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四章 学霍家拳
    奖金低,报名人数少,无疑就意味着竞争不会激烈,参赛选手的水准也不会太高!

    如此,正合陈玄之意!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“学霸杯”武道赛,都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武道赛!

    他自然希望能够赢个开门红!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次报名参加“学霸杯”武道赛的,只怕大多数都是业余低段和中段。

    即便偶尔有业余高段选手,实力也应当强劲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总之,他认为只要接下来的几天足够努力,应付这个武道赛,理当不会有大问题!

    科技物,基本可说已十拿九稳!

    而他选择“学霸杯”武道赛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——这个武道赛,关注度势必极低!

    要知道,陈玄现在可是弟子们眼中的“超级高手”,战将级之上的强者!

    如果一个不慎,参加关注度高的业余级武道赛,被某个弟子无意中发现,他实在没办法去解释……

    所以,对他来说,越是人少、关注度低的武道赛,就越适合他!

    当然,即便他真的选择参加“单身贵族杯”武道赛,也不会为此太过忧心犯愁。

    业余级的武道赛,根本不会安排电视或者网络直播。

    他的那几个弟子除非吃饱了撑的,才会去现场关注这种小赛事!

    也就是说,陈玄参赛被弟子们发现的概率,微乎其微!

    再加上这种小赛事并不需要实名验证,武者协会也不会备案……因此,陈玄完全可以安安心心地参赛!

    “接下来这段时间,可得好好提升自己!”

    躺在摇椅上,陈玄眉头微凝,表现出了绝对的自信。

    这份自信的来源,自然是他的多种科技物!

    他相信,只要未来几天,他能坚持着用增力射线仪等科技物,并每天吃二级营养餐……那么,在开赛之日,他的平均身体素质就极有可能达到2.2的水准!

    到时候,即便金属缠带依旧会对他形成全方位的限制,他也能约莫拥有普通业余高段的身体水准!

    不过,陈玄认为,如果仅仅只是提升一些身体素质,尚不足以让他“技压群雄”。

    必须再有其他方面的提升,才能稳如泰山!

    比如说,战法!

    要知道,陈玄至今都没有学过任何的战法。

    这在实战对垒中,可是极为极为吃亏的。

    陈玄十分清楚这一点,所以,他已然有了计划——接下来数日,势必要沉下心来,苦学一门战法,提升自我!

    哪怕到最后只是学个一招半式,也远远地好过现在什么都不会!

    “嘿嘿,我这运气倒是不错……战法都有现成的!”嘴角微扬,陈玄缓缓地从裤袋里,取出一枚u盘。

    陈玄口中的现成战法,自然就是霍天妤寄过来让女儿学的,霍家秘宗拳第一手的视频!

    但,他乃是正儿八经的霍家女婿!

    所以,他完全可以毫不避讳地学这一门战法!

    而如果学成了,将来还能指点指点自己女儿,简直是一举两得之事。

    “且看看这霍家拳法第一手‘庖丁解骨’,到底有多复杂,多厉害!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陈玄便即把u盘插在手机上(2042年的手机,可直接连接u盘等外接设备),尔后开始播放“庖丁解骨”的教学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画面所在,乃是一间明亮的小练功室。

    霍天妤正独自一人,负手站在练功室中央。

    “晴晴,我先给你讲讲我们霍家秘宗拳,听不懂没关系,以后慢慢会懂的。”霍天妤肃容说道,“我们霍家秘宗拳,始于近2000年前,由一位官至大司马、骠骑大将军的先祖定创,为当时的皇帝钦定的大内秘传之实战宗法,称汉武大将军秘宗绞杀技!”

    “此技法,在当年须祭血方能承师,从不内炫,更不外展,乃是我们霍家代代相传的秘中之秘!”

    “只是,在大约1500年前,我们霍家秘宗拳还是有些许皮毛,不幸传入琉球等国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皮毛之术,被琉球等国之人掌握后,逐渐演绎为忍术、柔术、柔道、空手道、合气道等等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没事,区区一点皮毛而已!我们霍家真传,依旧代代相沿,传承至今!”

    “晴晴,你要记住,学会之后绝对不可以教外人!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我们自家人,打死都不教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霍家秘宗拳,总共有二十四手绞杀术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手,都可分筋错骨!”

    “现在,麻麻给你慢慢地拆解演示第一手‘庖丁解骨’,你看好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很快,视频当中的霍天妤就开始演练“庖丁解骨”。

    陈玄则看得颇为认真,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由于是给女儿准备的,所以霍天妤的拆招演示,讲的格外细致。

    “真是够复杂的,难怪翎妤七岁时才学会这一手!”

    许久之后,终于看完整个视频的陈玄,忍不住感慨出声。

    通过先前的观看,他深刻地体会到了,霍家秘宗拳的复杂!

    一个字,难!

    难的仿佛根本就不是一手,而是在学一整套战法!

    其对于幼儿、少儿的复杂性,可想而知!

    “十天时间,我怕是未必可以学会这一手。”

    闭目回味了一番后,陈玄霍然起身,眼眸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芒,心中无比自信:“不过,这么厉害的招式,学个七七八八,也足以应付那些业余高段了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玄神情微肃,尔后就正式投入到了“庖丁解骨”的学习当中。

    “这一手上击,好像哪里不对呀?嗯,还是再看看视频对照下!”

    “天妤说,打这一拳时要看似轻灵但发劲迅猛,看似直进但兼顾八方,我想想怎么弄!”

    “胳膊好酸啊,先缓缓再练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。

    转眼,已是8天之后。

    这8天,陈玄每日都过的极为充实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过的很“心酸”!

    为了尽快地提升自己,他简直就没有一刻的闲暇时间!

    早上一到武道馆,他就得安排弟子们和自己使用各种科技物。

    中午刚吃过二级营养餐,他立马就得开始练习“庖丁解骨”,随后则投入到高强度的适应性训练之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