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5章 你呢?你喜欢孩子吗?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宁姜眼底带着期待:“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爸商量了一下,决定对外宣布,初谌是我的私生子,只要我出面认了这事儿,那些无聊的媒体记者,就没有必要继续深挖初谌的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伸手扶额,这跟明媚的方法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不是连累明媚,就是连累子殊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她摇头:“子殊,这个方法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,一时半会儿结不了婚,你现在把初谌让给我,又能怎么样?再说,我又不是说把他抢过来,就不让你们母子再相认了,你还害怕我会独吞了这个儿子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傅子殊挑眉:“那你也别跟我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这些话,就以你爸跟我爸的关系,以你跟我的关系,这种时候,我出面认了初谌这孩子,一点儿毛病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子殊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顶嘴,这事儿是我爸给的意见,但我爸说,孩子毕竟是你十月怀胎生出来的,必须要征求你的同意,如果你不同意,以后咱们的哥们也没得做了,你做选择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纠结,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傅子殊见她不说话,又道:“你不说话,那我就当你同意了,我跟你说,初谌留在叶明媚那里,绝对不是长久之计,反倒是在我家,又安全,又省心,家里照顾这位小少爷的人又多,你放心,我肯定不会把他带坏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不给宁姜说话的机会道:“这事儿就这么定了,我去跟我爸商量细节了,你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宁姜坐在床上,抱起枕头,心下是满满的烦乱。

    门口,洛寒商推门进来,倚靠在门旁道:“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宁姜抬头看向他,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要不要把初谌的存在,告诉洛寒商呢?

    “宁姜,你晃什么神呢,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宁姜回神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的意思是……要我做?”

    宁姜现在哪儿有心情做饭:“我反正不做,你自己随便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着她,这是真生气了?

    他想了想,将门带上,出去了。

    宁姜半躺在床上,有些颓废。

    过了近一个小时,洛寒商再次推开门。

    他身上系着围裙,一脸得意的道:“出来,吃饭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现在的样子,有些惊讶:“你……做饭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,是鬼做的?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宁姜将信将疑的下床,来到客厅里,看到餐桌上摆放的两碗面和两个有点……一言难尽的煎鸡蛋,不禁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既然你不做,那就只能这样将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从来不吃垃圾食品的吗?”她看他。

    洛寒商低头看了看面,又看向她:“你是说,我煮的面条垃圾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说,这面相看起来,没有那么雅观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白她一眼,坐下:“初次下厨,能做成这样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她坐下,拿起碗筷,先吃了一口鸡蛋。

    该怎么形容这味道呢?

    真的只是煎鸡蛋而已,完全没有味道可以形容。

    至于面……

    她尝了一口,微微有一点咸,除此之外,也没有什么味道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跟她一样,只吃了一口,就将筷子扔下了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垂眸,偷笑。

    洛寒商斜她:“想嘲笑的话,就光明正大的笑,我最讨厌别人偷偷摸摸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嘲笑给我做饭吃的人,我只是在笑,你何必呢,放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,偏要跑到这里来受这份罪。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是受罪了,”洛寒商哼了一声:“什么都不懂,还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做,你等着吧。”宁姜也懒得跟他吵嘴,她将两碗面端起,重新回到了厨房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她就重新加工了一下,将两碗面变成了美味的拌面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洛寒商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她一眼:“这么快就做好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拌了一下而已,当然快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重新回来,尝了一口,不禁勾唇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在厨艺方面,的确是没有什么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这世上,还有洛少做不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并不生气:“所以才说,你跟我的结合,属于珠联璧合。”

    宁姜脸微红,什么结合,这个男人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脸红什么,又想歪了?我说的是我们合作的这碗面。”

    宁姜白他一记,低头吃面。

    洛寒商边吃边道:“看新闻了吗?你那个好哥们,惹上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将面条咽下,也不知道,他看到初谌的照片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初谌的照片时,他不会怀疑什么吧?

    “那也不算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呵,私生子都爆出来了,过去我还觉得,他比洛南一强一些,现在看来,他跟过去的洛南一,还真是半斤八两。”

    提起洛南一,宁姜就想到了那晚洛南一的失礼。

    她不悦道:“别拿他跟洛南一那种人比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那个孩子看起来,怎么也得有六七岁了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他,“哪有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认识呀。”洛寒商笑。

    宁姜心虚:“洛寒商,你别诈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根据那孩子的身高随便判断了一下而已,没有诈你的意思,是你自己嘴快。”

    宁姜不接他的话,低头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这些年,你只跟傅子殊有联络,他现在又被爆出了这么大一个私生子,联想到之前给你打电话的那个小孩儿,我大胆的猜测一下,那孩子,不会就是胆子很肥的初谌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抬眼望向他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再次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洛寒商爽声一笑:“看来,还真是,怪不得那小子那么狂妄,原来是傅子殊的种。”

    宁姜依然选择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她不想撒谎,可也不想回答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看傅子殊陪他儿子玩耍的模样,我倒是觉得,这小子或许会是个好父亲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说,宁姜眉眼微转,借着这个话题问道:“子殊很喜欢小孩儿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你喜欢孩子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