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4章 一起想办法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听到出事这两个字,宁姜莫名的就觉得心一紧。

    她忙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初谌被曝光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更是害怕了起来,人也从沙发上不自觉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不是带初谌去游乐园玩儿了吗,有人认出了我,拍到了我跟初谌的照片,传到了网上,虽然秘书告诉我后,我立刻就让人公关了,可这事儿,还是有不少人转载,现在到处都是关于我和私生子的传闻呢。”

    宁姜微微握拳,紧张道:“这可怎么办,连累了你,会不会影响长兴的股份?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没事儿,长兴就更不必担心了,我现在担心的是,初谌的脸被曝光了,我怕以后有好事的记者会深挖关于初谌的一切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傅子殊越说,宁姜的精神越恍惚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错,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的记者挖新闻的能力,别提多厉害了。

    就算成山岛是个很封闭的岛屿,可是……她跟初谌在那边生活了那么久,总有人是认识她和初谌的。

    “姜儿?”

    宁姜回神:“子殊,我得冷静一下,我现在的脑子有一点乱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们得尽快解决,不过你别太担心,我们一起想办法吧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宁姜重新坐下,叶明媚看向宁姜,声音有些严肃的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,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宁姜看了正玩儿的高兴的初谌一眼,低头打开手机,找到了关于傅子殊和初谌的新闻。

    叶明媚将手机接过,新闻看了一遍,这才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他有对策吗?”

    宁姜摇头:“我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既不能连累长兴,又能将初谌保护好。”

    叶明媚想了想道:“那就让傅子殊跟媒体的记者说,这是我儿子吧,我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未婚生子也不会有人关注,傅子殊做为我的朋友,帮我带了一天孩子,去了游乐园,似乎很合情合理啊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她,一口否决: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,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明媚,你还没结婚呢,就算你结婚了,我也不能让你帮我背这么大的锅,再说,这么大一个儿子,你怎么跟宋明辉解释?就算你觉得无所谓,可宋明辉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她说完,再次摇头:“绝不可以,我不能把自己的压力,放在你的肩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宋明辉连这点事情都不愿意跟我一起承担,那我要他干嘛?你不用在意这些的,现在当务之急,是要平息事态。”

    宁姜还是摇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想一个行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宁姜呼口气:“会有好办法的,一定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她宁可让初谌的身份被挖出来,让洛寒商恨自己,也绝不能让无辜的明媚,背负上未婚生子的名声。

    这不是明媚该承受的。

    叶明媚想了想,又道:“这样,傅子殊这几天正在风口浪尖上,如果再被人拍到他跟初谌在一起,肯定更麻烦,这些日子,就让初谌去我那儿住吧,反正我不工作,又自己住,方便接送初谌去幼儿园,也方便照顾他,就算你去看他也方便啊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叶明媚,这……似乎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可宋明辉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又不住一起,其实我们认识也没多久,还没有深入到你想的那种地步,再说,就算他真问起来,我也可以说,是朋友的孩子,朋友出国了,我帮忙照顾一段时间的孩子,他还管得着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男女之间,要彼此真诚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该真诚的事情,我自然不会撒谎,可有些事儿,与他半毛钱干系也没有,我也没必要跟他说,再说,在朋友最需要我的时候,我不能袖手旁观。总之,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,你不觉得吗?”

    宁姜呼口气:“那我给子殊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事情安顿好了之后,宁姜跟初谌商量了一下,初谌竟然二话没说,就答应了去跟叶明媚一起住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眼缘对了吧。

    这一大一小离开后,宁姜也自己打车回到了山水居。

    进了小区,她看到洛寒商的车停在楼底下。

    可是车里没人。

    她纳闷不已的上了楼,开了房门,却被房间里的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是洛寒商。

    她惊讶道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用钥匙。”他说着,晃了晃手中的钥匙。

    宁姜刚要摸自己的包,却发现,不对,自己被骗了,自己手里的钥匙,刚刚明明用来开门了。

    她只有一套钥匙,另一套备用的在子殊那里。

    洛寒商手里不可能有家里钥匙的。

    “你哪儿来的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洛寒商。”宁姜无奈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配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配的?”宁姜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他的突然出现,让她觉得,在这个房子里,真的半点**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也幸好,今天下午听了子殊的话,没有带初谌回来,不然……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今天上午,你在墓园扫墓的时候,我用你的钥匙,在最近的配钥匙的地方配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上前,摊开手心:“把钥匙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给。”

    宁姜不悦,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淡定道:“我花自己的钱,配的钥匙,为什么要给你你呢?不给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:“好,那我明天找人来换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换一个试试,我倒要看看,哪家店敢来给你换这锁。”

    “洛寒商,这是我自己的私人空间,你不觉得自己这样硬闯进来,真的很过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强行出现在我身边,利用我的时候,就没有觉得自己很过分?出来混,总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,心下恼火。

    他理多,行了吧。

    她哼了一声,回到了爸妈的房间里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洛寒商回头看了一眼,勾唇。

    她这是默许他随时来这里住了?

    呵,就算她生气,也总比被轰出去的好。

    宁姜在房间里坐了没多会儿,傅子殊的号码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接起:“子殊,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我跟你说,我找到解决的办法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