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0章 你说我利用她?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她挣脱开,喝道:“洛寒商,你在干什么,不要以为你喝了酒,就可以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捏住她的下巴:“你不是一直都随心所欲的为所欲为吗,你可以,为什么我却不能?”

    “你讲讲道理好吗,”宁姜凝眉:“我已经不是你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眼神中染上戾气,捏着她下巴的手,力道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,你就是,”洛寒商眼神一凉:“不要再说不是我老婆的这种话,不然,我分分钟就会让你知道,想要让你做我洛寒商的妻子,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宁姜凝眉:“让我做了你的妻子,然后呢?沁心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别拿沁心做挡箭牌,你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承认,你是不愿意跟我在一起,也好过你如此利用沁心。”

    宁姜心寒:“你说我利用她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利用她从我身边脱身。五年前,你跟我做约定的那天,沁心来找我,说她愿意退出,愿意祝福我们的婚姻。

    可那天,她找完我,在回医院的路上出了车祸,裘叔也因为医生说的那些关于沁心病危的话,紧张过度而晕倒了,医院给我打来电话,难道要我不管不顾吗?

    我已经让那个饺子馆的老板娘带话给你,让你等我,可你呢?你等了吗?你没有。你应该在心里窃喜,觉得终于可以摆脱我了,很开心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望着他,心下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直以为,她的离开,是她故意的,是她的错?

    洛寒商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,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双肩,头微低,与她的视线齐平。

    “我洛寒商,这辈子从来没有被人抛弃过,你是第一个,人都要赌一口气,我也不例外,所以宁姜,你别以为,你还能逃出我的手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将她搂进了怀里,他不能让她再从自己身边离开,绝不。

    宁姜心下有些彷徨。

    人真的可以为了赌气,而放弃自己的所爱,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吗?

    五年了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想不通,洛寒商到底为什么要这样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她头顶上方,洛寒商连续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宁姜轻轻推了推他,“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没说什么,松手。

    宁姜转身,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洛寒商来到客厅的沙发上,坐下。

    很快,宁姜出来,将白开水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洛寒商喝了两口道:“今晚,我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沉声,想了片刻后道:“我去把房间收拾一下,今晚,你睡在我屋里,我去睡我爸妈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向她,刚要说什么的时候,宁姜已经道:“明媚的车在我这里,明天早上,吃过早饭后,我送你回洛园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,收拾床铺。

    洛寒商这时候也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她放在床头的书,不禁挑了挑眉心。

    许多年过去了,她临睡觉前,要看书的习惯,似乎还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宁姜将床单换好,回神:“不早了,你也早点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正说着,洛寒商已经扑过来,直接将她压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宁姜高声喝道:“洛寒商,你到底有完没完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也没动她,只是一翻身,将她搂进了怀里,用低沉的嗓音道:“一起睡,我不动你,这是我最大的让步,我的脾气你了解的,别再反抗了,不然,我也会反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睡吧,的确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:“你都不洗澡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洗,你又不让碰。”

    宁姜:“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,宁姜早早的起床,去厨房忙碌。

    洛寒商洗完澡出来,看到餐桌上简单又温馨的早餐,不禁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从前,她偶尔也会下一次厨房,她的手艺一直都很好。

    宁姜从厨房,端着两份煎好的鸡蛋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,她道:“正好,吃早餐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坐下,一本正经的道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在心里嘀咕,他要是不来,她就可以随便吃点什么将就一下了,因为他,今早她的确是辛苦了。

    她没说什么,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饭快吃完的时候,她道:“我打算下周开始,去长兴集团工作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不悦:“我一早就让你去达天集团,可你现在却告诉我,你要去长兴?”

    “达天集团涵盖的业务面太广泛,铁路桥梁这一块儿,又归那边管,我不是很想跟洛正城打交道,那个工作环境,太令人讨厌。

    再说,单论起桥梁建筑这一块儿,达天做的也不如长兴精致,我喜欢做这个,对于我来说,长兴比达天更适合我。我也是在衡量了两天后,才决定答应傅叔叔的邀约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衡量的最重要的因素,只怕是因为我在达天集团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,随即垂眸:“不是,我是实事求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来达天,别因为自己的选择,拖累长兴。”

    宁姜放下筷子,凝眉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想到了,想来,我就不必再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“洛寒商,你还讲不讲道理了。”宁姜凝眉,他若真敢对付长兴,她一定跟他撕破脸。

    洛寒商挑眉:“不讲,我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,就是让你老老实实,心甘情愿的呆在我身边,除此之外的其余事情,我都不管,谁敢阻拦,我就收拾谁。”

    宁姜哼了一声,起身就往卧室走。

    洛寒商不悦道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吃饱了。”她大声反抗。

    回了房间,她换了衣服后,就拿着车钥匙出来,对他不悦的道:“下楼,我送你回洛园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,竟然还生气了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她生不生气,他都不打算让步。

    让她在自己身边,总好过放在傅子殊身边。

    宁姜将洛寒商送回了洛园。

    洛寒商下车道:“都来到这里了,你不去跟爷爷奶奶问个早安?”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爷奶奶过往没亏待你吧,连给他们请个早安你都不愿意?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,他就会来这一套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后,下车,跟他一起进了园里。

    两人进入儒雅居院落的时候,正看到裘沁心从正厅里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裘沁心,宁姜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裘沁心她……怎么变成这样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