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章 他多希望,宁姜也能懂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她将面放到了他面前,低头看着那镯子。

    “这镯子为什么放在这儿?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:“你一向聪明,难道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聪明人也有想不明白的事儿,我的确不知道,你把它放在这里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这是奶奶,给她真正的孙媳妇的,而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冷声:“奶奶说是,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法律说我不是,我就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法律说你是呢?”

    宁姜郁闷:“洛寒商,大家都不是杠精,能不抬杠吗?我一个外人,拿着奶奶要给洛家孙媳妇的镯子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不合适,那你就亲自去还给奶奶,”洛寒商拿起筷子,淡定的夹起面条,边凉着边道:“我不是你的邮递员。”

    宁姜望着她,如果她能亲自给,还用得着他吗?

    她没有动那镯子,而是转身走到客厅里,在沙发上坐下,打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洛寒商吃着她亲手煮的面,还是以前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以前,从来没觉得自己喜欢吃面。

    可是跟她在一起后,他真的改变了很多。

    听说,人一旦陷入爱情,就容易被自己爱的人同化。

    他以前觉得,这种事情是不可能会发生的。

    可当自己亲生经历过后,他才知道,一切,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觉得,这件事,对于先爱上的那个人来说,很悲哀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离开另一个人,觉得生不如死,觉得生活无趣的时候,另一个人却依然过的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……

    他多希望,宁姜也能懂。

    他吃完,放下碗筷,起身,走到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宁姜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饭都吃完了,他不走吗?

    洛寒商也望向她……

    此刻,两人四目相对,有那么一瞬,宁姜的心跳有些没来由的快了些。

    她忙视线移开,看向电视机。

    洛寒商也淡淡的转头,看着电视里的新闻道:“明天跟我回一趟洛园。”

    五年前,她迫切的要嫁给他的时候,他也说过这话。

    可那时候,他说,‘难不成,跟我结婚都不需要经过我家长辈的同意了’。

    那现在呢?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跟他去见他的家人呢?

    “我明天……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不屑一笑,这竟然是他意料之中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有挺多东西要置办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置办。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不用,我自己的东西,我自己能准备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眉心蹙起,转头看向她:“宁姜,你的良心,是被狗吃了吗?”

    宁姜也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五年了,你好不容易从外面回来了,你没有忘记去探望傅博源,却不去探望我的爷爷奶奶?怎么,难不成你在洛园生活的时候,我爷爷奶奶亏待了你?还是说,当年,你把他们当亲人,也只是装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你非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吗?”宁姜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难受,难道不是因为我的话,戳中了你的心思?”

    宁姜握拳:“我倒希望,我的良心真的能被狗吃掉,那样,我就算跟你去见爷爷奶奶,又何妨?”

    洛寒商沉默了一下,她是因为无法面对,他都懂,可是……难道她能躲一辈子吗?

    她不知道,他有多迫切的想要把她带回去,告诉爷爷奶奶,他的心,找回来了。

    让爷爷奶奶不必再为他担心。

    可她为什么却一点也不懂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洛寒商心生郁闷,他起身,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宁姜坐在沙发上,心下有些荒凉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饭桌上的镯子,“爸爸,我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回到北城的第一晚,她睡的并不好。

    一大半原因,是因为洛寒商那样离开,让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生气。

    她提醒自己,不要多想,好好睡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还是失眠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她醒来已经十点多了,吃过午饭,洛寒商那边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想,这样也好,他不来烦自己,自己反倒乐得清静。

    她回到床上,半躺下,拨通了叶明媚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传来叶明媚的声音: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明媚……”

    叶明媚迟疑了足有三分钟,这才激动的喊道:“姜儿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宁姜声音有些涩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叶明媚忽然就没了声。

    “明媚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”叶明媚生气的喝了一声:“你这个死丫头,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吗?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恼火,想联络你,又不知道你的号码,你怎么能六个月不联络我,等一下,你这次怎么是用手机号打给我的?”

    这些年,为了小心起见,宁姜只有在去外地出差的时候,才会用当地的公用电话给叶明媚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半年多,她都没有出差了,所以也就真的很久没有联络她了。

    “明媚,我们见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见面?”叶明媚凝眉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回北城了。”

    叶明媚紧张了几分:“怎么回来了?是有新策略了?”

    “哪儿来的策略,洛寒商找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逼你回来的?他都美人儿在怀了,凭什么逼你回来?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,“这些事情一言难尽,我们先见个面吧,我真的太想你了,有好多话都想跟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梅城参加一个活动,你等我,我这就订机票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太赶,反正以后我不会再走了,你把自己的事情安心办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立刻飞回去,就算现在飞回去,见到你,也是明天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宁姜呼口气,回到北城也是有好处的,譬如……她又能见到自己最喜欢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她窝进床里,又补了个午觉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。

    她正收拾房间,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宁姜看向门口的方向,知道她回来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子殊若要来,肯定会打电话,总不至于……又是洛寒商吧。

    她走到门边,对着门口问道: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我是老方,奉少爷的命令,来接您回洛园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