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章 你为什么要回来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宁姜。

    她对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那我去开车,一会儿你来后院门口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离开后,宁姜看向裘叔。

    还不等说什么,裘叔一脸伤感的道:“少夫人,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的请求,害你一个人流落异乡,孤独的生活了五年,这五年,你一定过的很辛苦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笑了笑:“裘叔,我一个人过的也挺好的,我挺适合自己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别安慰我了,我能想象到这些年你的为难,一个女孩子,孤身一人在外打拼,哪有那么容易呢,如果是沁心,我不知道得有多担心,少夫人,真的,真的对不起,也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裘叔,别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我是真心的,如果没有你的退出,我恐怕早就失去沁心了,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,少夫人,以后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有能用得上我裘建国的地方,你就只管吩咐,我一定力所能及的为少夫人服务。”

    宁姜笑了笑:“真的吗?裘叔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少夫人,我裘建国绝无虚言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:“我还真有件事情要你做呢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您呀,就别再叫我少夫人了,五年前,我跟洛寒商就已经离婚了,现在的我,不是洛家的少夫人,这声少夫人,我也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少夫人,别的事情我能为你做,但这件事……真不行,少爷从未对外公布过你们离婚的消息,对外而言,你依然是洛家少夫人,这一点,我不敢改变。”

    听裘叔这样说,宁姜迟疑了片刻后才道:“重新回到北城,不是我的本意。劳烦裘叔回去帮我告诉沁心一声,我不会破坏她跟洛寒商的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你别这样想,少爷不是沁心的,这五年,少爷没有提过要娶沁心的事情,我就知道,少爷对沁心已经没有想要结婚的想法了,依然不肯清醒的,就只有沁心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没有说什么,毕竟她想表达的,都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她往后院的方向指了指:“裘叔,我该走了,不然洛寒商该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。”宁姜转身前,裘叔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问道:“裘叔,你还有什么事情吗?很难说出口吗?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我是有一件事,很难启齿,因为这实在太卑鄙,我……”

    裘叔说着叹口气。

    宁姜抿唇:“裘叔,你还是直说吧,你知道的,我是个性格干脆的人,不喜欢拐弯抹角的。”

    裘叔点了点头,终于道:“少夫人,五年前我求你的事情,少爷他……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宁姜摇头:“我没有跟他提起过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洛家做了几十年了,只做过这么一件亏心的事情,这只怕会成为我心里一辈子的污点,人心都是向往美好的,所以,我真的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,我想求少夫人,你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宁姜看到他再次欲言又止,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裘叔,你放心吧,我没打算跟第三个人说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裘叔满脸的感恩,对她鞠了鞠躬:“少夫人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淡淡的抿了抿唇角,“裘叔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您慢走。”

    宁姜迈步小跑着往后院跑去,裘叔回头,望着她离开的方向,微微叹息一声,少夫人,你为什么要回来。

    别墅里,白雅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洛本儒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,“那个丫头走了?”

    白雅哼了一声:“走了,不走还在这里看你的冷脸不成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哼了一声:“这还不是她自找的吗?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非要离家出走,我们老两口倒是无所谓,反正活到这岁数,什么生离死别,也都能接受了,可她这么不告而别的,都把我孙子和曾孙女折磨成什么样子了?我要是原谅她,都对不起列祖列宗。”

    白雅不爽:“这跟你家列祖列宗有什么关系,你要非得这样说,那我还觉得,你不原谅她,才真的对不起你的列祖列宗呢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又哼了一声,“你这话说的,我就很不爱听,我凭什么原谅她。”

    白雅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老洛,这孩子,当年是为了沁心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信,这就是她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东西呀,刚刚那孩子问我,如果她不走,沁心还能活吗,我都觉得无言以对,你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就该知道了,那时候,沁心的确是寻死觅活的,不吃东西,后来还出了车祸。

    如果那时候姜儿没有退出,沁心只怕是真的早就没了,那个孩子性格拧,又爱钻牛角尖。姜儿的让步,是给了沁心活下去的机会,这种情况下,我们如何能去挑姜儿这孩子的不是呢?明明姜儿受到的委屈更多。

    我现在想想,都替姜儿难受,这么多年,这孩子一个人在没人认识的地方,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,我仔细打量了一下,她比以前更瘦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白雅的话,洛本儒沉默了良久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想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见他半天不开口,白雅急了。

    洛本儒凝眉道:“小雅,听我一句,还是劝卓逸放弃姜儿吧,宁姜不属于洛家。”

    白雅斜了他一眼,哼了一声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怎么这么爱多管闲事呢,孩子感情的事情,我绝不会强求,你也少管。”

    洛本儒道:“这孩子的品行,我没有怀疑,可她的离开,对于卓逸来说,是怎样的打击,你跟我不是都看在眼里了吗。

    他们离婚了,卓逸一连五年都不肯公布,这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白雅淡定道:“能是因为什么,不过就是卓逸对姜儿动了真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他动了真情,可你得承认,宁姜跟温婉听话的沁心不同,宁姜这孩子的个性要强,有自己的主见,心也不在卓逸的身上。卓逸如果想跟宁姜这丫头厮守一生,只怕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