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2章 论花样哄师父的100种技巧
    ..穿成美男子

    清早起来,张昌宗并没有因为昨日才班师回朝,今天便偷懒,依旧早早的起来,练字读书,练武健身,一头大汗的打完拳,接过华为递过来的布巾擦擦汗,今天他要进宫去看婉儿师父。洗澡换了衣裳,陪着郑太太和老娘韦氏一起用了早饭,张昌宗这才进宫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在书房等着他,跟明香打了个招呼,张昌宗径直去书房找人,进去就看见他师父一个人坐着,屈起一条腿斜靠在罗汉榻上,斜靠着,一手抓着一本书,一手拄着膝盖,却没看书,而是眼眸直直地看着某处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听见张昌宗的声音,才回过神来,扭头微笑着看着他走近,看他要行礼,淡然道:“不用了 ,你我师徒之间,还需这些虚礼?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张昌宗从善如流,立即跳过去,看上官婉儿端正坐姿,自己搬了个坐榻坐到她下首。上官婉儿也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他,待他坐下了,抬抬下巴:“给为师煮锅茶汤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就着阿桃搬来的炉子,开始煮茶汤,阿桃、阿梨彼此看了一眼,齐齐在他面前跪下。

    张昌宗一边注意着锅里的水,一边挑眉看两人一眼,然后就不管了,就那么让她们跪着,也不说起。倒是上官婉儿顿了一下,问道: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也没说知道什么,因为他们彼此都清楚。

    张昌宗点点头,道:“途中收到过秀儿妹妹的信,大略说了一下,然后,昨晚上详细问了经过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幽幽一叹,道:“此事不怪阿桃与阿梨,她二人入宫也没多久,如何晓得宫中的情形?便是明香这等宫中老人也着了道。何况,若无我的同意,阿桃又怎会离开我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看着似乎还算平静 。张昌宗不说话,只默默盯着师父看,看得上官婉儿都恼了:“老盯着人看什么?傻了吗?”

    张昌宗摇摇头,专注地看着她,认真地问:“师父,我可以抱抱你吗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一愣,旋即失笑:“果然傻了,问这个做甚?”

    也没拒绝,也没答应。张昌宗却不想管了,起身两步过去,也不管上官婉儿怎么想,噗通一声跪下,身子挺直,手臂一伸,抱住:“从接到秀儿的信,我就想这么做。师父,不要怕,弟子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一怔,脸上习惯性的露出笑容,伸手推他:“怕?为师怎么可能会怕?在这宫里,什么没见过,不过是区区小事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顺着婉儿师父的推拒放开手,眼睛盯着她,神情认真:“不是小事!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嗤笑:“怎么就不是小事?这种事为师又不是第一次遇到,只不过,这次凶险了些,我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习惯了?这种事情,对一个女子来说,怎么可能习惯呢?又怎么会习惯!婉儿师父过的是什么日子!

    张昌宗心若刀割,身子直挺挺地跪着,头颅却垂了下来,双拳紧握,咬着牙,不发一语。上官婉儿幽幽一叹,伸手去拉蠢徒弟的手,想掰开他手指,却发现掰不开,气恼的拍他拳头一下,嗔道:“松手,抬头!”

    拳头没松开,头却猛地抬起来,眼眶红着,却没说话。上官婉儿怔了一下,再戏谑不下去:“六郎……”

    张昌宗低头:“师父,对不起,弟子回来晚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怎么才回来?怎么才回来!”

    终再克制不住,眼泪流了出来,手胡乱打了张昌宗两下,嚎啕大哭。张昌宗就那么默默地跪着,看着他的婉儿师父伏在小几上,哭得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“修仪!”

    阿桃哽咽一声,伏在地上,也跟着哭出来。阿梨低头咬牙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,无论如何也忘了那日回宫后,修仪身上的青紫,有些畜生,即便死了也不解恨。

    修仪从未掉过一滴眼泪,起居坐卧如常,可看着并非未曾受影响的样子。六郎,这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张昌宗进来的时候,悄悄找明香打听婉儿师父的反应的时候,明香满面忧心的说了一句。好在,现在终于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昌宗悄悄松了口气,就这么默默地跪着,陪着,等着,等婉儿师父哭够了再说。只是,似乎是在徒弟面前嚎啕大哭感觉丢人,等婉儿师父哭得只剩抽噎,眼泪都停了的时候,张昌宗递上手帕之后,就被婉儿师父赶了出来,居然不见他了。

    张昌宗无奈地看看紧闭的房门,只得出来,明香进去服侍了,阿桃、阿梨也被赶出来了。张昌宗朝阿桃招手:“那天的事情,你俩儿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薛崇秀说的是她知道的部分,上官婉儿这里的部分,她一直没机会询问。这几日,宫里因为武三思的死,一直在严查。

    “猫?原来是用用这个做借口,难怪明香姐姐也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恍然点头,叹了口气,道:“往日倒是小看了他,倒也有几分机心。我师父为人谨慎,听到这个,肯定会使人回来,罢了,这件事暂时不罚你们。不过,你们要记着,从今往后,不管去哪里,不管是谁,你二人都要跟着一个,若再犯错,两过并罚,你们也不用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阿梨、阿桃感激的行礼。

    在修仪宫里等了一阵,婉儿师父都没有见他的意思,任张昌宗在门外怎么哄都不开门,张昌宗都无奈了:“师父,咱俩谁跟谁啊,有啥可害羞的?要不……徒儿在你面前也哭一场?你哭过,我也哭过,扯平了就不要害羞了!”

    屋里终于传来声音,语气带着羞恼:“这是能扯平的事情吗?赶紧滚!”

    “真要滚?”

    张昌宗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,旋即没脸没皮的哄人:“也不是不行,不过,怎么滚是个问题,师父,乖,出来我们师徒俩儿好好商量一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臭小子,哪里来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理由!

    上官婉儿任由明香帮她处理着哭得通红微肿的眼睛,虽然在徒弟面前哭成这样有些丢人,但心头确实觉得畅快,心里这么想着,却没见徒弟的心思,只提醒道:“你出去那么久,昨日人又多,记得去陛下宫里请个安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有些不乐意:“可是,我还没哄好师父呢!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心中一甜,语气不自觉的缓和了两分:“为师何须要你哄,要你哄的人不在这里。快去,陛下前些时日心情不好,好不容易大军还朝才有几分笑颜,你过去再耐心陪着说说话,若是让陛下开心了,今日之事,为师便饶过你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目瞪口呆:“不是,师父,说话要有事实基础,今天怎么就成我的错,还错到需要饶了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嗔怒:“是谁惹我哭的?除了你这不孝徒弟,难道还有别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怪你,赶紧滚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认命的摸摸肚子,无奈的应了。反正,打从他四岁认识上官婉儿起,这人基本就没讲过道理,他刚才居然试图跟她讲道理……也是很傻很天真了,绝壁是刚才被婉儿师父哭得智商下降了,确实该去女皇那里坐坐,跟**oss聊聊,有助于活跃脑细胞。张昌宗认同的点点头,转身朝女皇宫里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