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2章 父与子的第一次对话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他眉心染上一丝不悦,直接将手机接起。

    他没做声,可电话那头,却传来一声稚嫩的声音:“大姜儿,你今天会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洛寒商蹙眉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孩童,直接就反问:“你又是谁,为什么拿着大姜儿的手机,大姜儿呢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不悦道:“是我先问的,所以,你先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说,不可以随便告诉别人我是谁,所以,你先告诉我你是谁,我才能告诉你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挑眉,小子,警觉性倒是很高嘛:“我是宁姜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骗子,大姜儿才没有老公呢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凝眉:“你跟宁姜很熟?”

    “当然咯,我们可熟了,等我将来长大了,我就娶大姜儿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不屑一笑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也敢跟他抢女人?

    “她不会嫁给你,她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,”初谌不开心的大喊道:“她才不是你的呢,她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。”洛寒商淡定。

    “我的!”初谌怒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寒商哼了一声,“我的。”

    初谌彻底生气了,喊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我要跟你挑战。”

    “洛寒商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过,大姜儿没有跟我说过的人,都不是她亲近的人。等我长大了,要跟你单挑,在我长大之前,你再也不许拿着大姜儿的手机了,听到了吗,洛寒商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勾唇,他倒有些好奇,这是谁家的孩子,胆量不小嘛。

    他刚要说什么的时候,电话那头,却传来了忙音。

    这小子,挂电话了?

    傅家,傅子殊手里拿着刚刚被他挂断的手机,低头的看向初谌。

    初谌不开心道:“小爸,你干嘛挂我电话啊,我正在跟人发起挑战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跟谁挑战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洛寒商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惊讶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问他叫什么,他说他叫洛寒商的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凝眉:“这个男人,怎么会拿着你妈的手机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时间,这可是上午。

    难不成,宁姜这死丫头,又跟洛寒商纠缠到一起了?

    还是说,洛寒商又对宁姜死缠烂打了?

    他正晃神呢,初谌道:“小爸,手机给我,我要继续挑战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揉了揉初谌的头道:“那个叫洛寒商的男人,以后你一定要离他远一点,因为他对大姜儿一点儿也不友好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他说,他是大姜儿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摇头:“大姜儿长的漂亮,很多人都想娶她的,他会想做大姜儿的老公,也是情有可原的,对吧?”

    初谌点了点头,“就是,我才能做大姜儿的老公呢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笑了笑,可他想起什么似的又道:“你有没有跟他说,你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叫初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小爸的意思是,你有没有告诉他,你是大姜儿的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初谌一脸淡定的摇头:“你不是说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,我是大姜儿的儿子吗,我当然不会说咯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放松了几分,揉了揉初谌的头:“小子,好样儿的,一会儿小爸带你去游乐园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骗你做什么,”他道:“去找阿姨换衣服,咱们这就出门。”

    初谌一脸开心的跑上楼,去找阿姨了。

    傅子殊凝眉,幸好,初谌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洛寒商应该不会怀疑什么吧?

    啧,这个宁姜,怎么会把手机交给洛寒商的呢?

    他实在是好奇,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变故呢?

    看来以后,还真的不能再随便让初谌给姜儿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宁姜来到宁长浩的墓前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墓碑上,爸爸的照片还在,她真的要以为找错地方了。

    爸爸的墓被修整过。

    周围还被圈成了小院落的模样,看上去,倒是很大气。

    可是她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没有回来过,妈妈更是不会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那……还有谁会来这里,帮爸爸修整墓地呢?

    她将狐疑收回,决定一会儿下去打电话问问管理员。

    望着爸爸的照片,她蹲下身,将果篮和花放下。

    “爸爸,想我了吧,我离开的这些年,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我做了妈妈,也有了自己的小柔软,你的外孙,是个很讨人喜欢的机灵鬼,嘴巴很甜,也很爱我,这些年,因为有了他,我的人生,才变的没有那么无味。”

    她蹲在墓碑前,一个人碎碎念了很久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的时候,宁姜这才姗姗来迟的下来。

    她上了车,洛寒商见她满头大汗,便将冷气调高了几度。

    她四下里看了看,从后座里将自己的包拿了过来,找手机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打给谁?”

    宁姜边翻看手机边道:“墓园的管理员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爸的墓被人修整过了,我想问问是谁修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淡定道:“问我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号码都还没找到,就转头惊讶的看向他:“你修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安排人修的,之前那样子,看起来有点寒酸,一点儿不像是我洛寒商的老岳父该有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:“你还真是会自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不过等等,女婿?

    “我每次来,看到这里这么乱,都觉得会影响九泉之下故去的岳父大人的心情,你知道的,我这个人,喜欢追求完美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他:“你经常来?”

    “每年,需要祭奠先人的日子,我都会来,你这个做女儿的不在,总不能让老人家没人管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宁姜心里一阵感动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她的手机:“刚刚,初谌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初谌这两个字,宁姜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眼儿。

    她看向他,紧张的咽了咽口水:“初谌?”

    洛寒商蹙眉:“这么看着我干嘛?这孩子谁呀?你们似乎很熟。”

    宁姜紧握的手心里,瞬间有了汗意,该怎么回答呢。

    刚刚,初谌都跟他说过什么,有没有说漏嘴?

    他现在这样问,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,还是在考验她?

    她该撒谎?还是实话实说?

    他若一直不肯放她离开,那她……又能瞒多久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