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1章 同窗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张昌宗在边疆忙着帮助群众回归原籍和抓春耕,顺便等待着谈判换俘协议,洛阳城里,随着增刊的发布,舆论渐渐热起来,各种稿子像雪片似的投到季刊的编辑部。不拘是来参加春闱的士子,各处有些文名的人,投稿渐渐多起来。

    薛崇秀审稿也谨慎起来,牢牢地把控着选稿的方向,慢慢地引导着,可以有争议,但观点不能偏激,实在没有满意的,就找人,给个主题,让人写“命题作文”,准备攒一攒,六月的季刊上刊登一些,看舆论发展,如果有需要再出个增刊,薛崇秀严密关注着。其实不止薛崇秀,所有关心这件事的人,都在关注,舆论还在掌控中。

    洛阳城郊,最大货栈,掌柜鲁四正在低头算账,柜台突然砰地响了一声,鲁四抬头,是个胡商,在货栈这边住了好几天了,说是从铁勒来的,鲁四记得貌似叫穆萨,职业性的微笑:“这位客人有何事?”

    穆萨操着不太熟练的中原官话:“结账,我要走了,不敢再留在你们大周了。”

    鲁四一怔,微笑着应道:“可以。客人存着货物,只要是大周境内,我们都可以帮忙联系转运的船只和马车,客人看需要什么?我们可以提供帮助,当然,这种帮助不是无偿的,需要收取少许的介绍费。”

    穆萨满脸纠结与犹豫:“掌柜,那些货物我无法带回去,可以麻烦你问问有谁可以一次吃下吗?我赶时间回去,可以便宜些。”

    鲁四目光一闪,笑道:“可以,我们就是做这一行的,跟城里各大商家都有几分关系,在下可以帮客人介绍一二。不过,客人怎么突然想走了呢?您在账上可是订了一月呢。”

    穆萨苦着脸道:“我也不想的,只是,不走不行,你们大周人太可怕了!以后再也不敢到中原来做生意了!”

    这是洛阳城最大的货栈,聚集着来自各地的商人,不止中原商人,还有外国地,铁勒、契丹、波斯等各国的都有,闻言,全都抬头看向他。一个波斯胡商立即问道:“穆萨,是有人向你勒索或是敲诈吗?你可以找掌柜,请他帮你介绍,大周的衙门有人管经商秩序的。”

    穆萨连连摇头:“不是,不是,大周管得很好,但是,大周的军队不好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军队?!大周的军队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众人好奇的问了一句,鲁四面容微沉,默默看着穆萨,就听穆萨道:“我刚收到的消息,大周的军队把突厥的军队打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突厥人劫掠成性,我曾被突厥劫掠过,损失很大,被大周的军队打败不好吗?打败了他们就不要随意来抢劫了!”

    胡商高兴地说道。穆萨却连连摇头:“不好,不好!你们是不知道,大周的军队可凶残了,杀了突厥人垒京观!”

    “垒京观?!”

    在场的商人们皆一愣,鲁四面容沉下来,凝目打量穆萨两眼,微笑:“穆萨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穆萨道:“最近到大周的商人们都在说这件事。这位领军的将军太可怕了,他命人杀突厥人垒京观,说明他不仁义,以后会不会也杀商道上行走的商人们呢?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,我还是回去吧,不想有命发财,没命花钱,啧啧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货栈里的商人们都有些惊疑不定,对他们这些行商的商人来说,边疆领兵的将领实在太重要了,有良心的会少剥削他们,只拿该拿的就放他们过关,就怕遇到那种心狠的,也不是没发生过将领带兵劫杀商人的事情。一时间,货栈里不禁人心浮动,各大商人的人满京城的晃悠,四处收集信息。

    ++++++++++

    “大郎,赴宴的时间快到了,您今天答应了章举人的宴请,要去参加文会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命门房准备好车马,更衣!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薛崇胤站着任由婢女们给他穿衣打扮,准备外出,冠帽佩饰,虽精美却不显,反而透着一股素雅,六郎说了,这叫低调的奢华。

    想到领兵出征的六郎,薛崇胤微微抿唇,待侍女伺候好他的衣饰,他屋里的大丫鬟贞娘端来一盘子折扇,供他挑选——

    这折扇是大妹做的。以硬物为骨,以纸或是绢帛为面,可于其上作画、写字,颇为文雅,先是只是在两京的文人士子中流传,现在,怕是已经传遍天下。他的大妹虽是女子,在文字墨客中却颇有名望。

    “用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薛崇胤选了一把扇面素净,扇面上只有大字的,一面是静字,一面是定字。打扮停当,骑上马,带上小厮去赴宴,不是在家中举行的家宴,而是在酒肆的雅间设下的宴,是他在国子监认识的外地举子。

    “薛兄总算到了!就等你了!”

