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7章 宁姜,你嫁给我吧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蒋世成不禁一笑:“认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宁姜纳闷片刻,“这个背影感觉有点像是洛南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点像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宁姜有些惊讶:“他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他们公司提供设备和水泥等建材,他每个周都会在这边呆两三天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蒋世成:“他们公司?”

    “是,他现在是五洋集团的老板,专门做道路和桥梁建设设备和建材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有些不敢置信:“他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?”

    “不能算是他自己成立的,但他是公司里的持股人之一,据他自己说,他是第二大股东。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,盯着不远处的背影,有些狐疑,这真是洛南一?

    “其实人呀,都会改变,端看自己如何给自己定位了。”蒋世成看着洛南一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他刚来找我合作的时候,我对他是半分信任也没有的,毕竟,他父亲才是负责人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做空他父亲,来找我合作。

    后来,他的真诚打动了我,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跟他合作了一次,结果竟然有些出乎意料。这些年小洛总的改变,绝对是我没有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蒋工正说着,洛南一也安排好了工作,回过身来。

    因为宁姜的显眼,他一眼就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他有些惊讶,勾唇走了过来,目光死死的盯着她:“哟,你怎么过来了?看蒋工的?”

    宁姜想起了那天晚上,他的失礼和他的话,便冷着脸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,我就来这里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蹙眉:“你回达天集团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洛南一表情凝重了几分,看向蒋工道:“蒋工,你先忙,我有些话想跟宁小姐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谈吧,我去前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蒋工离开后,洛南一拽着宁姜的手腕,走到了不远处的工棚外。

    宁姜甩开他的手:“你想说什么,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回达天集团,你跟我二叔不是已经结束了吗?宁姜,现在我二叔身边已经有沁心了,你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宁姜打断了洛南一的话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可我觉得这番话,你不该来说给我听,该去找你二叔谈,我最中意的公司,不是达天。”

    宁姜冷脸道: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洛南一大概猜到了她来这里的无奈。

    见他没再说话,宁姜绕过他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洛南一回身道:“你跟我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宁姜顿了一下,回头斜了他一记:“你神经病吧。”

    “宁姜,这话,是我深思熟虑后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深思熟虑,实在是不怎么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沁心吗?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你又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沁心,很可怜。这些年,我二叔一直没有提过要娶她的事情,她心里也很清楚,二叔是不打算要她了,可只要二叔身边没有新的女人出现,她就可以没有什么压力的留在洛家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奈:“你跟我说这些的意思,我都懂,我没打算要影响沁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的存在,对沁心而言,就是威胁。”

    宁姜不屑一笑:“那天,你说我离开后,你因为你曾经说过的那番话而一直后悔。可是洛南一,我完全没有看到你的后悔,你是打从心里觉得,在那场婚姻里,该避让的人,必须是我。

    那时候,因为沁心快要活不下去了,所以我应该退让。现在,是因为沁心变成了可怜人,所以我必须给她让步,可是凭什么呢?为什么避让的人,一定是我?

    一个女人,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现实,凭什么要让别人一直让步,来成全她?难道就因为我是四肢健全的健康人,就因为我坚强吗?”

    她的控诉,让洛南一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的确,凭什么要让她一直退步呢。

    宁姜有些烦乱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她那番话是为了针对洛南一的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沁心的确可怜,她经历的那些事情,如果摊在她身上,她也不见得能够多么坦然。

    她呼口气:“不要再来找我,说什么让步不让步的话了,我没有理由听你们的。洛寒商因为我五年前的抛弃,已经恨我恨到了骨子里,我现在能怎么办?我走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二叔不可能丢下沁心,你懂吗?”

    这句看似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应,宁姜却是听懂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要把她留在身边,一解五年前的闷气,而沁心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,他也绝不可能丢下可怜的沁心不管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他们三个的死结,依然没有解开。

    “宁姜,真的,你嫁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又道:“嫁给我,断了我二叔对你的控制,这样一来,即便你留在北城,留在洛园,也是合情合理的,更加不会对沁心造成任何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呵,”宁姜摇头一笑:“你还真是为了沁心,可以牺牲一切,你喜欢她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只是觉得,这是一个很合理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让全世界的人嘲笑,洛寒商看不住自己的老婆,是个废物,让他更加恨我。而我宁姜就成了贱女人,跟了叔叔再跟侄子,像个人人可欺的公交车。你做为侄子接盘了二叔的女人,叔侄反目成仇?”

    洛南一沉声,未语。

    “洛南一,刚刚蒋工说你变了,很欣赏现如今努力工作的你,可为什么我看到的你,还是以前那个说话不过脑子的人呢?你跟洛家到底有多大的仇恨,竟然会想要把洛家,彻底变成一盘,放在别人餐桌上评论的笑话?”

    洛南一凝眉,他是真心想娶她,不想计较任何的得失。

    可她显然没有这个想法,因为她太会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聪明的女人,往往更难搞定。

    宁姜摇了摇头:“我再说一次,我无心伤害谁,所以,别再说这些令人反感的话了。以后,我也会在这里工作,大家最好井水不犯河水,彼此相安无事,不然,我也绝对不会再次退让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迈步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洛南一回头道:“如果我能带你离开这里呢?你愿意跟我一起走,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