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9章 宁姜,我要你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宁姜望着几年前,还有些痞气的少年,如今却穿着一身正装,站在她的面前,她竟然有些错觉,仿佛眼前的这个人,与五年前的那个洛南一不是同一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洛南一盯着她,目光一瞬都没有移开。

    半响后,他才道:“真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她手腕的力气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宁姜用力挣脱了两下,却没有挣开。

    她凝眉道:“洛南一,我们每次见面,好像都不会太愉快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沉声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回来的,好像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宁姜挑眉:“难不成,你是怕我会破坏你二叔和沁心,所以又想来赶我走的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”洛南一有些恼火:“宁姜,你怎么能这么恶毒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,她又哪里恶毒了?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在我跟你说了那番话后,就那么一声不留的就离开了呢,你知道这些年,我有多自责吗?我让你离开我二叔,可我什么时候说过,要让你离开北城了?你实在是太歹毒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,不悦道:“够了吧,洛南一,你别一口一个恶毒,一声一个歹毒的来骂我,你觉得,你有这个资格吗?我就算再歹毒,再恶毒,也没有伤害过你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洛南一没有说话,凝神看了她片刻后,一把将她扯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宁姜顿了一下,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挣扎了几下,却没挣开。

    “洛南一,你这是在干什么,松开我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声音坚定:“我很想你,宁姜。”

    宁姜身子僵了一下,他……想她?

    这个洛南一,他是精神错乱了吗?

    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喝多了吧?”宁姜表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我没喝酒,宁姜,我是真的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喝道:“洛南一,你先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松。”

    宁姜抬脚,重重的在他脚上跺了一下。

    洛南一吃痛,可却还是没有松开她。

    宁姜开始用力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感受到她强烈的抗拒,这才松开了抱着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几步,跟他之间保持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的,也不管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,接下来,我要说的话,你都给我听好了。洛南一,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,即便在路上遇到了,我也希望,你能够把我当成陌生人。

    五年前,我跟你是婶婶和侄子的关系。现在,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一点关系,现在没有,以后更加不会有,所以,别随便把‘我想你’这种话,说给我听,因为我不需要你想我,更加不稀罕。还有最后一点,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,因为我根本就不想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转身往楼门走去。

    洛南一不疾不徐的道:“宁姜,我喜欢你,以前,你是我的二婶,但现在已经不是了,我跟这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一样,都有资格追求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眉心微蹙,脚步非但没有停留,反倒还快跑了几步,直接来到电梯口,按下上行键后,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她回身关门的时候,看到洛南一还像刚刚那般,站在楼门口,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冷漠的将头别开,按了楼层键。

    电梯门关上,她轻轻的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洛家的男人,是不是都精神不正常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个洛南一。

    他喜欢她?

    她还真不知道,自己什么时候做过值得他喜欢的事情。

    更承受不起他的喜欢。

    她倒希望,洛家这对叔侄,能够离她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去冲了个凉,便拿着书来到了床上,打算看着书入睡。

    快十点的时候,她正睡意来袭,门口忽然传来了门铃声。

    她凝眉,看了看墙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……

    她似乎能猜到门口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她下床,来到门边。

    门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宁姜道:“谁呀。”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没猜错。

    她道:“这么晚了,我已经打算要睡了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宁姜淡淡的道:“抱歉,九点半以后,我不见任何人,如果有事的话,就明天谈吧,你回去的时候,路上开车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司机让我支派走了,你确定,不给我开门?”

    宁姜没有应声,人已经回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地盘,只要他想进来,还不是各种办法都有的吗。

    洛寒商在门口,按了几次门铃。

    可宁姜似乎是铁了心的不开门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,只要她不开门,他就会老老实实离开的时候,门口却传来了他用力敲打防盗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了,周围一片夜深人静,他突然制造的噪音,让人听了心惊肉跳的。

    宁姜忙下床,才来到客厅里,就听到对门有人打开了门,喊道:“大半夜的,还让不让人睡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回头,冷冷的斜了对方一记,“滚。”

    见是洛寒商,对方忙将头缩回了屋里,把门带上。

    宁姜快跑了几步,将门打开,一脸气愤的喝道:“赶紧进来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关上门,才刚转身,就被他捧住脸颊,低头吻住了双唇。

    宁姜闻到了他口中浓浓的酒味,便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他靠在墙上,看着她邪魅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姜的脸色带着几分愠怒。

    洛家这叔侄俩,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。

    真的是没有一个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洛寒商调戏似的捏住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很生气?”

    “洛寒商,你若喝醉了,就赶紧回家去睡觉,别在我这里耍酒疯,我说了,我困了,想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醉?”洛寒商不屑一笑:“酒精是麻醉不了我的,你倒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宁姜郁闷,都说醉话了,还在这里逞强。

    “司机走了是吗?那我帮你叫车。”她说完,转身就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洛寒商却是一把拉住她,将她重新抵在墙上,“宁姜,我要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霸道的再次吻住她的双唇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