    “劳章兄等候,别的人都到齐了?我不会是最后到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自罚三杯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笑寒暄中进去雅间坐下,果然,在场的人中,人手一把折扇,章举子还从平康坊请了席纠来,显然是打算好好地聚一聚。

    薛崇胤坐下,立即有个貌美的女妓过来,恭敬行礼,眉目间一片景仰之色:“奴家名唤团娘,服侍郎君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的聚会,从平安康请知名的席纠和女妓是常有之事,薛崇胤常在外行走,自然应付自如,微微一笑:“有劳团娘,我不善作诗,稍后少不得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团娘眼睛一亮,笑着恭敬应道:“喏,请郎君放心,奴一定尽力。听章郎说,郎君是薛大家的兄长?奴不才,琵琶还奏的不错,若有机会,还请郎君鉴赏指点。”

    薛崇胤手一顿,但脸上温文尔雅的笑容却不曾变化,故意求饶道:“团娘还是饶了我吧,我与新安虽是兄妹,但我音律只是一般,并不是说,新安是我妹妹,我就精通音律的。”

    团娘笑起来,赧然道:“是奴家唐突了,薛郎莫怪,奴家这就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薛崇胤笑着道:“我都习惯了,不用罚酒,团娘若有心,待会儿作诗卖力些,少让我受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喏,奴一定用心。”

    说笑中各自落座,有席纠在场,自然是要行酒令的,年轻人在一起,玩得比较放飞自我,场面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同时国子监的同学之一的谢韧开口道:“薛兄,听说你在季刊任职,能否私下透露一下,贵刊何时出下一期?可有出增刊的打算?”

    薛崇胤微微一愣,道:“增刊刚出了一期,接下来三月时的正刊,之后是否还有增刊,还要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谢韧点点头,道:“原来如此。小弟这里有篇文章,烦请薛兄斧正一二,看是否有登上贵刊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说着, 从袖笼中拿出备好的文章,递给薛崇胤。薛崇胤草草看了一眼,是写这次与突厥打仗的事情的,文中还有抨击张昌宗垒京观的事情,观点颇为激进。

    薛崇胤顿了顿,道:“抱歉了谢兄,若是平常的诗文,我还能做主参与遴选,但事关与突厥对战的文章,皆是我家阿妹亲自遴选。”

    谢韧有些失望:“啊,不是薛兄做主啊?我还以为季刊是薛兄主事呢!季刊这等地方竟让女子主事,放着薛兄不用,公主真是家教有方!”

    薛崇胤脸孔板了起来,章举人连忙圆场:“谢兄少说两句,胡说什么呢!薛兄,谢兄是喝醉了,胡言乱语呢,你别放心上。”

    薛崇胤不说话,只是盯着谢韧,谢韧在同伴的拉扯劝说下,致歉:“对不住,薛兄,我并无恶意,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,我们那边,都是男子主事,女子只需要在家相夫教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变了脸色,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谢韧,当今御座之上坐的可是女皇帝。薛崇胤直接站起来:“章兄,我突然想起来家中还有事,先走了,改日再有我做东,设宴向章兄赔罪,告辞。”

    薛崇胤起身走人,其余客人皆起身,陆续告辞。章举人挽留不成,看好好的宴席也搞不成了,愤恨看谢韧一眼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谢韧悻悻然道:“本来就是嘛,女子就该安分些,薛兄也是好脾性,竟让妹妹掌权,自己闲赋,若是我,早就跟母亲抗议了,凭什么……呜呜呜!”

    “噤声吧你!”

    声音渐熄,薛崇胤默默站着,也不看小厮的表情,淡然道:“走吧,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