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9章 班师回朝
    ..穿成美男子

    “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来了!来了!大军还朝了!”

    得胜大军班师回朝,自当御街夸功,金銮赏封。

    张昌宗一直安安静静地跟在狄仁杰身后,从南门被新上任的礼部尚书迎入城中,在街道两边围观群众的欢呼声中,骑马入城。

    不同于大漠冷月的风光,就是街边随便哪位大婶的一句呼喊,都带着浓浓地熟悉感。即便心中归心似箭,张昌宗也没露出异样,微笑着在马上挥手——

    “莲花郎!”

    这谁啊?一身戎装还喊这诨号!

    张昌宗脸孔不禁一黑,也没挥手的心思了,目不斜视的坐在马上,跟着队伍进城,卧槽,有暗器!

    顺手一捞,是几朵花儿,用手绢绑在一起,绑成个小花束,小手绢是粉红色的,充满少女的梦幻情调。

    张昌宗一愣,下意识的扭头四顾,目光所及之处,倒是有小娘子害羞的捂脸,也不知道是谁扔的,武周的妹纸们还挺彪悍奔放的。张昌宗笑着摇摇头,倒是没把花束扔掉,打算等下交给华为处理。

    看他收下花束,就像被按开了某个开关似的,或者是有人领头壮胆,大家胆儿就都肥了,花束、手绢,甚至还有璎珞,劈头盖脸的向他砸来,张昌宗直接被砸懵了,本能的伸手去接,居然还有一枚玉质的平安扣。

    卧槽!妹纸,玉扣也乱扔……扔不准是会出事故的知道吗!

    张昌宗这里的动静,自然惊动了前面的狄仁杰和袁恕己,俩儿老头儿不仅没说要替他解围,还非常开心的袖手旁观,袁恕己不无羡慕的调侃:“不愧是莲花郎呀,今年三月三不在京中,小娘子们可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笑着续道:“世茂生得那般俊美,难怪小娘子们喜欢,这是羡慕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俩老头儿哈哈大笑,张昌宗无语的看着两人,忍不住抗议道:“您二位皆是朝中重臣,这么多百姓看着,您二位笑成这样,很破坏朝廷诸公的形象啊,能否麻烦二位顾及一下?”

    狄老头儿不答,继续笑。袁恕己好歹还有点荣辱观,唔……在马上挺直脊背,抬头挺胸,然后,继续笑。

    张昌宗:心累.jpg

    顺便,手也累,接花接多了累的。换个角度想,朝廷也好,广大的人民群众也好,对这次胜利是欢迎的,喜悦的,期盼的,不然,哪里会有这么热烈的欢迎,当然,如果抛向他的花儿和手绢什么的能少些就好了,也不知道他的薛老师会不会知道,会不会吃醋……想说,他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一路不知道被人砸了多少花和手绢,反正进宫门的时候,张昌宗一股脑儿的扔给华为了,华为个蠢货,居然还一脸引以为荣的表情,让张昌宗十分手痒,考虑到宫门口不好放肆,不然他真的不介意花费时间教导一下华为,人工帮他校正一下三观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吐槽着,张昌宗下马与狄仁杰、袁恕己进宫,带着一身花香,还好,没蜜蜂。

    “臣拜见陛下,奉命出征,幸不辱命,今班师回朝,特向陛下交还印绶、虎符。”

    女皇一身衮冕礼服,端坐御座之上,接受一众归来的将士的朝拜,面目端肃,语气却柔和:“辛苦国老与诸位将士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愿为陛下效劳,保家卫国。”

    大大的夸奖和勉励了狄仁杰,女皇微微抬头,当堂让黄门侍郎宣读敕封诏令,众人又谢恩,谢完了,在含香殿举行庆功大宴,凡五品以上官员皆可参加。

    一应流程走完,张昌宗才有空悄悄偷看他的婉儿师父,就如往日一般站在女皇身旁,身姿聘婷,神情温婉,瘦了,然眉宇间却带着愉悦,感觉到他的注视,还悄悄白了他一眼,白的张昌宗瞬间神清气爽——

    还能翻白眼,显然心情和身体都不错。很好,这个白眼翻得好,翻得意义重大啊。张昌宗低下头嘿嘿偷笑,好就行,好就放下一半心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金銮封赏结束,女皇移驾含香殿,准备开始庆功宴。张昌宗跑过去,叫了上官婉儿一身,上官婉儿回头,含笑看着他,然后,眼睁睁看着蠢徒弟就那么跪了下去,砰砰砰磕头:“师父,弟子回来了!若无师父往日辛勤教诲,绝无弟子今日,请师父受弟子一拜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!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眼中不禁浮出泪光,如何不知这蠢徒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拜她的意思,伸手把他拉起来,目光在他身上细细巡睃,道:“我对你虽有教诲,然若陛下信重,你又怎会有今日?当谢陛下才是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看看神态从容淡定看着他的女皇,朝女皇躬身行了礼,然后道:“陛下先前已经谢过,今后弟子自当继续为陛下效力。但是,这与谢师恩并不矛盾,师父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你我师徒之间,何必说这些?这么多人看着呢,都大将军了,走吧,去参加庆功宴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制止了他。张昌宗点点头,落后婉儿师父一步,默默跟在她身后,朝含香殿去——

    今晚上还有活动,必须吃饱喝足,养好体力。

    狄仁杰含笑看着,魏元忠悄悄加紧两步,跟上他:“这位张郎……”

    狄仁杰笑笑,没说话,只悄悄朝魏元忠竖了个大拇指。魏元忠笑了笑,没说什么,跟两人走在一起的张柬之,看看左边,看看右边,也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庆功宴就是吃吃喝喝。女皇陛下今日兴致好,与众人喝了三杯后,还使人把张昌宗叫了去,让他与他的婉儿师父坐一席。女皇陛下上下打量他两眼,笑道:“瘦了,高了,也黑了,没先前好看了,不过,更有男子气概了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高兴地摸摸脸:“真的?陛下不诓臣?”

    女皇笑吟吟地道:“朕骗你作甚?”

    张昌宗顿感安慰,叹道:“谈判的时候,突厥的那个默矩王子老骂我小白脸来着!”

    女皇瞥他一眼:“所以你把人揍了一顿?”

    张昌宗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:“回陛下,策略!策略嘛!我与狄公约好的,我俩儿分工合作,我负责吓唬人,狄公负责安抚说服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!”

    女皇嗔了一句,虚点了他两下,然后道:“这趟差使做的不错,没丢朕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居然也不谦虚一下。女皇呵呵笑笑,故作感慨:“朕原先已做好丢人的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皇笑笑,看他的眼神不掩欢喜,笑道:“边关风霜苦,看你瘦了这么多,便知道你受苦了,好好歇息歇息,朕还等着你效命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勉励了张昌宗几句,女皇陛下便退场了,她毕竟年纪大了,这种人多热闹的地方,已经不太喜欢了,只让太子留下替她招待有功的将士。

    女皇要走,上官婉儿自然也留不了了,张昌宗张口欲言,上官婉儿用眼神制止了他,笑着和声道:“莫要贪杯,注意身体,回去好好休息,等休息过来的再进宫来见为师。”

    “喏,师父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看他一眼,点点头,随女皇去了。

    张昌宗埋头苦吃,即便不挑食,去大漠浪了快半年回来,再吃到宫里的食物,张昌宗还是心怀感激之余,努力的吃,打算好好的慰劳慰劳受苦受累的肠胃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