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8章 喜讯
    “娘子,编辑部门口的布告栏又满了!”

    新上任的主编冷子畅来报。薛崇秀头也不抬,问道:“可有写得精彩的文章?”

    自从那篇主和的文章刊登,编辑部门口便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的儒生,有骂编辑部没节操的,也有打听写文章的是谁,打算把人揍一顿的,还有递稿子,准备打笔战,好好驳斥一通的,各种各样的人都有,吓得编辑部的人,出去都不敢主动说自己是季刊编辑部的人,每日上下班,多是从后门出入,前门——

    自从有位编辑出去被人打了一顿后,这些多是文弱书生的编辑们就放弃前门了,低调的从后门出入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为了表现编辑部的坦荡,薛崇秀还让人在门口设了一块大大的布告栏,言明不论是谁,皆可在上面贴文章,抒发自己的意见。以让众人的情绪有个排解的地方,免得怨气太大出事。于是,布告栏便时不时的被人贴满,不过,反对的人也好,赞同的人也好,精力都转移到笔战上去了,双方吵得不可开交,一时也没空找季刊编辑部的麻烦。

    冷子畅道:“回娘子,好文章也有,不过不多,请娘子过目。”

    薛崇秀接过稿纸,细细看了起来,看完后方才道:“子畅你的水平我深知,你说好的文章,果然写得不凡。明日你就在布告栏上发通知,就说有感于诸位对事件的关心和探讨,我们从中挑选了文采出众、辞藻精彩或是观点独特的文章,集结成刊,再发一次增刊。同时,我刊将举行文会,届时将邀请这些文章的作者与会。”

    冷子畅吓了一跳,娘子这是不怕事大啊!想了想,冷子畅劝道:“娘子,这些人都斗出了火气,您把他们聚在一起……怕是要坏事的。”

    薛崇秀淡然问道:“大不了打一架,旁地还能如何?难道我娘府中的侍卫是吃干饭的无用之人不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子畅顿觉无语。薛崇秀不仅如此,还道:“再者,文会的举行时间总要等六郎出征归来,也要给外地的作者一个赶路的时间。届时,安排的时候,细致些,会武的要跟不会的分开,会武的儒生那里,多派侍卫就是。来参加我的文会,便要以我的规矩行事。”

    冷子畅还能说什么,自然是一本正经的领命: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薛崇秀看桌上的纸张,墨迹已然干透,又道:“拿去,做增刊的封面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冷子畅接过,看了一眼,脸色便变了,失声道:“娘子,这诗……”

    薛崇秀挑眉:“做封面可合适?”

    冷子畅笑起来,恭敬道:“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薛崇秀笑着点头:“对,再合适不过,特别这诗还是那人所作,想来足以应对一切纷扰,扫平所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冷子畅满脸畅快:“那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殿下派人来请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侍女来报,冷子畅连忙告退,薛崇秀起身朝太平公主的院子去,进去就见母亲满脸的喜气洋洋,还没落座,太平公主见她来了便笑着道:“六郎快回来了!”

    薛崇秀脸上也是一喜,问道:“可是与突厥的谈判完成了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点头:“对,谈成了,不日就要班师回朝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值得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母女俩儿手拉着手,高高兴兴地说起来,太平公主拨冗关怀一下季刊的事情,薛崇秀只是笑道:“母亲放心,一切皆在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把要开文会的事情也说了,甚至说到届时的一些安排,逗得太平公主直乐:“你这孩子真是的,这么损的招数,怎么想出来的?”

    薛崇秀面不改色的微笑,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:“自然是跟六郎学的。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喷笑出声,指着薛崇秀,直接笑倒。笑够了,方才道:“起先看你不急不躁,有条不紊的,还以为你是能沉住气的性子,不想三月的季刊上,又刊登了一篇与先前截然不同的稿子,掀起轩然大波。为娘每次问你,你都说无妨,敢情是在这里憋着坏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笑起来,薛崇秀也笑,只是,笑意却不及眼底,也不好跟母亲说,这些都是意外,她不过是因势利导,力挽狂澜罢了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女皇笑吟吟地看着手里的邸报,因为年老眼花,拿得老远,看着也费力,但是,她还是亲自看了一遍。而不是让上官婉儿读给她听。上官婉儿脸上也是笑吟吟地,高兴得神采飞扬——

    六郎不止打了胜战,还成功的换回许多往年被突厥劫掠的百姓,对陛下来说,这是底下人少有能给她献上的仁政。最重要的是,这才是六郎的第一次出征,他完美的向陛下证明了他的才干,他并非是扶不起的阿斗,来日方长,来日可期。

    女皇下巴微微扬起,笑道:“谁说朕的人就没有会领兵打仗的?六郎不就是吗!难为他小小年纪,做事就已如此周道妥帖,没有丢朕的脸,甚好,甚好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做为张昌宗的师父,代为谢恩道:“谢陛下夸奖,好在六郎还算可靠,没有辜负陛下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女皇笑看着她:“是朕的期望,也是你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笑着,语气不禁带上两分感慨:“是的,也是奴的期望。原先奴只是想着他能平安归来便好,倒不曾想过他能做得如此之好。”

    “一次也未想过?”

    女皇追问了一句,上官婉儿垂首低笑:“偶尔一次也曾幻想过,毕竟,六郎统领羽林卫做得似模似样,奴想他有出息,不免也曾幻想过一二次。”

    女皇点点头,昂然道:“朕一直相信六郎能出息,只是,没想过他第一次上战场便能如此出息,朕原先想着,第一次上战场,别说打胜战,即便犯错了,朕也愿给他成长的机会和空间。”

    就是没想过张昌宗第一次便能做的这么好,出乎众人意料的好,所以,欢喜才如此的大。上官婉儿心里叹息着,面上的笑容收也收不住,整个人兴高采烈的仿佛在发光,熠熠生辉的双眸,三十出头快四十的人了,也是美得耀眼。

    潘瑜微微低着头,悄悄地觊眼看她,看一眼边立即移开眼睛,装作看别处,手上还不忘服侍陛下,明知不能多看的,还是忍不住又看了一眼,心头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女皇兴高采烈,不曾发现潘瑜的异样,只是兴致勃勃的道:“婉儿,传朕的口敕,朕要于宫中设宴,庆贺六郎大胜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敢问陛下,大宴还是小宴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答应着,女皇陛下略一沉吟,道:“小宴即可。让公主们都来,太子、相王也来,然后,把你母亲阿郑也请来,还有张家的女眷们,就这些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一听与会的人是这些,兴致也上来了,积极地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