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5章 邪思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京观?”

    女皇陛下终于抬头,望向武三思,目光、表情看不出喜怒,就那么定定地望着他。武三思心里一突,也不敢细看,但还是坚持道:“侄儿前几日听说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刻意顿了一下,然而,女皇是什么人,肯定不会配合的问什么事,只是抬起下巴,睨他一眼。武三思立即明白过来,赶紧自己接着往下说:“六郎垒京观的事已然传入京中,京里的文人们皆议论纷纷,还有外来的胡商们……都有些害怕,听说这几日的功夫,走了不少胡商。”

    女皇陛下不以为然:“不过是走了几个胡商,有何值得大惊小怪的?”

    武三思一窒,脸上干笑着。女帝淡淡然扫他一眼,道:“六郎是朕的领军大将,莫说只是区区几个胡商,便是天下间那些骂他垒京观的假仁假义之徒,朕也不想理会,也无需理会。汝可懂了?”

    武三思吓了一跳,赶紧应道:“喏,是侄儿太过小心了。不过是从小看着六郎长大,如今眼看着他就要出息了,不想让他毁在小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女皇清浅的笑了笑:“你能如此想就好了,不枉朕疼你一场。”

    武三思连忙道:“喏,侄儿定不会辜负皇姑母的厚爱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朕也乏了,你且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,侄儿告退。”

    待武三思退下,女皇陛下眉宇间略显倦怠之色,摆摆手:“婉儿和十一郎也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潘瑜有些不甘,柔声问道:“陛下不需要十一郎服侍您吗?”

    女皇眉目柔和的看他一眼,微笑:“今日不用了,朕乏了,想歇息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潘瑜与上官婉儿一起退出来。上官婉儿看在女皇的面上,朝潘瑜微微一礼,然后便径直向自己寝宫去。

    潘瑜望着上官婉儿袅袅娜娜地身姿,心头一动,忍了忍,还是没忍住,快步追了上去:“上官修仪且慢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一顿,转过身,面上表情看着和缓,然眼里却没半分温度。潘瑜上前两步,脸上挂着个好看而又温柔的笑:“前些日子交给修仪的诗文,修仪可看了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顿了一下,终于抬眼用正眼看潘瑜:“看了。”

    潘瑜笑开了花:“那修仪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那不过是两首求欢的艳诗。上官婉儿顿感无语,细声细气的提醒:“十一郎莫是忘了,身属何人?奴便是再大胆,也不敢与陛下抢人。”

    潘瑜居然轻佻的一笑,又走一步:“你不说,我不说,我们动作隐秘些,陛下又怎会怨怪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直接气乐,瞪着潘瑜,喊了一声:“阿桃!”

    阿桃立即会意上前,想也不想的挥拳,一拳头打在潘瑜腹部,打得潘瑜抱着肚子,完成虾米,就要摔倒的时候,阿桃一手拎着他衣领,把他举起来,用力非常巧妙,他连呼救声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缓走两步,冷眼看着潘瑜,警告:“望十一郎自重,否则,奴不介意到公主府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拂袖而去,阿桃警告似的把她的小拳头往潘瑜眼前晃了晃,这才追着上官婉儿而去,留下潘瑜脸上忽青忽白,忽喜忽怒,忽惧忽悲,最后,恨恨地一跺脚,悻悻然出宫去。

    “潘郎倒叫我好等。”

    刚出宫门,就见武三思骑在马上,缓缓走出来。潘瑜脸上并没有多少高兴地表情,怏怏道:“原来是梁王,何以在此等候?可是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他与武三思已经来往日久,也曾接受武三思宴请去他府上饮宴过几次,加上武三思有意奉承,算是有几分交情。

    武三思跳下马,走过来朝潘瑜一礼,笑眯眯地道:“好我的潘郎,某哪敢吩咐你,不是该你吩咐我吗?看潘郎神情不佳,可是有人惹你不快?便是我也不敢惹潘郎不悦,哎呀,是何人如此不识抬举?”

    潘瑜勉强做出来的表情,立即就挂不住了,恨恨道:“还能有谁?自然是那上官婉儿!仗着陛下疼爱,仗着有个领兵的徒弟便不把我放在眼里,真真叫人气闷。”

    说起张昌宗,武三思表情也不见得愉快了,扭头看看四周,僻静的宫道上,空无一人,故意叹道:“若水旁人,我还能帮潘郎出出气,可若是上官修仪和张昌宗……便是我也无可奈何。张昌宗那厮还是个垂髻小儿便在御前行走,又会讨人喜欢,极得陛下宠爱,陛下喜欢他,对他的荣宠便是亲皇孙也是比之不上的,你没看这次出了事,陛下连惩罚都不提一字,我等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潘瑜骇然:“连梁王你也要避让张昌宗?你便如此也甘心?”

    武三思道:“不甘心又能如何?陛下宠他,潘郎新来不知,陛下喜欢的,那是万万不能动的,动了便要承受陛下的雷霆之怒,若是陛下不喜欢的,杀了也无妨,陛下连问都不会问一字。”

    “难……难道便这样看着张昌宗招摇得意?”

    潘瑜难掩失落,忙不得的一把拉住武三思的手:“梁王帮我,动不了张昌宗,难道还动不了旁地人?我谁也不要,只要上官婉儿。”

    武三思一愣,惊讶不已:“上官修仪?!不是,潘郎,若是朝张家旁地人下手,还有几分把握,上官修仪可是陛下跟前的红人。”

    潘瑜脸上神色坚定,隐隐透着几分亢奋:“就要上官婉儿,我定然要张昌宗那厮唤我一声好师丈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厮存的是这种龌龊心思!不过,张昌宗那样骄傲自得的人,若是真成了……武三思只要想一想那美妙的画面,心里便有一股愉悦感油然而生,浑身透着一股舒畅之意,笑眯眯地赞道:“潘郎这主意真真妙极!”

    潘瑜兴奋地望着他:“如此说来,梁王愿助我?”

    武三思笑吟吟地颔首:“不瞒潘郎说,只要能让张昌宗难过,我便开心。”

    哼,他以为军权是那么好得的?南衙十六卫,有哪一卫不是武家的人统领的?军权活该是武家的 ,他区区一个外姓之子也敢沾染!

    潘瑜一脸遇到知己的表情,激动地道:“不瞒梁王,我也是这般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我们找个地方细说?”

    “可,梁王请。”

    “潘郎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愉快的互相拱了拱手,一起上马,朝外城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