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四章 陈老师,我们聊聊?(2/4)
    诗林玉心中,已涌起无限悲凉。

    尽管早就想过迟早会有这么一天,可真正知道自己那隐世多年、一直在承受超能核辐射污染折磨的父亲,大限将至的时候,她仍然没办法接受!

    自己最亲的人,只能够再陪伴自己一年时间这,简直令她的心一阵阵绞痛,悲怆不已。

    “玉儿不哭,爸只是去一个更好的地方生活而已。”

    面具黑袍人的沙哑声音再次响起,与此同时,他缓缓地抬起自己的手臂,在诗林玉那红润有光的脸颊上,认真地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现场太过嘈杂,周围的路人尽皆没人发现,唯独一直在悉心留神观察的陈玄,清晰地看到了——

    那,并非是一双正常人类的手!..

    而是,呈现金属光泽的仿生物机械手臂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个面具黑袍人的身上,尽皆都是各式的武道辅助装备!

    这令得他即便深受超能核辐射的污染,依旧能够如同正常人一样,行走、活动!

    只是,不想看陈玄都知道,如果揭开他的面具,势必会是一张犹如被烈火焚烧过千百次的“狰狞恐怖”脸庞!

    其身体,也是一样!

    超能核辐射的污染,早已渗透到了他的基因之中,令得他的肌体被严重腐蚀,每时每刻都要承受难以置信的折磨和痛苦。

    在陈玄看来,如果不是有大执念,这个面具黑袍人,决计不可能撑到现在!

    “爸,玉儿舍不得你!”泪水稀里哗啦地流着,诗林玉直接抱住了面具黑袍人,跟着啜泣连连,“玉儿不能没有你!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爸也舍不得你。”抚摸着诗林玉的背,面具黑袍人尤为动容地道,“但,生死有命,你要看开些”

    “爸”诗林玉难忍心头的悲痛,一个劲地在哭着。

    “玉儿,你知道,爸一直以来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你!咳咳”

    咳嗽了几声后,面具黑袍人接着说道:“可待我离世后,你褚叔叔有大仇要去报,不能守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接下来一段时间,爸会拼尽一切,给你找一个值得托付的人!”

    “至少,也要有能力,可以代替我照顾好你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诗林玉的情绪更加激动了些,连声说道:“爸,我什么不要,我只要你!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爸也舍不得你,可生死有命,爸已实在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紧跟着,面具黑袍人一字一句,十分认真地说道:“听你褚叔叔说,你最近拜了一位很厉害的武道老师,对吧?”

    任谁都听得出来,面具黑袍人这是有意要把自己的女儿,托付给陈玄照管。

    在这个武道世界,很多时候,师徒之间的情分,甚至于可以和父母对子女的感情相比。

    徒弟由老师抚养长大并成材的故事,亦是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所以,在面具黑袍人看来,如果陈玄愿意今后代他来照看诗林玉,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!

    “嗯,老师很厉害,也很好!”一边哭,诗林玉一边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?那倒是很不错。”面具黑袍人顿时点头,语气中透着显而易见的欣然之情。

    正准备继续谈谈关于陈玄的事情之时,忽然,一道从容而平静的声音,传入到了这对父女俩的耳畔——

    “林玉,这么巧啊。”

    正是陈玄!

    自从诗林玉趴在面具黑袍人的怀里抽泣,他就决定要过来打个招呼,顺便趁机打听打听情况,验证一下自己心头所想。

    看看面具黑袍人,是否就是四级武道装备师诗崇!

    甚至于,如果有可能的话,陈玄还会向诗崇伸出橄榄枝,邀请他加入晴天武道馆!

    毕竟,这可是一尊四级武道装备师!

    如果能够吸引其过来效力,对于晴天武道馆的整体实力,绝对会有飞跃性的提升!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能够实现的必要前提是——解决超能核辐射,对于其基因层面的损伤!

    黎元生命台固然解决不了,可陈玄却深知,如果他的生命层次能够提高,那么,他就有可能得到比黎元生命台更高一个层次的医疗科技物!

    那种医疗科技物,主攻基因层面,不单单可以解决自己宝贝女儿的先天家族遗传病,也能够治愈面具黑袍人在超能核辐射污染中所受到的基因损伤!

    如此,陈玄自然很有兴趣,过来找面具黑袍人好好聊聊!

    听到这话,诗林玉心中一跳,瞬间就意识到了是何人在向自己打招呼。

    于是,她赶忙一抹眼泪,正了正神,继而冲陈玄行了一个标准的武道礼:“见过老师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玄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玉儿,他就是你的武道老师?”面具黑袍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陈玄后,有些惊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陈玄看起来有些年轻,面具黑袍人有所诧异,再正常不过

    “是的,爸。”诗林玉当即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玉儿的爸爸。”得到了诗林玉的肯定答复后,面具黑袍人当即礼貌地伸出了他的生物机械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。”

    陈玄赶忙礼貌地与之握手,看起来尤为的淡定,并没有因为生物机械手臂而有任何的动容情绪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这位老师,不知贵姓啊?”面具黑袍人又道。

    “免贵姓陈。”陈玄扬起笑颜回道。

    “陈老师,幸会幸会!嗯,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,坐下来好好聊聊,如何?”面具黑袍人再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陈玄正有此意,当然直接应下。

    就在陈玄话音落下的同时,另外那位黑袍人,直接招呼路过的一名服务生,令其尽快安排一个安静的会客厅。

    于是,很快的,陈玄一行人就在这位服务生的引领下,进入到古堡的一间静室。

    “这地下武道联盟,倒是会做生意,开个静室喝喝茶都要收费000元/小时!”

    落座在茶桌边,陈玄暗暗嘀咕着:“不过,也算物有所值,至少这里隔音效果杠杠的!”

    “陈老师,您今天来这里,是打算要买东西么?”四人尽皆坐定后,面具黑袍人尤为直接地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