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8章 洛家叔侄和沁心的故事
    一秒记住

    宁姜心下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她没有搭理他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洛南一快步上前,展开双臂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放下一切,带你离开这里,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,重新开始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宁姜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:“我不愿意,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离开?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,难道不是因为你不舍得二叔?你回来,就是为了二叔而来的,可你嘴上却说,你不会伤害沁心,你这话,说的不违心吗?”

    宁姜闭着嘴,鼻翼沉沉的嗤了一下气,随即,讽刺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嘴上说,你不喜欢沁心,可是你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是偏向她的,洛南一,你这样的人,还真别说喜欢我这种话,这会让我觉得恶心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要走,洛南一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:“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宁姜冷冷的睨了他一眼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可他没松手,又道:“沁心变成植物人,是被我害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停住脚步,回头望向他。

    洛南一声音沉重道:“跟我来,这里不是谈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宁姜上了车,一路来到了离这里不是很远的海边。

    宁姜在等着听他讲些什么,可他却似乎并不急,而是慢悠悠的将车子的顶棚打开。

    宁姜道:“我不是陪你一起赏风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洛南一点头:“有些话,说出来需要勇气,你可能不懂。”

    宁姜挑眉,是吗,他看着大海就能有勇气了?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那就让他看一会儿好了。

    “二叔,沁心,和我,我们三个之间的感情,纠葛了很多年。最开始的时候,沁心喜欢的人,就是我,从她情窦初开,到因为我而受了情伤。

    那时候我知道,她心里的人,一直都是我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一开始,我没有接受她,一来是因为,沁心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喜欢个性独立的女孩儿,性格不软弱的,一如你这般。”

    宁姜凝眉:“别扯我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又说:“二来,也是因为,我一直都知道,二叔喜欢沁心。这里是洛家,我又那么喜欢我二叔,当然不会跟他抢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苦涩一笑:“可是一切,还是被我爸给毁了,你知道的,我爸跟我爷爷,与太爷爷这一脉,一直不合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,慢慢的从方向盘上放了下来,交握在腿上。

    “那天,是洛家的家宴,家里的客人很多,我跟二叔和沁心在一起,因为聊天聊的高兴,所以,我们都喝了几杯酒。之后,在客人未散席之前,二叔就因为有公事,而先回书房去了。

    沁心没走,陪我继续喝了第二轮,期间有‘远方亲戚’过来敬酒,我就混着又多喝了几杯,当时我完全没有设防,直到后来,我回到了房间……发现身体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她。

    宁姜有过被下药,也有过给洛寒商下药的经历,所以问道:“你爸找人给你下了药?”

    他点头:“那药性很烈,我躺在床上,没多会儿就缩成了一团,正打算要打电话找人来处理的时候,我爸带人,把一脸通红的沁心给送进了卧室。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,当时洛正城的原话是:“只要是洛寒商想要的,我全都不会给他,正好,这个女人不是喜欢你吗,我就成全了她,今晚,你好好招呼她吧。”

    他无奈道:“我爸把我们两个反锁在了屋子里,孤男寡女,身上又都有药,面对彼此,很难脱身,虽然我极力的想要叫醒沁心,可却终究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沁心没了正常的意识,只知道往人身上拱,而我……也是真的受不了了,所以……碰了她,那是沁心的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宁姜听到这里,心里说不惊讶是假的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,洛南一对沁心好的出奇,可她绝对没想到,洛南一和沁心之间原来还发生过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第二天醒来后,我很后悔,本以为,沁心也跟我一样,会很难过,可没想到,她竟然笑着宽慰我,说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摇头,微微叹息一声:“发生了这种事情,做为一个男人,我总不能不对沁心负责,所以,即便明知道二叔对沁心的感情,我还是跟沁心走到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宁姜看向他,他跟沁心做过男女朋友?

    “知道我跟沁心成了男女朋友,我二叔什么都没说,只是冷静的祝福了我们,可自那天开始,他就总是有意无意的疏远我们。

    我能理解二叔的感受,尤其是……在我知道了自己对你的感情之后,就更加懂了。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,与别人在一起,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宁姜沉声:“我说了,别拿我来说事儿,我不参与你们之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告诉你,我懂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看了她一眼,随即,目光又落向波涛汹涌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开始频繁的为二叔介绍对象,每一个都是豪门千金,只要与洛家结合,对双方来说都是可以锦上添花的,而我二叔,也的确是开始相亲了。

    我爸看着眼红,想到二叔即将要娶的是豪门千金,而我接触的,只是一个佣人的女儿,他越发心里不平衡,就开始明摆着在洛家找裘叔和沁心的茬儿。

    每次,我爸我妈针对了沁心之后,沁心都很难过,她为了不让我难受,就去找二叔倾诉,那段时间,我二叔给予沁心的保护,是我所远远不能给的,可他单方面的付出,却并没有得到沁心感情方面的回报。那时候的沁心,很依赖我二叔,但却坚定的说,不爱他。”

    宁姜听到这里,心里有些气愤,口气不悦的道:“感情,沁心是把洛寒商当成冤大头了。”

    裘沁心的这种行为,对于洛寒商来说,本身就不是充满善意的。

    她嘴上说不喜欢洛寒商,可心里,却把他当成了最大的备胎。

    这个洛寒商竟也心甘情愿?

    她现在总算知道,他到底有多爱沁心了。

    这个蠢蛋,傻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