖的守护吗?

    吃过饭,宁姜跟初谌单独呆了一会儿,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以前娘儿俩在一起的时候,她就没觉得,能够每日陪伴,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傅子殊派司机送她回到了山水苑。

    她在小区门口下了车,一个人溜达回了楼门口。

    刚要进楼里的时候,停在门口的车子,车门打开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的,正是洛寒商。

    她看向他,有几分惊讶,他怎么又来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冷着一张脸: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宁姜坦然道:“去探望傅叔叔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凝眉:“你对傅家那对父子,还真是上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找茬的?”

    洛寒商不悦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盯着她,眼神里带着玄寒。

    想到因为他,让她无法跟初谌在一起生活,她心里就不爽极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时间过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两个小时之前过来的,你觉得我那个时间来这里,会是为了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六点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没吃饭?”

    “废话,”他说完,就往楼里走去,经过她身边时候,他道:“我饿了,给我煮面吃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着他的背影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干嘛这么心安理得,他是在她这儿存饭了吗?

    不过想归想,她还是跟他上了楼。

    进了屋里后,她换完鞋就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本来想说厨房没菜的,可是没成想,子殊难得这么周到,竟然把她的厨房都填满了。

    她郁闷了一阵儿后,挽了挽袖子,洗手,帮他煮面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她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出来。

    他人已经坐在了餐桌前,桌上,还放着一只金镯子。

    那镯子,她太熟悉了,是当年奶奶给她的‘传家镯’。

    他现在把这镯子放在这里,是什么意思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