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6章 谁惹你了?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“不算喜欢,太吵。”

    宁姜垂眸,没有再多说什么,继续吃面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宁姜将碗清洗干净,就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洛寒商懒散的半躺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道:“傅子殊这小子,倒是很有担当,出面来承认那孩子是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走到一旁,拿起自己的手机,翻看新闻。

    一旁,洛寒商以看戏者的心态道:“这下,长兴的股份可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:“有了孩子,跟股份就一定挂钩吗?”

    “重点是,这孩子是个私生子,私生子的存在,意味着这个继承人的品行不够好,现在的投资者,都非常的慎重,别说有了个私生子了,就是身体不好的传闻,都不敢随便让人知道,所以,每个企业的老板,才会有自己的私人医生,要知道,一个人败了,败的可不仅仅只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宁姜心里一阵难过,她连累傅家了。

    看到宁姜的脸色,洛寒商道:“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,以傅博源的手段,还不至于让长兴倒下,毕竟傅博源还不算老。”

    宁姜没有说什么,转身回到了父母的卧室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洛寒商也跟了过来:“今晚我们睡这里?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,表情有些严肃的道:“洛寒商,今晚我想一个人休息,你去隔壁房间睡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看到她似乎心情不好,便走了进来,坐在床沿看向她:“今天上午还好好的,这会儿这是怎么了?谁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人惹我,我就是想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想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知道,她肯定有心事,但她不愿意跟他分享。

    他起身道:“那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就这么离开了,倒是让宁姜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给傅子殊编辑了短信,删除,再编辑,再删除。

    第一次觉得,‘谢谢’这两个字,竟然如此的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最终,这条短信她还是没有发送出去。

    她想,这两个字一定不是子殊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大恩不言谢,她跟子殊,还有很远的友情路要走,总有她报恩的机会。

    第二天,傅子殊就派人去将初谌从叶明媚那里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叶明媚还没跟初谌热乎够呢,不过她知道留在傅家比在她这个‘狗窝’里更好,所以她自然也就放初谌离开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公布了关系的缘故,一连几天,傅子殊都非常高调的带着初谌游北城。

    用傅子殊的话来说,他要让大家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而长兴集团的股份,的确是被影响了一些,但没过几天,就恢复了往昔。

    宁姜自回来后,休息了也将近有十天了。

    是时候回公司工作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答应了傅叔叔要去长兴,可洛寒商的威胁,她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宁姜知道,自己不该再去给傅叔叔添乱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跟傅博源一起吃饭的时候,她顺便把去长兴工作的这件事,给推掉了。

    傅叔叔并没有生气,反倒还给了她很多的祝福。

    第二天,她就正式回到达天集团工作了。

    回到桥建三队,宁姜才发现,现如今的达天集团铁路道路桥梁建设分公司,与五年前的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如今,洛正城只负责一二队的管理。

    而桥建三队已经在洛寒商的特权下,由蒋世成全权负责。

    整个铁路道路桥梁分公司的作业,几乎全都被桥建三队给包了。

    因为蒋世成不光有知名度,手下还将一队二队的业务骨干挖了过来。

    换言之,现在的分公司,是蒋世成的天下。

    再见到宁姜,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同事们,都很是激动和高兴。

    尤其是已经升任为工程科组长的路飞,更是激动的道:“宁后辈,真的没想到,还能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上前,轻敲了路飞的肩膀一下:“久违了,路前辈,以后咱们继续合作愉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,跟你合作,很是愉快,对了,今天中午要一起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宁姜跟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后,来到了蒋世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与五年前比起来,蒋世成两鬓斑白,苍老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上前,对蒋世成鞠了鞠躬:“蒋工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蒋世成对她慈和的笑了笑道:“欢迎你回来,不过,咱们丑话还要说在前头,以后工程跟一半这种事情,不可以再发生了,听到没?”

    宁姜轻轻咬了咬唇,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一看她的反应,蒋世成就知道,她还是有离开的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又道:“你要是再这么怠慢,我就不让公司给你发奖金了。”

    宁姜笑了笑,点头:“好,我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蒋世成起身道:“不想去看看盘龙江大桥吗?”

    宁姜点头: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我要出去办事儿,车子也要经过那里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蒋世成带她离开了公司,经过盘龙江大桥的时候,两人下车。

    宁姜站在桥头,看着这座当年她参与设计和建设的桥梁上,车来车往,不禁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蒋世成道:“这大桥通车两年以来,我从这里经过了无数次,那种自豪感,想必此刻站在这里的你,也有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:“是,我想,这就是我爸爸口中说过的,职业荣誉感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姜儿呀,你爸爸的梦想,你和我都参与,并帮他完成了,以后,你自己的梦想,要靠自己一步步去实现了。人生和造桥一样,都容不得马虎,尤其是人生,这是一条回不了头的路,走好自己的每一步,别让自己的余生后悔,这才是你们年轻人该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宁姜抿唇,笑了笑:“谢谢你,蒋叔叔。”

    蒋世成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走吧,一起去新的工地看看。”

    上车后,蒋世成带她来到了刚刚动工的奥博大桥施工现场。

    两人才下车,宁姜就看到了不远处,穿着工装,在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工人干活的男人背影。

    那背影看起来……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一旁,蒋世成笑了笑道:“在这里看到他,很不可思议吧?”

    宁姜纳闷的看向蒋世成:“那位是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