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章 难道能逃避一辈子吗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宁姜凝眉,洛寒商总是喜欢这样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她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她不去洛园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少爷说,如果我不能把您接回去,我也就不用干了,请您帮帮我好吗。”

    又来这一套。

    洛寒商是真的很懂得如何拿捏她。

    宁姜打开门,对门口的老方道:“师傅,你先去楼下等我一会儿吧,我总要收拾一下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少夫人,谢谢您,真的太感谢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那个……方师傅,以后,您还是叫我宁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老方有些纳闷,为什么要叫宁小姐。

    “抱歉,少夫人,我们没有接到这个通知,实在是不敢擅自改口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奈。

    老方先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宁姜关上门,她给洛寒商打电话,可是洛寒商却没接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臭男人。

    她回到房间,挑了一套套裙换上,又简单的化了一个淡妆这才下楼。

    经过超市门口的时候,宁姜让老方停了一下,她进去大包小包的买了很多礼品,这才再次出发。

    来到洛园,已经六点多了。

    司机直接将车停在了儒雅居的门口。

    她下车,洛寒商就站在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对她勾起唇角:“不错嘛,还打扮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宁姜不开心的瞪着他:“洛寒商你真的很无聊,你干嘛要威胁方师傅,干嘛不接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时威胁他了?一个司机,连接送的工作都做不好,我还留他干什么?至于不接你电话,自然是因为我没带手机。”

    宁姜呼口气,仰头看了看天空,不能发怒。

    洛寒商的手,戳了她眉心一下:“你看你这点气性,至于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拉着她的手臂就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宁姜将他的手甩开。

    洛寒商盯着她,她白他一眼,重新打开车门,拎出了礼盒。

    他不禁一笑,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他手里拎着礼盒,带着她进入儒雅居的时候,客厅里的爷爷和奶奶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爷爷奶奶,你们看,我把谁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哼了一声,站起身,往书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白雅在沙发上坐了半响,也站起身,走进了书房里。

    宁姜站在原地,垂眸。

    爷爷奶奶,都很生气吧,毕竟,她那样不告而别……

    洛寒商侧头看向她,凝眉,本来想着,给他们一个惊喜,没成想……

    宁姜吸了吸鼻子,抬眼看向他:“我先回去了,你好好安抚爷爷和奶奶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将礼盒放下,回身拉住了她的手腕:“你就只有这点勇气吗?”

    “洛寒商,这不是有没有勇气的问题,爷爷奶奶生我的气,我都能理解,我出现在这里,不合适,我实在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非要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的,不过是你给我们家带来的改变,承认这改变,是因你而起,很难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又道:“如果当年,你没有嫁进洛家,我爷爷奶奶不至于如此,你知道,你有多伤他们的心吗?直到现在,他们想起你,心里都是难过的。他们对你投入了多大的期许,你不明白?

    有些事情,你不面对,难道能逃避一辈子吗?你不告而别,来跟他们承认个错误,有那么难吗?难道你真打算一辈子不再跟我、跟洛家、跟爷爷奶奶往来吗?他们已经八十多了,你以为,他们还能有多少时光。”

    宁姜沉默着,垂眸,不禁眼眶通红,雾气遮住了视线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都知道,可是……她也很委屈啊。

    洛寒商将她拉到沙发边,按住她的双肩。

    “坐在这里等着,今天,洛家这些人,不管你想不想,愿不愿意,都必须要面对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转身走到了爷爷的书房门口,敲门,进去。

    爷爷看到他,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奶奶也是凝眉道:“你这孩子,怎么要把人带回来,也不跟我们说一声,这样,多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尴尬,你还跟着爷爷一起进书房了?”

    白雅不悦道:“不然,我要对着一个不愿意留在我洛家的人说什么?她来这里,只怕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吧?”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奶奶,我没说,是想给你和爷爷一个惊喜,虽然我也想过,你们可能会不开心,但我真没想到你们两个会都离开,这让我觉得挺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难过?”一旁的洛本儒不悦道:“什么惊喜,这就是一个惊吓,现在,除了你找个女人赶紧给洛家生个曾孙之外,对于我来说,就没有什么是惊喜的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个宁姜,你说要去海城带她回来的时候,我就说过,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她,谁让你把她带回来的?你带她回来,这就是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爷爷说着,转头对奶奶道:“赶紧张罗好他跟沁心的婚事,让那个女人走。”

    白雅凝眉,瞪了洛本儒一眼:“你别上岗上线的,我说了,孩子的婚事,你不许插手,我愿意让卓逸找一个他自己爱的女人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爷爷一张老脸都气的通红:“他不爱沁心吗?当年难道不是他自己说的,要跟沁心结婚的?我这不算是插手,我这叫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东西,别总拿过去的感情说事儿,要是卓逸真想娶沁心,这五年早娶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洛寒商打断两人:“爷爷,奶奶,宁姜还在门口,你们先出去,咱们一起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”爷爷想也不想的道:“我看着她,就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白雅:“那奶奶你呢?你也不去吗?”

    洛本儒对白雅道:“你也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洛寒商。

    洛寒商点头:“行,行,你们就一起排挤宁姜吧,从今天开始,我跟宁姜一起搬出去住,我们不碍你们的眼了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要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白雅忙拉住他:“你这孩子,我什么时候说不出去了,我只是有些犯愁,不知道该跟那孩子说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淡定道:“跟以前一样,想说什么,就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倒是简单,我们也……”

    白雅还没说完,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爷爷,奶奶,我是姜儿,我能……跟你们谈谈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